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他也不愿意去做一个好人,因为束缚太多,相比之下,如同现在这般,彻彻底底的一个当一个小人,生活要舒服的多。

    就比如今天,那些武灵宗的弟子,一个个人模狗样,对这些酒女都是“不屑一顾”甚至手都没摸一下,可......都是男人,大家谁都明白男人是什么货色,这些做作又是何必呢?

    无聊。

    “来,你们两个上来,给我伺候好了,赶明我高兴,说不准就让你们当我的丫鬟。”

    王灿打着酒气,踉踉跄跄的看着搀扶着他的两个女人,此刻,这两个女人面若桃红,虽然未经人事,可却对床.笫之间了解的很深,自然知道王灿话中的意思是什么。

    一抹红云飞过脸颊,顿时眉眼当中,含情脉脉。

    “是,奴婢遵命。”

    对于王灿这种要求,她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拒绝?

    一想到这是连武灵宗的执事都要小心翼翼伺候的贵客,她们就激动难耐,作为大荒当中普通的女人,除了这几分姿势,也就是普通到极点的天赋,想要踏足天元境不难,可想要迈入化灵,那就要看机缘了。

    可现在,机缘来了,只要她们伺候好眼前这个贵客,成为他的贴身丫鬟,抱住他的“金大腿”,那功法和资源岂不是唾手可得?

    哪怕日后被玩腻了,可只要成为化灵武者,那么在这大荒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一辈子吃喝不愁是稳了。

    想到这里,两位身穿粉纱的小姐姐,几乎激动的连手都颤抖起来,两人相视一眼,互相打气,共同努力,将毕生的技艺在这一刻完全绽放。

    “哈哈,不错,舒服!”王灿的声音依旧慵懒,这几声鼓励传到一直动作的两位小姐姐耳中,那便是天籁之音,顿时全身各处的动作更加卖力。

    ......

    房屋外面,一层薄薄的面纱漂浮,融入夜色当中,若是修为不够,都无法现这其中的人影。

    此刻,一个羞红脸颊的少女恶狠狠的盯着房间之内,两只白葱一样的手指扭来扭曲,却不知道如何安置。

    “呸,人渣!”少女轻哼一声,最后终于受不了里面的状况,侧过脸颊,白皙的双手捂住滚烫的俏脸,可眼神却很不听话的向着房间的方向瞄过去,随后又是几声羞怒的“呸呸呸......”

    “小姐,偷窥呢?”一声轻笑,顿时让薄纱笼罩的少女身子猛然一颤,惊骇的看着自己脸蛋边缘,几乎贴着自己鼻尖的面孔。

    这个面孔他无比的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他这一辈子记得最深刻的面孔,因为这就是她刚才看着的男人。

    “啊!”一声尖叫,可惜这尖叫在下一秒便没了,只剩下一个昏睡过去的女人,而王灿站在他的面前,用着从萧元那里骗过来的扇子轻佻的抬起眼前这个少女的下巴,仔细的看了一下她的面孔。

    这才现,眼前的少女虽然有点育不良,可说到底,颜值还是不错的,至少有这个基础,加上王灿的拔苗助长,应该很快就能成为一个颠倒众生的尤物。

    此刻,天空群星璀璨,无穷的星光挥洒而出,让夜色不在单调。

    武灵宗的别院之内,此处幽静无比,有王灿以元力布置的防护,不需要担心有人会不请自来。

    “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单调的身材,可惜,马上就要是我的人了。”王灿坐在一边,右手在细嫩的脸颊之上轻轻的捏了几下,终于,刘青青再也受不了了,睁开双眼,怒视着王灿,狠狠的碎道:

    “混蛋,放开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王灿先是一愣,旋即轻笑一声,右手仍旧捏着她的下巴,侧着脸,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不放过我?”

    顿了顿,王灿眼中一荡,指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之内乱糟糟的场景,调笑道:“莫非是那样?那我可真的怕了。”

    “你混蛋!”刘青青面色一红,羞怒之意更重,一双清秀的眼眶已经变成红色。

    “不和你玩了,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是受了谁的命令?又有什么目的?”王灿目光陡然一冷,寒光乍起,顿时让眼前的刘青青心中一凸,差一点泪珠就滑落下来。

    “你先放开我。”刘青青咬咬牙,倔强的看着王灿。

    “可以。”王灿不担心眼前这个女人跑掉,以他命泉境的实力,如果还捏不住一个天人九重的女人,那他这些年就等于白费了。

    右手一指,束缚着刘青青的绳索便滑落在地,后者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看了一眼四周,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机会,才轻哼一声道:

    “我叫刘青青,我父亲是刘山。”刘青青此刻神色复杂的看着王灿,她之所以来这里,就是因为今天刘山回到家中气急败坏的模样,她从刘山的口中便知道这王灿才是罪魁祸。

    更让她生气的是,从武灵宗的同门口中,她还了解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狠狠的得罪了她心中的“情郎”莫元基。

    顿时便冲动的带着自己父亲送给她遮掩气息的纱衣,想要窥探王灿,同时给王灿一个颜色看看。

    “刘山的女儿?”王灿脸色一变,顿时想到了今天白天给自己难看的那个武灵宗长老,眼中寒芒一闪,便准备动作,可犹豫了片刻,心眼一开,眼中金光一闪,顿时了然,收起了自己的小动作。

    在王灿的眼中,这个刘青青的女人和莫元基牵扯的有点深,如果现在直接招惹了,那么必然就要和莫元基直接撞上,同时还要面对来自刘山的愤怒。

    他虽然知道自己要高调,要嚣张,可也不能这样作死,至少在武灵宗还没有彻底敬畏他的时候,他不能这么作死。

    可这一幕落在刘青青的眼中,那便以为王灿是被刘山的名头吓怕了,顿时得意起来,娇喝道:

    “怕了吧,怕了你就立刻放了我,否则我定然要让莫师兄给你好看。”刘青青眼神闪烁,已经想着离开之后,怎样报复王灿。

    “你和莫元基关系很好。”王灿眼中笑意浓厚几分。

    “不错,莫师兄是我父亲带回武灵宗的,我和他的关系,全宗谁不知道。”刘青青额头一抬,很高傲的斜视王灿,只是眼中莫名的闪过一丝怒意,旋即轻哼一声:“快打开禁制,我要离开。”

    “离开?”一声略显肆意的笑声:“我可没有将到手的猎物完完整整放出去的习惯......”

    “啊!”

    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