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上,一个隐秘的空间,几人端坐其中,为的一人面色从容,可却自有一股威严。

    “武灵宗最近有点不安分。”有人开口道。

    “不错,自从魔灾过后,这武灵宗怕是将大荒当做他们的地盘了。”说话的这人将目光投向另一边一直沉默的青年人身上,笑道:“容师侄,你说呢?”

    容师侄自然是王灿在飞舟之上认识的那位容安顺,作为真传弟子,他在这大荒的地位也不俗,此刻,他已经没有了飞舟之上的颓废,轻笑一声说道:“武灵宗身为我日神宗下属宗门,既然他们不安分,那就除掉好了。”

    “没有理由。”

    “再死一个核心弟子,我们不就有理由了?”容安顺笑呵呵的说道,只是眼眸当中的冷光有点吓人。

    一直为的那位中年人则是满意的笑了笑,对着容安顺点点头:“不错,武灵宗虽小,可在大荒地位不低,曾经也为我日神宗立下功勋,若是无缘无故破宗灭门,难免叫人闹了笑话,可如果有理由,那便不一样了。”

    顿了顿,继续说道:“容师侄,这件事便交给你来办,我希望五十年之后,大荒没有武灵宗这个名字。”

    “弟子遵命!”

    ......

    高空之上生的事情,王灿自然不知道,甚至整个武灵宗也就是两人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丝窥视,甚至还以为这是错觉。

    “哈哈哈,日神宗来人,让本宗蓬荜生辉啊!”

    日神宗招待贵客的大厅当中,刚一进去,王灿便感觉一股异样的舒适,放眼望去,两侧站立的是面带桃红,姿弱扶柳的娇羞少女,薄纱的丝裙之上,片片花瓣扑撒,带着一股清香。

    酒气肆意,清冽的酒香自有一股醉人的芬芳,连王灿这种命泉武者都有一点醉意,更不用说这些修为不过凡人层次的女人。

    王灿转头看了一眼莫元基,现后者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心中便知道,这些女子大概就是专门培养或者买来伺候人的,在武灵宗内根本没有一丝地位。

    “老夫古昌,添为武灵宗执事,特意奉了宗主的命令来招待贵客。”眼前这位胖乎乎的中年人穿着一身丝绸服饰,滑腻腻的手伸过来亲热的牵着王灿:“来,来,这边请。”

    一边说着,一边叫这里的女子开始准备歌舞。

    “抱歉,原本贵客临门,该是宗主亲自出面,长老作陪,可最近我武灵宗实在是忙,宗主和诸位长老全都在主殿当中研究功法,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所以才让我们来作陪,还望贵客莫要怪罪。”古昌说话很圆滑,眼角闪烁一丝精芒,一看就是能言善道的人。

    不过研究功法?

    呵呵。

    王灿会相信?

    武灵宗立足数万年,功法早就研究透了,还有什么好研究的,估摸着商量功法是假的,怎么招呼他这位强势的核心弟子才是真的。

    “既然武灵宗宗主和几位长老有事,那边算了。”王灿呵呵一笑,然后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这些少女,酒香和体香交会,一种别有特色的感觉让王灿蠢蠢欲动。

    这幅模样让一边的莫元基微微厌恶,转过头,一言不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今天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有点大。

    而另一边的古昌长老则是呵呵一笑,这些女子都是他精心安排的,没想到果然奏效了。

    ‘果然,日神宗的雏.儿,估计是不知道这些女子的美妙。’

    古昌一边想着,一边更加热络的介绍到:“贵客......”

    “叫我王灿便是。”

    “那......王灿兄弟,我可就不客气了。”古昌嘿嘿一笑,给了王灿一个你懂的眼神,然后笑着凑在王灿的耳边解释道:“我大荒原本是魔宗的地盘,只是近年来才归属的神州浩土,可这魔宗虽然退去,但是有些......咳咳东西还是留了下来,比如......”

    古昌拍拍手,立马有两个女子乖巧的捧着酒杯走过来,轻轻的抿下去,靠在王灿的身边,也不说话,就是眼神略微迷离。

    “咳咳,这些女子都是那些天赋不是特别好的女人,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化灵,所以有人专门搜集这些女人,将她们培育成酒女,作为酒女,她们每天都必须以灵酒为食物,除了灵酒,什么水也不能喝,什么饭也不能吃,只有当酒液浸透全身上下的时候,才能出窖。”

    出窖?王灿一愣,旋即便了然了,这一身的酒香,也就是体香,啧啧,一个女子就是一壶美酒。

    只能说,魔宗真会玩。

    “王灿兄弟,这美食好做,美酒很多,可真正的美味,需要自己亲自下地干活,努力工作之后喝到的,那才是美味。”

    古昌的小眼睛当中透着一股晶亮,浑然不知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有多么猥琐。

    不过作为真正的老司机,王灿一眼就看透了,可看透了却不能说,不能交流,毕竟一说出来,怕是要4o4。

    “来人,陪客!”

    古昌作为武灵宗招待客人的执事,自然对这一套很熟稔,浑然没有武灵宗山门之前,莫元基和王灿之间的剑拔弩张,两人觥筹交错,酒杯和酒液挥洒,更有馨香软语在侧。

    男人都知道,一个人喝酒的时候喝不了多少,可要是一群人喝酒,那就死能喝,可这一群人要还是女人,那就更能喝,巴不得喝死。

    王灿和古昌就是这样的人,一个个面红耳赤,动作不堪入目,直让另一边的莫元基和几个被拉来冲壮丁的命泉境真传微微不忿,尤其是其中一个女弟子,更是在酒席刚开始的时候,就羞愤离开。

    作为在无尽海憋了好几年的青年男子,王灿精力很旺盛,在武灵宗的会客厅,毫不掩饰的上演全武行,品尝了一个个女子“递”过来的各种“酒”,只是劳心劳力有点烦。

    “不愧是酒女,就是不一样,全身上下装的都是酒。”王灿面色赤红,这灵酒即便是命泉武者喝了那么多,也吃不消,此刻他醉醺醺的,连走路都安分,手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老是抓住什么东西,一直在抖。

    “哈哈,王灿兄弟,你的别院到了,我就不送进去了。”古昌面带微笑,小眼睛当中闪过一丝轻蔑,拍拍手,暧昧的看了一眼王灿:“好好享受。”

    “哈哈,那是......自然。”王灿晃晃悠悠的被架着倒在床上,只是爬上去的时候,眼角划过一个方向,里面闪过一丝笑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