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越深,月色越浓,院墙之内,紧贴着墙壁。

    刘青青双目弩睁,一抹红圈绕着眼眶,眼眶之内,水雾朦胧,两只浅浅素手紧紧的捂住嘴唇。

    她知道王灿是个败类,这一点从今日,或者说是昨日那些同宗姐妹的口中就得知了,可是她终究无法想象,这王灿居然敢在知道她的身份背景之后,还下如此毒嘴。

    “你混蛋!”刘青青愤怒之下,怒视着王灿近在咫尺的嘴唇,猛的掰开他单手压在墙上的右手,一声羞愤之后,脚下元力轻点,顿时狂风包裹,一眨眼的功夫,刘青青已经消失在王灿的别院当中。

    “呵呵!”

    王灿的手指一捻,放在鼻尖轻轻一嗅,刘青青是他放走的,否则,一个天人九重的小丫头能够从他的手缝当中溜走?

    至于对方的报复?

    他甚至巴不得对方来的越快越好,因为来的越快,证明对方越是愤怒,越是没有作好周全的计划。

    并且,人在盛怒之下做出的决定往往是不理智的,一般而言,都会失败。

    王灿需要的就是从对方这些不理智的动作当中,找到破绽,然后一一击溃,最后彻底奠定自己在武灵宗的威望,最好是能够吸引一批武灵宗内心怀鬼胎的弟子,让他们成为王灿的爪牙。

    如果一切顺利,估摸用不了多久,他就要成了这武灵宗的太上皇,即便是武灵宗化天境的宗主也不敢对王灿光明正大的出手。

    ......

    砰!

    一声巨响,武灵宗的后山当中,一个巨大的坑洞被砸出,一个中年人愤怒的盯着头顶的月光,而身后,一声声低沉的抽泣仿佛催化剂,让这愤怒更加炽烈。

    “父亲,您一定要帮青青做主,一定要杀了那个王灿。”刘青青仰起脸,让泪痕滑落的更慢些,声音微微抽泣,可话音中蕴含的恨意却是滔天。

    听到自己女儿这样说,刘山反而逐渐冷静下来,他收敛面上的愤怒,目无表情的看着刘青青。

    “你为什么要去那里?”

    “女儿......女儿是想给父亲报仇。”

    作为刘山的女儿,刘青青看着刘山这幅平静的模样,顿时心中一颤,因为刘山越是平静,就代表他越是愤怒,而平静道极致,就代表他此刻已经愤怒到极致。

    此时此刻,刘青青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谁准许你去的?”刘山仍旧面无表情,可他的面部肌肉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两下,随之而来的是这处幽静的山谷当中,风声乍起。

    “我......”刘青青不敢说话了。

    一声轻哼,顿时山谷当中狂风大作,那些扎根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树木仿佛玩具一样被掀翻,同时还有刘山低沉的吼声。

    “唉!”刘山最后还是停下来了,终究是自己的女儿,他没能动手教训,只是轻声道:

    “父亲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以后要嫁人,女孩子家家的还是不要在抛头露面了。”刘山一只手抚摸这刘青青的秀,让后者颤抖的睫毛缓缓的平复,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眸睁开,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山。

    “父亲,您是真知境的武者,怎么可能......”

    很快刘青青就说不出话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刻破碎的晶体,黯淡的青色晶体之上,裂痕交错,仿佛下一秒就要崩碎。

    作为刘山的女儿,刘青青自然知道,这晶体就是真知境武者的核心,是灵台命泉和一道完整的武道真意塑造的生命核心。

    而此刻,原本璀璨无比的生命核心此刻已经黯淡无色,刘青青捂住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

    “其实我早就该死了,只是武灵宗需要我,才不得不用那些珍贵的资源吊着我这口气。”

    刘山看着刘青青,眼中尽是慈爱:“我算了一下,最多还有五十年好活,这五十年我会为你找一个疼你,爱你,照顾你一辈子的丈夫。”

    “不,我不要,我要父亲。”刘青青猛的冲上去,一下子便抱住刘山,再也没松手,而刘山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这笑容当中有着幸福,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王灿的恨意越加深刻。

    害我女儿,不共戴天。

    一步踏出,刘山的身影顿时消失在这处山谷当中,等到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一个宽敞赶紧的院落当中,而院落的主人正是莫元基。

    “刘山长老。”看到来人,莫元基急忙起身。

    “没人的时候便叫我刘叔叔吧。”刘山满意的看着莫元基,微微点点头。

    “刘叔叔。”莫元基赶紧顺着刘山的话叫道,同时好奇道:“刘叔叔,不知道您这么晚来我这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嘛?”

    刘山和他的关系虽然好,可在宗门当中,刘山是从来不会主动找他的,而今天突然到来,定然是生了什么大事。

    这一瞬间,莫元基的脑海当中陡然浮现出王灿的身影。

    “为了青青。”刘山沉默良久,最后还是说出了此次来这里的目的,他是武灵宗的长老,如果对王灿出手,那必然意味着武灵宗和日神宗的冲突,可要是莫元基动手,那便不一样,最多也只能算是同龄武者之间的矛盾和争端。

    而既然是争端,自然有失手的时候,相信日神宗的人知道,也不会过多的苛责武灵宗。

    “青青?”莫元基一愣,旋即一喜,一位刘山是来给刘青青和他做媒的,顿时说道:“刘叔叔,我和青青相识多年,彼此之间情投意合,若不是我宗主师父的要求,我早就想刘叔叔您求亲了。”

    “哦?”刘山面色一愣,旋即高兴起来,他没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就确定,不过高兴之后,便是愤怒,旋即深吸一口气对莫元基说道:

    “既然如此,有一件事,你必须要帮忙!”

    “什么事?”莫元基问道。

    “自然是杀了王灿!”说道王灿的时候,刘山的眼中猛然迸出一道炽烈的光芒,浓烈的杀机让莫元基都感觉微微不适:“这个混账,居然趁着今晚轻薄青青。”

    “什么!”

    莫元基一声惊叫,同时猛的站起来,直直的看着刘山,双手不住的颤抖,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

    刘青青是他内定的女人,两人可是约定好的,只待他突破命泉,便可以向刘山提亲,可现在,他还没吃到的菜就被王灿给拱了,瞬间,一股强烈的憋屈感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对刘青青也不由自主的怨恨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