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杨文昌,王灿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首先就是武灵宗的一些情况,包括各位长老的实力,莫元基的成长史,还有武灵宗一些隐藏的机缘。

    其中最大的就要数五年之后开启的武墓。

    武墓是武灵宗数位化天境宗主在死亡之后,将自己的小世界融合而成,以后便成了武灵宗各大强者的埋骨地点,其中不乏真知境武者。

    这些强者死亡之后,自身的领悟的规则会被这武墓当中的阵法保存下来,然后留给武灵宗的后人领悟,几乎每一任宗主都是在里面迈入真知境,从而奠定了化天的基础。

    “这应该就是给莫元基准备的。”王灿心中微微一思索,顿时就明白过来,莫元基厚积薄发,踏足命泉之后,经过五年的沉稳,定然稳定了境界,那么接下来就是通过武灵宗的武墓,让莫元基踏足真知境,彻底的成为武灵宗的中坚力量。

    不过既然被王灿知道,怎么可以错过这么好的事情?

    当然,以他现在的处境来看,这武墓的位置肯定没有他的份,甚至连开启的时候都不可能让他看见。

    可机缘是什么?

    那是用来抢的东西。

    王灿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然后身形没入黑暗的房间之内,钻入暖和舒适的被窝。

    ......

    半年的时间一晃眼便过去,对于寿命悠久的命泉境来说,这是能算是短暂的一瞬间,可王灿现在不过是四十几岁,这半年的时间也不算短。

    论及进展,那几乎没有,即便以萧元的气运相助,可王灿在武道真意的领悟之上,还是堪堪进步了一丁点。

    只是在炙热真意上面领悟了三成,聊胜于无。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王灿这半年当中,不断的打磨大日圣体,愣生生的在机缘巧合之下,凝练了第四重。

    此刻,他的身体强横无比,加上烈阳元力和武道真意的加持,王灿有把握对抗领悟了六成真意的命泉武者,如果算上燃烧命泉,甚至可以和命泉境巅峰的武者比拟一二。

    “主人,那边传来消息,让你过一段时间去西荒城述职。”瓶儿此刻已经是化灵境,她天赋不差,加上王灿的一些资源,短短半年,就已经是化灵三重,此刻,经过半年的考验,算是彻底成为了王灿的心腹。

    “西荒城述职?”微微皱眉,西荒城距离武灵宗有些遥远,一路上舟车劳顿,难免出现意外,可是这述职是他作为日神宗弟子原本就要履行的义务,他要将武灵宗这段时间的异动老老实实的上报到西荒城日神宗的据点,交给那里的外事长老和一些掌权者处理。

    这些涉及到一些隐秘,自然不好用传讯领域传递,只能亲自动身前往。

    “知道了,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先去做点吃的,我有些饿了。”

    王灿打发走眼前的瓶儿,陷入了沉思。

    这半年的时间,武灵宗根本没有任何动静,甚至也没有人来挑衅他,就连莫元辰那种废物都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

    按理说,这样平静的度过,王灿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现在,他却总感觉不对劲,因为这平静的有些不正常。

    他隐约的觉得,武灵宗肯定不会让他平稳的前去西荒城述职,因为以王灿和武灵宗的关系,肯定不会说好话,挑拨离间之下,很可能导致日神宗对这里的厌恶。

    当然,这是王灿猜测武灵宗的想法,虽然不知道对不对,可大致上应该不会错。

    “越平静,就是越危险。”这种平静在王灿看来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是为了麻痹他,让他放松,然后在关键的时候给他雷霆一击。

    “武灵宗的长老不可能动手,杨文昌被我击败,让他们看清楚我的实力,其他那些真传也不可能贸然对我动手,那么武灵宗有把握,或者他们自信有把握能够击败我,甚至杀了我的应该就只有那莫元基了。”

    王灿眉角一皱,同时冷笑着想到:

    “真是好算计,杨文昌失败之后,我的实力暴露一部分,武灵宗在拿捏不稳我实力的情况下,不会轻易的让莫元基动手,肯定是怀疑了他们得到的消息的真伪,利用这半年的时间去各处打听的实力,尤其是从无尽海出来的那一批人,从他们口中探知我的底牌。

    然后统合交给莫元基,让莫元基找个借口,再一次和我比试,然后我被他狠狠的羞辱,最后成全了莫元基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他将来踏足武灵宗宗主奠定基础。

    一环扣一环,想的还真是不错,难不成他们以为这莫元基吃定我了?”

    深吸一口气,王灿觉得自己已经把握了武灵宗的死路,同时也想到莫元基找理由的时间近了,肯定是在他王灿前往西荒城述职之前。

    他们会让莫元基将王灿至少打成半个残废,去不成西荒城,然后封死在这个小小的院落,成为武灵宗的吉祥物。

    不过......想要我倒霉,你们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嘛?

    略微沉吟片刻,王灿轻轻一笑,别人不知道,可是他有杨文昌这个内应,只要提前得到莫元基的计划,那么就有把握玩弄一下这个对手。

    当然,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人走向擂台,这一点不可能改变,可是前期给对方制造一点乐趣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主人,菜做好了。”随着一声清脆的瓷碗放在桌子上的声音,瓶儿很乖巧的站在门外,脆生生的看着王灿,身穿穿着刚刚换过的干净的厨娘服装,俏丽的站在门口,脸上浮现一抹羞涩。

    半年时间,足够让瓶儿这种专门培养出来的尤物知晓王灿的癖好。

    “嗯,不错,菜不错。”王灿轻轻一笑,拉着瓶儿纤细的手不知放在何处,然后享受着这种温凉的触感,旋即说道:“待会通知西荒城那边,就说我半个月之后会去那边述职,让他们留好地方,备好酒席,我要过去吃饭。”

    半个月,是王灿刻意留下来给莫元基反应的时间,他倒要看看半年不见,这个潜修的气运之子走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已经开始撅起屁股,四处张狂了呢!?

    哼!

    莫元基......这倒是一个好机会,让杨文昌死心塌地的好机会。

    王灿咀嚼着最终的饭菜,将手边的清酒端起,递到嘴边微微一抿,眼神眯着,一道精芒划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