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话出口,顿时将杨子姗说的目瞪口呆,同时还有一种羞怒。

    王灿口中的女主角是谁?

    不是别人,正是她杨子姗,武灵宗诸多天人弟子当中有名的美人,有名的师姐,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师姐,居然被如此赤.裸.裸,好不加掩饰的“污言乱语”乱开车。

    羞怒之后,是一种有苦说不出的痛楚。

    因为事情是她挑起的,是她说的王灿在小树林对她行无耻之事,可是这只是一个污蔑,是她和莫元基商量好的对王灿的污蔑,目的是为了给莫元基制造一个名正言顺针对王灿的机会。

    一开始杨子姗想的很好,她用无耻之事代替,让所有武灵宗的弟子误会,随后在莫元基击败王灿之后,再由莫元基解释清楚,这个无耻之事只是置于推推搡搡,顶多加一个反抗下的亲吻。

    可......现在全乱套了,全都乱套了。

    这个不要脸的王灿居然很果断的将这个罪名认下了,还很无耻的满嘴乱说,将一些根本没有的事情说的这么详细,说的这么清楚......

    现在好了,几乎武灵宗所有的弟子都知道他杨子姗被眼前这个日神宗的败类羞耻的摆在的小树林的长凳之上,各种丰富的“知识”来来回回验证。

    此时此刻,重点似乎有些不对劲了,很多人都不在关注她杨子姗受到的委屈,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她的身姿之上,即便不回头,杨子姗也感觉自己浑身难受,几乎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在被视线重点关照,更有火辣辣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她的......她的......

    羞耻感几乎爆棚。

    甚至隐约的窃窃私语传来,比如:杨师姐厉害,居然可以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

    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境界,真是高深莫测。

    怪不得人家是命泉,我才是化灵,原来这就是境界啊!

    学习了......

    境界你妹啊,学习你妹啊!

    杨子姗几乎要愤怒的吼出来,这东西和境界有什么关系,还有说学习的那个,你有毛病吧,没看见我这个武灵宗的师姐被人家欺负,你居然还膜拜的看着对方,脑子被大便塞满了吧!

    和杨子姗的羞愤不同,可莫元基同样愣住了,他没想到王灿居然如此承认了,可同时也这么绝。

    将没有过的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同时将这个屎盆子落实了。

    这样的结果不单单是他自己的名声完蛋了,更是让杨子姗的名声完蛋了,此时此刻,看着身后的那些武灵宗的弟子就知道,他们已经确定了,杨子姗口中的无耻之事,就是王灿所说的长凳上的十八般武艺。

    看着泫然欲泣的杨子姗,莫元基没由来的心痛。

    这个女人为他付出太多,他不想放弃,可现在......他犹豫了,因为杨子姗臭了,她的名声彻底臭了。

    一个被日神宗败类给彻底了解的女人,即便她是被逼的,可也没有资格再次成为他莫元基的女人。

    事关他的名声,事关他的羽毛,他不容许在他登上武灵宗宗主位置之前的时候有任何污点。

    哪怕只是一丁点。

    所以......抱歉了,杨师姐,一切就只能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他日我踏足化天境,执掌武灵宗,定然会将你收入门墙。

    心中微微一叹,莫元基给了杨子姗一个坚定的眼神,让后者心中一暖,怯怯的低下头,绝望的眼中闪过一道喜悦。

    ‘果然,元基是爱我的!哪怕我的名声如此不堪,他还是爱我的!’

    作为另一位看的最清楚的莫元辰则是很诧异的看着三人,在王灿脸上看看,在杨子姗脸上看看,最后他相信了。

    因为他相信,能够说的这么流畅的一定是事实。

    顿时,他对王灿羡慕无比,杨子姗啊,这可是武灵宗的几大女神之一,甚至在大荒都有些地位的仙子,可这样清纯无比,他莫元辰心仪已久,甚至不乏脑中浮想联翩的杨子姗居然......居然被人家吃了头菜。

    真是可怜可恨!

    不过......杨文昌废了,莫师兄定然不会要这种破鞋,那岂不是我莫元辰的机会来了。

    别人觉得这鞋破了,穿着不舒服,可我莫元辰不一样,鞋再破,挤一挤,总比没鞋穿舒服。

    心中一荡,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而这个时候,王灿看着神色各异的几人,轻笑一声,重点在杨子姗的身上打量,心中畅快无比。

    你不是污蔑我吗?那好,我就成全你的污蔑,甚至帮着你坐实这个污蔑,怎样,作为配角的我是不是很够意思?

    王灿的笑容恰巧被抬起头的杨子姗看见,顿时后者心中怒火中烧,仿佛失去了理智,布满泪痕的眼角湿润的看着王灿,真是我见犹怜。

    只听她娇喝道:“王灿,你真是无耻,居然好意思说出这等污秽的话,你......你枉为日神宗弟子......”

    “哈哈,日神宗弟子?”王灿上前一步,看着杨子姗,冷笑道:“不错,是日神宗弟子,可是你们也知道的,我这人乡下来的,从来没去过日神宗,没有受过那么好的教育,自然粗俗了一些......”

    一边笑着一边沉下脸,可却突然轻松道:“可是某些人却很喜欢粗俗的我,就比如当日小树林当中的长凳上,我可差点吃不消了呢。”

    “哎呦喂,我这腰肢呦,得亏我还是命泉境,否则差一点就被夹断了。”

    王灿的神情很猖狂,莫元基愤怒了,他伸出手拦住要和王灿拼死的杨子姗,冷冷的上前。

    此刻,名声的问题已经无法挽回,唯有按照计划做事。

    “王灿,我身为武灵宗的宗主真传,绝对不容许你这样的无耻败类逍遥时间。”莫元基的声音在元力的催动之下,传遍整个院落,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今日我郑重的像你挑战。明日午时,擂台见!”

    “可是我不愿意!”

    按照莫元基的推测,王灿既然做好准备,那么肯定会一口答应,可谁想到对方居然无耻的拒绝了。

    你还是不是日神宗的弟子,你还有没有点脸?

    莫元基很想这么问。

    此刻,只听见王灿很轻松的摆摆手:“我们日神宗是个讲究证据的地方,恕我直言,当日的小树林只有我二人郎情妾意,没有别人看到,那么所谓的人证物证也就不存在,所以......那天我没去过小树林。”

    虽然大家都不信,可还真特么的没毛病,真的没人作证啊!

    “王灿,你明明已经亲口承认了,你居然还敢反驳。”杨子姗羞愤难当,她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名声,可谁想到还是出现了这样的变数,顿时心中激荡,忍不住开口指责道。

    “我说的就是真的嘛?”王灿眉眼微皱,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旋即说道:“那我说我和武灵宗排名前十的女神弟子都睡过,你们也相信嘛?同样的啊,反正我是在她们闺房睡的,也没人作证。”

    顿时莫元基沉默了,其他人也沉默了。

    看到这状况,王灿更开心了,于是煽风点火的说道:“证据呢?证据呢,谁来作证啊?”

    杨子姗羞愤的看着王灿这样无赖的模样,心中凄苦无比,难不成她女儿家的名节就这么毫无意义的失去不成?

    “我作证!”

    一声长啸从远处传来,顿时,沉寂的别院陡然悉悉索索的动了起来,一双双目光投向远处那个从天滑过的身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