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海骤变,试炼结束,所有武者三日之内可激发印记,前往神州浩土。”

    淡淡的一句话,带着莫大的威严,王灿甚至能感觉到这位圣人刚才若是对他有歹意,只是一个念头便能将他捏死。

    可怕!

    回过神,他看着衣服上面,一个淡淡的金色光点,这似乎就是那位圣人灵光扫过无尽海探查的时候留下的印记,只要将元力输入其中就能离开这里,前往神州浩土。

    “这就是圣人的力量?”王灿眼中闪过一丝艳羡,同时还有一种渴望,而另一边的萧元也差不多,赵凝霜反倒是很平静,这不得不让王灿对赵凝霜的身份高看些许。

    毕竟,能见到圣人都面不改色,这不是从侧面证明赵凝霜经常见到这股力量,并且已经习以为常?

    这只是一个假设,可也足够让王灿震惊了。

    “圣人是不假,可也不过是天阙境初期,体内的世界还没有完善,只能勉强称作圣人。”赵凝霜轻叹一声,旋即给两人解释道:“以前大日神宗鼎盛的时候,也是神州浩土最繁华的时候,只有天阙境巅峰,体内世界大成才能被称一声圣人,可是现在,莫说是天阙境巅峰,就是初期,都只有四人。”

    “就是四大神宗的掌控者?”王灿很快就知道,为什么神州浩土的老大是这四大神宗,因为唯有四大神宗才有圣人强者坐镇。

    “不错。”赵凝霜点点头。

    “那有圣人坐镇的宗门岂不是无解,为什么还要和那些小宗门妥协?”王灿皱眉,他的性子就是弱小的时候可以怂,可实力强大的时候,那就是完全的掌控,可现在,四个圣人联手居然还只是勉强掌控神州浩土,这有点不可思议。

    “我猜是魔宗?”萧元看了一眼赵凝霜,试探性的说道。

    “嗯!”后者点点头,也不在意暴露这些所谓的秘密:“大日神宗破灭,是因为大日神宗挡了很多人的路,被无数强者联合起来,围攻而灭,而四大神宗虽然强悍,可没有真正的天地至尊,还没有到犯众怒的时候。

    不过因为神州浩土主宰权的为题,继承大日神宗遗产的四大神宗和魔宗一直不对付,四大神宗需要借助这些宗门的力量去抵抗魔宗的威胁,这才是他们妥协的原因。”

    “算了,不谈这个了,反正和我们也没有太多关系。”王灿摇摇头,有些秘密,知道的越多,对身心健康就越不好,所以王灿决定放下这个话题,转而眺望了一下海色。

    此刻,碧波荡漾,偶尔还有几只海鸟掠过,划过一道旋风,让王灿身下的船只颠簸起来。

    “其实......一直想问凝霜你的真实身份。”良久,王灿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同时萧元也点点头,双目放亮的看着赵凝霜。

    这个女人太神秘了,虽然相处了好几年,可还是没有对自己的身份透漏一点底细。

    “想知道!?”赵凝霜嫣然一笑,两只眼睛弯弯的如同一道月牙,这一笑,顿时让王灿和萧元神魂颠倒,忙不迭的点头。

    “不告诉你们!咯咯咯!”一声轻笑,赵凝霜宛若一只彩雀,欢快的转着圈,唇齿微翘,露出两个酒窝。

    额......

    王灿和萧元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无奈,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在离开无尽海之后肯定会从他们身边消失,或许.....再也不见......

    “不过看在你们和我的交情上,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一点。”赵凝霜转累了,脸色微红,难得的露出这番小女人的姿态,王灿自然看的眼都直了,不过这很可能是离别带来的伤感让赵凝霜如此放松,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赵凝霜。

    “我的父亲是阴阳境,而且很快就要晋级天阙境。”

    咕嘟!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赵凝霜身上的东西那么多,宝物那么厉害,原来是有阴阳境的父亲,更别提那个什么封天帝尊,这是从厉破天的口中得知的,这样雄厚的背景......可是为什么神州浩土没有他们的消息?

    萧元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赵凝霜很可能不是这方世界的人,封天帝尊,以帝尊为封号,那可是堪比当初大日神宗的宗主,绝对是帝天境的存在。

    “如果你有朝一日踏足阴阳境,倒是可以去四海剑阁找我,我在那里......等你。”

    这一句,是赵凝霜对着王灿传音说道,同时对着他神秘的眨眨眼,眼波当中,一抹情愫被王灿捕捉到,可是下一秒,赵凝霜的身影消失,就是突兀的从这片天地消失,而她身上,原本的一个金色光点悠悠扬扬的落下。

    王灿上前两步,将它捡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

    “四海剑阁?”

    心中将这个名字默念一边,然后牢牢记下,旋即王灿看着萧元说道:“萧元,凝霜走了,我也要走了,你呢?”

    “那自然也是走喽。”萧元耸耸肩,赵凝霜走的突然,留下他们两个大老爷们也没什么意思,索性提前离开,不过萧元看着王灿奸笑一声:“王灿,你加入日神宗,我加入星神宗,到时候可是同门,我倒要看看咱们两个谁先走一步。”

    “当然是我,哈哈!”王灿大笑一声,将元力注入金色的印记当中,身形扭曲,一个黑色的通道出现,下一刻,王灿被吸入其中,等到意识恢复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之上,同时一道光柱笼罩在他的身上,橙黄色等到光芒闪烁。

    “烈阳真法,命泉境?”一个轻咦的声音响起,雄浑有力,“来我阳泉宗可以做真传弟子。”

    “能在那种地方晋级命泉,天赋、机缘缺一不可,好苗子,我三才剑宗也可以给一个真传的弟子的名额。”

    无尽海出来的武者不少,可命泉境真的没有,王灿是第一个,这些宗门自然不吝啬将毫无背景的王灿招揽入门。

    而他们给的代价也不小,真传弟子都是宗门的栋梁,未来的顶梁柱,每一个真传弟子在这些大宗门最起码也是掌握真意的命泉,在他们眼中,王灿一个刚刚踏入命泉还没有领悟武道真意的武者,一个真传,这代价已经不小了。

    “承蒙各位前辈厚爱,晚辈早有选择。”王灿知道,这些人开口,就代表是看好他,所以也不吝啬给一个尊敬,然后才转身,向着某一个方向朗声道:“晚辈修炼烈阳真法,踏足命泉,想加入日神宗修行,不止可否?”

    文绉绉的话,说的很不习惯。

    王灿抬头看着上方,周身火焰环绕,规则显化纵横,那是日神宗在这里的主事人。

    只见他睁开双眼,看着王灿,良久没有说话,似乎在打量,似乎在犹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