“能!”带着半嗓子的哭腔,撂下这么一句话,旋即半掩着布满泪痕的俏脸一路小跑的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旋即断断续续的哽咽声音响起。

    “唉!”门外,嘴中叼着烟枪的小霜他父亲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皱纹更深。

    ......

    “很真实的世界,似乎我本该就是那个人一样。”以一种俯瞰的上帝视角观察整个村庄的王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眼中闪烁着一抹奇色,他有着龟甲守护灵台的清明,自然没有沉沦到这个创造出来的世界当中。

    从他的角度看来,这个小霜自然就是赵凝霜,只是这是卸去了所有伪装和坚强的赵凝霜,只有这个少女的冲动和懵懂,也是为了单纯的喜欢能够不顾一切的少女。

    理性似乎在她的身上没有半点痕迹。

    而另一个灿哥儿,这个称呼就很熟悉了,是王灿从小被叫到大的称呼,更有共鸣。

    至于性格方面,也有王灿的几分风格,不过是被王灿穿越以前的那个,敦厚老实,略微有一些小聪明,也足够的理智。

    这些东西都是吸引淳朴无知少女的优秀品质,如果这幅场景摆在繁华的城镇当中,那就不同了,虚浮和繁华会污染大多数的人心,淳朴或许还存在,可一定能够更理性。

    王灿觉得自己大概摸清楚了这个故事的梗概,就是一男一女淳朴的爱情故事......这当然是不对的。

    萧元呢?

    既然王灿和赵凝霜的幻境是串联的,没道理萧元的并联啊?他应该也出现在这个故事的某一处,并且扮演着某一个角色。

    可现在出场的三个人物,小霜,灿哥儿,和老父亲......

    难不成萧元是老父亲?

    恶寒。

    王灿赶紧摇头,他开始思索这个幻境的目的,大日神宗建造的阵法就是针对那些可能出现的入侵者,而手段自然是杀死,可是这幻境平和的有点吓人,淳朴的山区,淳朴的村落,淳朴的人......那么危机在哪里?

    幻境杀人的手段有两种,一种是磨灭灵光,让武者沉浸在幻境当中不能自拔,并且随着里面的幻化的人物生老病死而一点一点的轮回,最后灵光溃散,剩下一个躯壳,这个缺点是时间太长,比如传说中的百世轮回就是这样。

    另一种就是激烈一点,直接在环境中制造杀机,在幻境中杀死敌人,这是最常见的,缺点也有,就是生死关头容易那么爆一下......当然优点就是不爆就得死。

    可这里都不像,大日神宗不可能布置温和的幻境,这不符合他们当时霸道的风格,而第二种就和这里的环境不符合,幻境中杀人讲究的是快准狠,让武者刚沉浸去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死去,陷入灵光涣散的状态。

    那么王灿仔细思索片刻,就大概猜测到了,这大概是用幻境扰乱思绪,错乱虚假和真实,然后互相击杀。

    ......

    故事在渐渐的演化......

    如果以王灿的视角来说,这个故事是残缺的,很多方面都缺失了,比如那个小霜的姑娘嫁给了灿哥儿之后,直接就断代了,演化的村落就在灰色气流的冲刷之下变了一副模样。

    月亮山的一侧搬过来一个大户人家,姓.......额......萧,萧家有一个少爷,虽然不是无恶不作,可也是处处留情,刚来这村落的时候就靠着外表迷惑了不少无知的大姑娘小媳妇。

    而月亮山下村落当中最漂亮的女孩自然是三年前嫁人的小霜,从十八九岁嫁过去,整个村子的人都来祝贺,到现在,三年转眼已逝,原本清秀的少年早就在繁重的农活之下压垮了腰肢,脸上布满灰尘和皱眉,手中也多了一个长长的烟袋,里面塞着烟丝。

    而少女也从单纯的少女,变成了一个计较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妇女,灰布粗衣,每天掰着手指过日子,双目之中如月般灵动的眼眸也一天天的晦暗,失去了光泽,细腻的手指在岁月中也逐渐失去了水嫩,从小葱一样的秀气,到粗糙的蒜皮慢慢攀上。

    “该做饭了。”灿哥儿已经变成了老灿,嗓音也没有年轻时候的磁性。

    “做饭,做什么饭?”早为人妇的小霜插着腰气鼓鼓的盯着门外进来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暮气,逐渐粗的嗓音喘着大气:“缸里没米,怎么做?”

