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武灵宗山门大开,一抹朝阳顺着山顶的直射而下。

    靠近武灵宗南部的地方,这里是居住区,几乎所有的武灵宗弟子都居住在这里,唯有有些身份的长老和宗主才能居住在中部。

    此刻,一个重磅的消息几乎要让整个武灵宗的南部掀翻了天。

    “诶,听说了嘛,那个什么日神宗的王灿,其实根本就不是日神宗的弟子,他连日神宗的山门都没去过,更别说代表日神宗了。”

    “不会吧,当日我们可都是看着他从日神宗的飞舟之上下来的,怎么会不是日神宗的弟子?”

    “还不是我们被唬住了,我和你们说,这个王灿其实是从无尽海那边出来的,侥幸得到玄品灵泉,晋级的命泉境,然后就得罪了一位日神宗真正的真传弟子,就被发配到我们这里来。”

    “我再告诉你们,日神宗很大概是不待见这位穷乡僻壤出来的核心弟子,很可能是准备借刀杀人,让我们将这王灿留在武灵宗内。”

    “真是这样?”

    “那可是命泉境啊?怎么说也是一方小高手,说舍弃就舍弃。”

    “谁说不是呢!”

    一阵阵喧嚣,几乎让王灿的底裤都被扒光,随之而来的就是阴谋论者认为王灿是被发配过来的,甚至是日神宗借刀杀人的,借武灵宗之手,杀了这个王灿。

    人群的一侧,两个女人眼中透着点惶恐,两只手略显慌乱,不知道放在何处,然后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安,旋即莲步轻移,快速的离开这里,她们要将这个消息传递给王灿。

    “姐姐,你说这件事是真的嘛?”其中一个女人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主意,侧着身子,附在另一个的耳边,娇声说道。

    “莲儿,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不过我二人已经是主人的丫鬟,这种时候,只能选择相信主人。”另一个素色衣袍,略微还有点稳重的女子瞥了一眼身边的莲儿,警告的说道。

    “是是是,瓶儿姐姐说的对。”话音中带上几分讨好,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疏远两步,心中暗自思索:

    ‘这消息定然是真的,否则,那些武灵宗的人为什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口,甚至还不避讳我两人。’

    虽然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可是她眼中闪烁的精芒无疑出卖了她。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此刻王灿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正在慵懒的收拾自己的衣物,毫不在意自己露出的身材被两女看光。

    事实上,几天以来,王灿自觉和这两个女人配合的好不错,两个女人经常二打一的斗地主。

    “我刚才听你们说外面传了什么消息?”王灿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个面色各异的女人,以他的眼力,自然将两女的一点小情绪尽收眼底,不过他不在意,只要实力够强,害怕她们翻天不成?

    “主人,外面......外面......”稳重一点的瓶儿似乎有些说不出口,只是担忧的看着王灿一眼,一副很为难的模样,倒是另一边的莲儿则是上前两步快速的说道:

    “主人,其实是这样的,外面都传闻您在日神宗的地位很低,甚至是被发配来武灵宗。

    还有就是,他们都说日神宗有人对您不满,想要借刀杀人,让您永远的留在武灵宗。

    哦,还有就是他们说您其实是从无尽海里面走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莲儿的最很快,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然后略带探寻的看着王灿,从她的话语当中,似乎对王灿还算尊敬,一口一个主人的叫着,事实上,她的语气已经开始变化,没有了先前的恭敬。

    听了这话,王灿笑了,这个笑容逐渐旺盛,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掩盖不住,他也从来没有指望这身份能藏的住。

    他真正的依仗是他的实力,只要同级别当中没人能杀了他,那么他就是武灵宗的一个异类,是代表日神宗监察武灵宗的上使。

    不过......在应对武灵宗的威胁之前,王灿歪着头,仔细的看了看眼前这个叫莲儿的女人,然后在对方质询的眼神当中,面色一冷,旋即右手抬起,猛然抽在她的脸上。

    这一下王灿没有用力,只是一成不到,可饶是这样,也让这女人口吐鲜血,牙齿都崩碎好几个。

    “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难不成你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

    一个女人,还是他的丫鬟,居然如此不知好歹,真是浪费了王灿这些天的培养,不过看清楚也好,省的浪费资源,毕竟王灿身为命泉,还是以圣品万载常青泉踏足命泉的强者,他身上的每一滴水汽都会带上一丝延年益寿的功效,可以说现在王灿,堪称人形大补药。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被王灿一巴掌打蒙的莲儿显然有些抓狂了,她的容貌就是她最大的本钱,她可是还准本等王灿倒台之后,依仗着自身的资本,去讨好武灵宗的弟子,然后徐徐谋算,可现在......她毁容了。

    “你个骗子,你现在已经没有了日神宗的外皮,马上武灵宗的人就要送你上西天,你居然还敢打我?真是活腻了。”

    看着歇斯底里的女人,王灿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枉他平素还以为这个女人说话好听,有几分智慧,破掉了那个什么大什么没脑子的谣言,现在看来,还是老样子。

    微微摇头,只是可惜了那对......

    “对了,瓶儿,外面还有什么传言?”王灿转头看向另一边的瓶儿,此刻这个女人的表现倒是让他满意不少,别的不说,至少没有听风就是雨,更没有见势不妙,立刻卖主人。

    “回禀主人,外面的传闻基本上就是这些。”瓶儿纠结了一会,最后咬咬牙开口道:“主人,如果您真的像谣言说的一样,您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瓶儿在被抓来以前,是大荒的行商,知道一条路,直通魔宗的领地,到了那里,就不用担心被通缉了。”

    虽然这主意很蠢,可是这心思很不错,王灿喜欢。

    上前两步,轻轻的在瓶儿的脸颊一侧微微一啄,然后笑着说道:“区区流言,算得了什么,你主人我可是日神宗核心弟子,这层身份可不是假的,那武灵宗敢对我不利?”

    “哈哈哈,王灿,死到临头,居然还这么嚣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