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哀叹一声,王灿就知道,不动用气运勾连有点难度,毕竟对方是日神宗,什么天才没有?

    此刻,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动用气运勾连,将萧元百分之百的气运抽过来,让还没入场的萧元成了一个秃瓢。

    这一刻,王灿能够看见,那位大日神宗的主事人眼中产生了一丝变化,不过其他人没注意,只是嘲讽道: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以为自己是命泉就能进日神宗?荒谬。”说话的武者不认识王灿,他可能不在天枢岛域厮混,现在他的身份是一个小宗门的内门弟子,对那些宗门以真传弟子代价招揽的王灿可谓是嫉妒万分。

    “日神宗是神州浩土第一宗门,选拔对子极其严格,你这种人就不要想了,还是乖乖挑一个大宗门做真传吧,免得最后日神宗没进去,真传弟子也没影了。”

    加入宗门之后,自然得到了神州浩土的一些信息,酸溜溜的看着被晾着的王灿,再看一眼闭口不说话的其他人,心中料定王灿进不去日神宗,并且其他宗门被打脸,也不要王灿,爽翻天了。

    虽然这一切和他们没关系,可别人不好,我就舒服,诶!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随着上方的安静,和时间的推移,这种喧嚣声和嘲讽的轻笑就时不时的响起,就算是那些后来的人也不明所以的随大流笑了起来。

    “想加入日神宗,白日做梦。”王灿的身边,一个似乎认识他的人眼中散着仇恨的光芒,冷言冷语的嘲讽,可就在王灿自己都心虚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如同洪钟一般响彻整个广场。

    “可!”

    只有一个字,可是却仿佛将王灿从悬崖的边缘给拖拽了上来,顿时,四周那些嫉妒的嘴脸全都噎住了,一个个哽咽着说不出话,眼神闪烁,开始有了些畏畏缩缩。

    欺软怕硬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原本的王灿是一个狂妄的没有背景的小子,他们可以肆意的嘲讽,尤其是在神州浩土本土宗门那些眼红的武者支持之下,这股声潮更是汹涌。

    可谁能想到,原本已经定局的事情突然反转了?

    这个被所有人一致嘲讽了这么长时间的武者居然真的被日神宗收入门墙,成为日神宗的弟子。

    现在的日神宗虽然没有大日神宗时候的威势,可也是神州浩土当之无愧的第一宗门,任何一个武者加入其中,那种风光,那种荣耀,现在全都属于面前这个小子,想想都让人嫉妒到狂。

    这时候,只听上面对人继续说道:“不过真传弟子不可能给你,倒是核心弟子的名额可以给你一个。”

    这句话更让下面的人震惊,日神宗的核心弟子,即便不是真传,可也绝对是让无数人羡慕不已的身份,甚至一个大宗门的真传都不敢再日神宗的核心弟子面前放肆。

    这个时候,身份转变过来的王灿已经变成这些人敬畏的对象,一瞬间,那些嘲讽全都哑炮了。

    不过他们哑炮了王灿可不会放过,刚才这些人他虽然没有记住全部,可几个说话最凶的可都在王灿的小本子上。

    作为真小人,他从不吝啬以最大程度的恶意对付那些嘲讽过他的人。

    不过王灿刚刚散去气运勾连,还没松一口气,顿时一个声音响起,“周师叔,我日神宗招收弟子都是精挑细选,核心弟子更是要完成无数的任务,为宗门贡献良多才能授予,这王灿何德何能,一入我日神宗,便可以成为核心弟子?”

    抬头看去,这人的眼中虽然没有丝毫波动,可却隐藏着一丝极深的嫉妒和不屑。

    从他的身份来看,应该是日神宗的真传弟子,身上气息醇厚无比,隐隐有凌厉的霸道。

    想想也是,每一个能够成为日神宗弟子的人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他们有自己的骄傲,作为土生土长的弟子,自然看不惯王灿这种一进来,什么贡献都没做,就爬上核心弟子的“外人”。

    嫉妒和不屑交织,自然也让他看王灿不爽。

    “那朱师侄有何见解?”周长老微微不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他可是日神宗的外事长老,身份尊崇,我做出的命令用你一个真传弟子来反驳?

    身边的那个真传弟子此刻也知道自己好像做错事了,心中微微懊悔,不过急忙道:“周长老,师侄没有对您不满的意思,而是这王灿初入宗门,必须要做出一定的贡献,才能配得上核心弟子的,到时候也显得周长老您大公无私。”

    坐在上的周长老沉吟片刻,审视的看着身边的朱师侄,轻笑一声道:“既然你提出这个问题,那么你说,应该让他怎么做贡献。”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让这位朱师侄心中大定,他等的就是这个权利,只要安排权在他的手上,那么下面这王灿就不可能好过。

    而且......做事做绝,既然刚才一时冲动得罪了这人,那么就直接打死好了,左右不过一个命泉,量他也掀不起风浪。

    所以他微微抬眼看着下面的王灿,笑脸相对,可给人的感觉却很阴冷,如同一只笑面虎。

    “周长老既然已经赐给王灿一个核心弟子的身份,那么自然不能出尔反尔,正巧呢,大荒那边的武灵宗有些不安分,需要人坐镇,我看王灿师弟就非常适合。”

    周长老面容微皱,武灵宗?那是大荒的宗门,准确的来说,大荒是四大神宗统治的边缘区域,尤其是这武灵宗,曾经更是魔宗的爪牙,只是近百年来才投靠四大神宗。

    可因为大荒偏僻的缘故,武灵宗仍旧不安分,为此四大神宗在那里安排了一位外事长老巡视,另有四名真知境的真传弟子常驻。

    饶是如此,那武灵宗仍旧时不时的有魔宗的余孽搅动风云,近年来,更是有一种要点燃火药桶的趋势,送一个王灿过去,岂不是送他去死?

    心思歹毒。

    周长老再一次认识了自己这位师侄,不过......

    “你可愿去?”周长老倒是无所谓,反正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死了便死了,若是不死,那这核心弟子的身份也就坐实了,也证明他的眼光不差。

    左右都干涉不到他的利益,因此,现在他看似询问王灿,实际上已经认同了这位朱师侄的观点。

    ‘这不就是配嘛,该死。’

    不过现在选择权看似给他,可是他有真正的选择权吗?

    没有,他的选择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同意,只有他同意去了,这位周长老的颜面才能保住,权衡之下,王灿深吸一口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