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同意!”此刻,身份已经变化,王灿已经是日神宗的核心弟子。

    “好!”周长老对王灿的回答很满意,微笑着点点头,右手虚扶,元力托着王灿的身子,让王灿起身:“明日一早,你就启程去大荒,那里会有人带你去武灵宗。”

    “大荒武灵宗?嘿嘿!”原本那些惊诧王灿身份变化而缩头的人顿时就放松下来,那里可是公认的蛮荒之地,还是被魔灾荼毒过的地方,那地方乱的很,一个命泉武者过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弟子遵命!”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那就装孙子,这一点王灿明白,现在周长老强势,他就得顺着这位意思,否则,稍有不悦,结局可能会更惨。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出来,王灿这个被配的日神宗核心弟子早就没人关注,并且,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就有一艘飞舟从这里出,前往大荒。

    飞舟之上一共有七个日神宗的人,都是这一批前往大荒的日神宗弟子,王灿混迹其中,靠着一张嘴,很快就和其中几个打成一片。

    “王师弟,你这酒不错,是上了年份的灵酒,嗝!”猛的打了一个嗝,容安顺看着王灿笑了笑,对这个从无尽海走出来的师弟很满意:“这酒还有没有,师兄还没喝够。”

    “容师兄,这酒自然是有的,可是您喝的也太多了,再喝下去,真的要醉了。”这个容师兄人还不错,王灿也乐得和他深交,尤其是此去大荒,孤苦伶仃,一路上连个熟人都没有,有容师兄这个真知境的真传弟子照着,他也能好过一点。

    “醉?”容安顺洒然一笑,脸色赤红一片,酒气早就攀上大脑,他面露苦涩,将手中的酒坛再一次提起,猛的一灌,大口大口的酒水没入其中:“醉了才好,醉了才能不知道这世界的伤心,醉了才能什么都不去想,也什么都不用想。”

    一顿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容安顺很果断的趴在桌子上,两只眼还睁着,只是嘴无意识的抽动,时不时的吐出一口酒水,打一个酒嗝。

    王灿将容安顺扶好,特意拿出一床棉被盖在他的身上,虽然以武者的身体,区区酒气不成问题,可这是心意,至少在王灿这番作态之后,其他那些日神宗的弟子看向王灿的眼神都柔和不少。

    “王师弟,你刚来神州浩土,也刚加入我们日神宗,可能不懂大荒对我们代表什么。”一直沉默在一侧的另一位核心弟子看了一眼容安顺,随后又看了一眼王灿,轻叹一声,语气当中微微有些落寞:“在别人看来,我们是日神宗的弟子,是天之骄子,每一个走出去,都能威震一方的人物。

    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此去大荒,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大荒对我等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流放之地,更是前线,是战场,那些残余的魔宗门徒会不择手段的刺杀我等,即便以命泉的实力,也可能随时陨落。”

    “但为什么流放?”王灿知道一个大宗门内部的权利争斗肯定是有的,可......以容安顺不过四十几岁的年龄,就踏足真知,这绝对是天才,难不成这就放弃了。

    “我们是天赋差,没前途,加上碍眼,才被流放的。”这人摇摇头,旋即看着容安顺,怜悯的说道:“不过容师兄不同,容师兄是真传弟子,真知境的修为,此次被流放,只是因为容师兄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是月神宗的一个女弟子,不过那个女弟子是一位阴阳境长老的侍妾,结果......自然是容师兄被配大荒百年。百年之后才能返回宗门。”

    也对,核心弟子不过是命泉修为,而真传弟子最少也要是真知境,真知境在神州浩土虽然不是最顶尖的一批人,可放在大荒这种荒僻的地方,绝对是一方霸主,魔宗余孽想要刺杀容安顺基本不可能。

    “那这位师兄你去大荒之后也是武灵宗?”王灿试探性的问道,如果这一行人全都是武灵宗,那么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也能彼此扶持。

    不过对方摇摇头:“怎么可能,我要去的是天峰城,那里魔宗余孽出没频繁,可没有武灵宗安稳。”

    这人看着王灿,眼中有一丝羡慕,虽然都是配,可也是有区别的,天峰城地处边缘,偏僻荒凉,而且特别乱,日神宗在那边的力量也很薄弱,主要依靠那些墙头草的支持,可墙头草的特点就是两边倒,靠不住。

    而武灵宗虽然是曾经的魔宗爪牙,可归顺四大神宗已经百年之久,那些残存其中的余孽基本上都被揪出来杀死,剩下的也成不了什么大气。

    当然了,作为独立宗门,也有他的傲气,那就是对日神宗派遣的人极其不顺眼,认为日神宗的弟子是监视他们,所以王灿被配到那里,除了小命稍微有那么一丁点保证之外,也谈不上什么好。

    可有性命保证对于他们这些命泉武者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那师兄,你可以和我说说这武灵宗的现状嘛?我初来乍到,还不了解。”王灿很聪明的递过去两枚丹药,都是九品,不是特别珍贵,也不是特别便宜,刚刚好。

    “会做人。”这人洒然一笑,九品丹药对命泉武者作用不大,可疗伤丹药不同,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武灵宗位于大荒东部,背靠神州浩土,曾经的魔灾当中投靠了魔宗,不过百年前反正。

    他们的宗主实力一般,也就是化天境修为,和我日神宗的外事长老相仿,可论起实力,自然无法和我日神宗的外事长老相比。”

    说道这里,这人颇有一种日神宗弟子特有的骄傲,王灿没有选择打断他,而是继续听下去:

    “武灵宗在刚投靠过来的时候经过好几次清洗,现在基本抹除了魔宗的痕迹,不过一些高层还有魔宗的行事风格,较为霸道,他们下面的门徒弟子也有样学样,听说上一任派来这里的师兄,就是被对方阴死的,只是没有证据,只能作罢。”

    “总而言之,武灵宗不是一个善地,师兄劝你到了那里还是低调做事。”这人最后看在两枚丹药的面子上,给了王灿一个忠告。

    可是......低调做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