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我不想和你废话,我只想问你,今日下午,你可否有胆和我走一趟擂台。”

    杨文昌上前一步,目光冷厉,眉宇之间有着一丝俯瞰的意味。

    “好!既然你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王灿点点头,然后扫视了杨文昌身后的一群武灵宗弟子,最后轻哼一声,拉着身边的瓶儿转身离开,当然了,那个背叛他的莲儿也被王灿单手抓着。

    “主人,那杨文昌实力很强,在武灵宗的真传弟子当中都足以排的上前五,您不应该答应和他上擂台的。”一边的瓶儿小心翼翼的看着王灿,提醒道。

    “难不成你也认为我很弱?”王灿轻笑一声,旋即不在理会。

    ......

    “莫师兄,您是不知道,那王灿有多嚣张,在我带人去他那里通知他的时候,他居然还打我。”莫元辰在莫元基的面前,又开始碎碎念,一边捂着还隐隐作痛的腮帮子,一边哭着说道:

    “莫师兄,他说我莫元辰无所谓,毕竟我才是天人,人家是命泉,说我也是应该的,可是那王灿的口中,那分明是瞧不起您啊。”

    “您瞧瞧他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了什么?”莫元基神色不变,可莫元辰却是心中一笑,然后添油加醋的说道:

    “那王灿说了,咱们武灵宗的人全都是怂包,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就连您莫师兄也是,他还说了,咱们在不知道他身份之前,一个个乖的和孙子一样,一知道他是从无尽海走出来,没有什么背景之后,那立刻又变成了恶狗。”

    莫元辰一边碎碎念着,另一边的莫元基的脸色也很难看,如果王灿说的是假的也就罢了,可是他说的偏偏是真的,细数他们前几天的一番作为,还真的如同王灿所说的一样。

    典型的欺软怕硬。

    “那最后呢?”莫元基实在受不了,最后粗暴的打断莫元辰的话,冷声问道。

    “那王灿答应了,今天下午和杨文昌师兄在咱们武灵宗的擂台决斗。”莫元辰顿了顿,继续说道:“莫师兄您放心,杨文昌师兄是因为杨师姐被王灿轻薄,这才盛怒之下找的王灿,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最后那王灿死在擂台之上,日神宗也只能无可奈何,谁叫那王灿那么嚣张,居然得罪杨师姐。”

    莫元辰的一番话,让莫元基满意无比,虽然他也曾经对那位身材高挑的杨子姗有些念想,可更多的念想却是因为他曾经刚入武灵宗第一眼见到就是已为天人,气息缥缈的杨子姗的缘故。

    算是初恋情结吧。

    等修为上来之后,便没有太在意这些。

    ‘不过......等到这王灿死了之后,倒是可以去找杨师姐叙叙旧,当初她对我可是颇多照顾,现在回报她一二,也是应当的。’

    莫元基眼中划过一道神秘的色彩,更仿佛是对曾经偶像的一种占有欲。

    这一点,莫元辰没有看出来。

    ......

    等到了下午,武灵宗的广场上,早就围满了前来观战的弟子,这些人修为普遍在化灵到天人之间,每一个的面孔之上都带着几分稚气。

    在天离圣朝的时候,二三十岁的天人那都是妥妥的天才,可是在这里,十几岁的化灵,二十几岁的天人,那是常态,唯有年纪轻轻就领悟武道真意的命泉才可以说是天才。

    这也是杨文昌在武灵宗影响力大的原因,他可是六十几岁就掌握一成度真意的天才。

    即便武灵宗上下,也找不出几个人。

    “杨师兄的实力,那在咱们武灵宗是有目共睹的,曾经我可是看见杨师兄刚刚踏足命泉的时候,那天劫的威力,足足十几道天雷,可都被杨师兄一剑破之,那场面,我毕生难忘。”

    “没错,听说杨师兄可是以天品下阶的灵泉踏足的命泉境,那可是天品灵泉,恐怕某些土鳖连一辈子都没见过这天品灵泉。”

    “就是,还什么日神宗核心弟子,也就是运气好,在无尽海那个穷乡僻壤的得了几分机缘,就认为自己了不起,以为自己拜入日神宗,那就能在咱们武灵宗内作威作福。”

    “多亏了莫师兄明察秋毫,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王灿的底细,否则咱们都被他蒙在鼓里,说不定还真的让他得逞了。”

    王灿从人群走过,无视四周一道道充斥着嫉妒和不屑,以及愤怒的目光,拉着局促不安的瓶儿,径直的走向中央,一路上有说有笑。

    “呸,什么东西,还以为自己是包装的很完美的日神宗弟子?一个破落户,没几分实力,也在这里装模作样。”

    “那女人也该死,明明是我武灵宗培养的她,现在居然背弃宗门,和一个日神宗的绣花枕头滚在一块。”

    在王灿路过的时候,这些人不敢开口,可是路过之后,却越的无所顾忌,甚至连王灿的丫鬟之一的瓶儿,也开始被针对。

    “嗯?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吧。”一边站在莫元基身边的莫元辰看着王灿居然还敢带着女人走过来,心中微微嫉妒,低声嘲讽道。

    “元辰,不要乱说话,这王灿的身份虽然是清楚了,可我们还不知道他具体的实力,今天正好仔细观察一番。”莫元基就要成熟一点,瞥了一眼人群当中的某个位置,和那道羞涩的目光微微接触之后,轻声一笑,提点了一下莫元辰。

    等到王灿走到擂台前的时候,杨文昌早就站在上面,他高高在上,冷漠的俯瞰着王灿,姿态摆的很足,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事实上武灵宗的人也都认为王灿是必输的。

    这一点从那些兴奋的目光和幸灾乐祸的话语就能看出来。

    “王灿,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怕了,要逃跑呢!”杨文昌的话语不带着丝毫感情,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你就认为我输定了?”王灿咧开嘴,看着杨文昌。

    “笑话,你莫非以为你还能活着从擂台上离开?”杨文昌冷笑一声,反问道,旋即不待王灿回答,自顾自的说道:“我自小在武灵宗长大,一路走来,不知道和多少妖孽天才交手,可惜那些人都在这擂台之上化作了我的垫脚石。

    今日,你王灿也不例外,也将成为我脚下的一块石头,衬托我杨文昌的实力。”

    顿了顿,杨文昌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一些颜面,让我的师弟师妹们看看,日神宗的核心弟子是怎么在我武灵宗的神功之下,挣扎求生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