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敞的院落当中,树叶无风自动,一片接着一片的飘落。

    来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杨子姗,眼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似乎是忧愁,似乎是怨恨,可最终都化作一口轻吐而出的浊气。

    “杨......杨师兄。”杨子姗看着来人,不知怎么回事,突兀的感觉有点心虚,好像出轨的时候被人抓住了一般,糯糯的话音几乎让人听不见。

    “子姗......”杨文昌刚开口,王灿就知道这货对于杨子姗还是念旧情的,至少他想要的绝对不是单纯的身体,而是身心俱得。

    啧啧,有点过分了哦,人家喜欢的人还在面前,就开始作暖男。

    “杨师兄,对不起,既然你都看见了前天的那一幕,那么你就说出来。”杨子姗突然咬咬牙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杨文昌,神情透着一丝哀求:“我已经被这个禽兽......被这个禽兽......呜呜呜.......

    子姗别无他求,唯有求杨师兄您将当初那一幕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事实,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禽兽的真面目......”

    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像是真的,这又是何必呢?

    王灿很无奈啊,明明没有的事情,他说一遍,杨子姗说一遍,得,这两个当事人都笃定他们就是睡过,那别人还能怎么想?

    肯定是“哦”的一声,暗骂王灿一声禽兽,然后羡慕加嫉妒恨。

    “杨师兄既然过来作证,那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莫元基双目陡然一亮,一道厉芒一闪而逝,盯着王灿,浓烈的杀机牢牢锁定王灿,大有一言不合便开始动手的趋势。

    此刻,莫元基自信无比,虽然小有波折,可王灿最终还是落入了他精心布置的陷阱当中。

    过程是曲折的,这点无所谓,只要结果是正确的便可以了。

    想到这里,莫元基对杨文昌满意的点点头,以杨文昌的身份,完全可以做假证,将王灿轻薄杨子姗的事情坐实了。

    做实之后,再将王灿废了,那么即便日神宗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无可奈何,只能怪王灿管不住自己的身体,被废了也是活该。

    可莫元基心中满意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杨文昌的脸色越发阴沉,这阴沉不但是对着一直苦苦哀求他的杨子姗,更是对莫元基的。

    对杨子姗,他是一种被背叛的感觉,被青梅竹马背叛感情的痛楚,可对莫元基,他又是另一种复杂,那是对杨子姗被莫元基利用的痛恨。

    我视之为珍宝,你视之为蔽履。

    就是这种感觉。

    对杨文昌来说,他辛辛苦苦追求都无法获得一丁点芳心的杨子姗转身投入了莫元基的怀中。

    而更让他不平衡的是,他曾经宁愿以生命去守护,去给她一辈子幸福的杨子姗,此刻却成了莫元基手上的一个工具,仅仅因为一个由头,亦或是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将一个少女最珍贵的名节给玷污......

    这种极其不对等的感觉......真是让人扭曲的快感啊!

    哈哈哈哈~

    杨文昌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不过他已经变态了。

    “莫元基。”杨文昌怒喝一声,直直的看着对面智珠在握的莫元基,这一声,直接让莫元基愣着了,就连外面那些武灵宗的弟子都愣住了,都在好奇这杨师兄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亲亲师妹被人家给......然后心理扭曲了,居然和莫师兄叫板。

    “你在叫我!?”

    莫元基脸色一沉,他可以称呼杨文昌为师兄,这是礼节问题,可你杨文昌居然直呼我的名字,这就不对了,莫非是你眼里已经没有我这个宗主真传了?

    真是找死!

    “杨......杨师兄。”杨子姗在这一刻好像察觉有点不妙,顿时上前两步,快速的想要拦住杨文昌,可是杨文昌什么修为,那是掌握了武道真意的命泉强者,而杨子姗不过区区一个天人九重,若是有心,他轻轻一喝,都能让杨子姗倒飞出去。

    “杨子姗,你不必阻拦我!”杨文昌上前两步,冷笑的看着莫元基:“莫元基,莫真传,你倒是好样的。”

    “杨文昌,你疯了!”莫元基深吸一口气,紧皱着眉头,左手抬起,放下又抬起,最后看了一眼身后越来越多的武灵宗弟子,只得将内心的暴躁给压抑住。

    “我疯了?”杨文昌惨笑一声,然后突然怒视着莫元基:“我没疯,疯掉的人是你。”

    没等任何人发问,杨文昌将音调陡然放大,让整个院落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喜欢杨子姗,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我为了她甚至可以牺牲我自己的生命,就比如半年前的比试。

    可是她呢,在别人眼中,我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杨子姗从来没有喜欢我,一直是我早苦苦追求,可她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你,是你啊,莫元基!

    我真是佩服你,连自己的女人都能拿出来卖,你还真是不担心自己的帽子戴高了!哈哈哈~”

    “杨文昌,你已经疯了!”杨文昌的话让莫元基脸色黑的吓人,差点不顾一切的将杨文昌杀了,好在最后冷静下来。

    “来人,带杨师兄下去休息,他已经被子姗师妹的事情刺激疯了。”

    “疯?”杨文昌惨笑一声,喃喃自语道:“我堂堂命泉武者,居然会疯?”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站起来,在武灵宗,他杨文昌的实力足以排进前三,尤其是在半年前一战之后,生死关头,加上愤怒为动力,几乎是武灵宗除了莫元基之下的最强者,莫元基不动手,谁能将他带走?

    “诸位武灵宗的师弟师妹,我杨文昌可以作证,杨子姗从来没去过所谓的小树林,所谓的苟且之事更是子虚乌有,她是清白的,她至始至终都是清白的,这个污蔑她的小人不是别人,就是你们眼中憧憬的莫师兄,莫元基,他只是想利用这个机会,逼迫对方比试,然后踩着我,踩着这个日神宗的王灿让自己的声望再上一层楼。”

    “荒谬,我莫元基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何必如此。”看着、听着四周武灵宗弟子躁动的眼神,莫元基慌乱了,急忙道:“是杨师妹被玷.污之后找的我,我才来.......”

    “啧啧,既然你莫元基那么喜欢和我王灿练练,那么好,咱们两日之后,擂台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