    “可以想想......”

    “想想办法?”一声轻笑:“要想你去想,我是想不出来。”

    咣!

    手中的擀面杖猛的一摔,随后便听到咣的一声,旋即便是一声怒气冲冲的暴喝。

    “谁呀,居然敢砸本少爷,是活腻歪了嘛?”和萧元有着七分相似的萧家少爷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外,看着一脸歉意走出来的小霜,眼睛逐渐放亮。

    “对不起,对不起,萧少爷,我们家吵架,砸伤了您,真是对不起。”二十二三的小霜还没有那么苍老,容颜依旧,眼眸当中虽然有着暮气,可似乎也带着一丝希望。

    “没事,本少爷身体好着呢,这点小伤一点事情都没有。”萧家少爷很大气的摆摆手,然后盯着小霜一直在看,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

    这场景......有点熟悉啊。

    王灿喃喃自语,然后继续看下去。

    旋即便是萧家少爷获知了小霜家没有米的消息,然后便自作主张,从自己拿出了一袋新鲜的米面,还有几块珍贵的肉块。

    这自然被老灿和小霜一家感激不尽,老灿似乎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机敏,迟钝的感谢这满脸笑意的萧家少爷,丝毫没有在意这突然出现的萧家少爷看着自己媳妇的眼光。

    不过这一切都被微微拘谨起来的小霜看在眼中,有着羞涩,有着愤怒,还有着几分钦慕。

    虽然萧家少爷的品行不好,可长得......真好看。

    就这样,日子很快,一天天的过去,老灿下地干活,小霜在家做饭,萧家少爷时不时的来这里天天说地,最后变成了谈情说爱。

    而小霜也从一开始坚定拒绝到婉转谢绝,直到最后的听之任之,甚至细碎的手指被对方拿在手心把玩也没有丝毫的抗拒,眼中闪烁着的神采,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重新有了和灿哥儿最初的纯粹。

    没有生活,只有爱情,单纯而纯粹......

    “我等不了了,我要你,我要娶你,小霜!”

    终于在某一天晚上,萧家少爷的眼神炙热而明亮,疯狂的伸出手,想要将眼前的女人搂在怀中,不过被对方断然推开。

    “不行,我已经有丈夫了。”小霜的脸上惊慌失措,可同时开始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苏醒了?王灿以一种诡异的视角敏感的察觉到赵凝霜脸色的变化,同时他也隐隐把握了这个幻阵的变化。

    幻境还在变化,故事还在继续。

    如果说一次两次可以拒绝,可漫长的时间当中,无数次的提议也一点一点消磨小霜的耐心,同时生活的琐碎和不如意也在不断的磨灭当初扑进爱情的炙热心灵。

    “小霜......这一次......你还拒绝我吗?”萧元化作的萧家少爷神色憔悴而坚定。

    对面的女人不言不语,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我还有丈夫。”

    “那就让你没有丈夫。”

    赫!

    两道透亮的目光,一道当中蕴含着复杂最后化作一空。

    mmp,这是达成共识了嘛?

    上帝视觉的王灿觉得内心好难受,很想上去砍死这对emmm.....狗男女,不过他也把握了这里的脉络,如果以他的视觉来看......

    果然,在一阵模糊之后,场景变幻,老灿很虚弱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似乎随时可能入睡,有似乎一直清醒。

    另一边,手中端着棕色药液的神色复杂的看着床上虚弱不堪的人影,她的手一直在颤抖,手中的药液时不时的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澜,如同主人的心境一样,在生炽烈的变化。

    最后抿抿嘴,咬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清亮,这丝清亮很透彻,很纯粹,然后猛地将药递到床边的男人嘴边。

    “灿哥儿,喝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