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绿意匆匆的山林当中,一道身影飞快的闪跃,极为迅捷的避过一处处障碍,最后发出沉闷的响声,巨大的轰鸣从地上升腾而起,烟尘四布,一个拳印狠狠的砸在地上。

    顿时,巨大的坑洞想着里面凹陷,四周的树木如同被吸引了一般,不断的向着中间坍塌的地方倒去。

    王灿安然的站在天空之上,看着自己单单靠着身体力量做到的这一点,满意的点点头。

    这是他放松的手段,至于因此造成的对自然的危害,比如破坏树木,破坏生态平衡什么的,王灿表示这里又不是他的家,随便浪,反正最后有人处理。

    返回别院之后,瓶儿已经做好了早饭,将一碗元气四溢的米粥端在王灿的面前,然后又拿出了两块亨调的色泽鲜艳的人参干放在盘子里,又将自然生成的干果放在盘子当中。

    “主人,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瓶儿巧笑嫣然的看着王灿,抿了抿嘴唇,她不明白王灿为什么喜欢吃这种东西,可这并不妨碍她执行王灿的命令。

    可只有王灿自己清楚,他纯粹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想喝点小米粥,吃点“萝卜干”也就是人参干,这玩意和萝卜挺像的,味道也差不多。

    人参这东西,只要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品种,在这方世界,还真不是什么珍惜的东西,随便买,王灿也乐得将这种东西当萝卜干就饭。

    “来,一起吃,别客气。”王灿对着身边的女人眨眨眼,顿时后者如同受惊的小鹿一样跌跌撞撞的多久离开了,让王灿忍不住大笑一声。

    这个女人即便侍奉了王灿半年多,可终究身子孱弱,才堪堪化灵的等级,根本比不上有万载常青泉加持,甚至隐隐领悟回春真意的王灿的“压力”。

    吃完饭,擦干嘴,瓶儿在一边担忧的看着王灿,有些欲言又止。

    “是不是担心我今天打不过莫元基?”王灿主动开口问道。

    瓶儿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着王灿,她是在武灵宗长大的,自然知道莫元基在武灵宗的身份,这可不是杨文昌能够比拟的。

    莫元基从入门开始,那边是武灵宗众人瞩目的焦点,他在凡人的时候,一路横推,打遍武灵宗无敌手,他在化灵的时候,逆袭天人,剑斩魔头,他在天人的时候,以绝强的姿态成为宗主弟子,并破开恐怖的天劫威力,踏足命泉。

    此刻半年多过去,莫元基的实力定然更加恐怖,虽然她对王灿有信心,可终究还是忍不住担忧起来。

    “无妨,那莫元基是很强,这一点我不否认,可他想要击败我?那是痴心妄想。”王灿给了瓶儿一个安慰的眼神。

    ......

    没有让自己的丫鬟跟着,王灿自己一个人走向擂台,他嘴角噙着笑容,看着四周一双双仇恨的眼神,只能感叹莫元基在武灵宗的根基深厚,当日那种情况都没能对他的地位产生丝毫动摇。

    “这就是王灿?”有些新加入宗门的人显然没有见过王灿,于是也随大流的仇恨的看着王灿,然后开口问道。

    “不知道,我看那些师兄这么做,我也就这么做的,大概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吧。”

    “哼,你们两个新来的,都给我记清楚了,这人叫王灿,是日神宗安插在我武灵宗的间谍,他卑鄙无耻,他猥琐下流,第一天来我武灵宗的时候,便调戏我等的师姐,更是在前段时间,犯下了滔天大错,惹得莫师兄亲自出手对付他。”

    “咦,可是我听说前些天杨文昌师兄开口说的是莫师兄利用子姗师姐的名声逼迫王灿和他决斗。”

    “放肆,莫师兄何等人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定然是那杨文昌和这王灿是一丘之貉,两人狼狈为奸污蔑莫师兄。

    还有那杨子姗也不要脸,被dian污之后自杀就好了,居然还有颜面活在这世上,甚至还敢去麻烦莫师兄。”

    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王灿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冷笑一声。

    扭曲的价值观,现在的武灵宗已经陷入了迷之崇拜,只要是针对莫元基的话,全都不能是坏话,否则要被吐沫星子淹死。

    如果说这其中没有武灵宗高层的动作,王灿肯定是不相信的。

    不过和王灿的不屑相比,另一边的莫元基心中舒服不少,听着耳边一阵阵恭维的声音,响起昨天自己师尊说过的那些话,顿时心中浮现无比的豪情。

    他师尊说的不错,有整个武灵宗做支撑的他,有什么需要担心的,这里是武灵宗,是他的主场,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武灵宗对他造成威胁。

    “莫师兄,今天您一定要让那王灿好看。”

    “莫师兄,不要留情,让他们日神宗知道咱们武灵宗的厉害。”

    ......

    莫元辰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莫元基的表情,知道这位今天心情很好,顿时开口奉承到:“莫师兄,您亲自出手,定然可以让那王灿伏诛,等这之后,以您在武灵宗的声望,这宗主之位,舍您其谁?”

    虽然听着很舒服,可莫元基还没有自大到流露出内心真实表情的地步,只是不咸不淡的说道:“宗主之位,元基别无想法,只求武灵宗昌盛便足矣。”

    呵呵~

    “莫师兄,看,那王灿来了。”

    顺着方向,莫元基抬头看去,顿时眼中火光灼烧,就是这个人害得他这两天不但被师尊训了一顿,还惹上了一堆麻烦,就是杨子姗那里,都是他好不容易才摆平下来。

    这其中耗费的心力堪比一场大战。

    “王灿。”

    “呦,莫元基?真是没想到你来了。”王灿轻挑的看着莫元基,然后故作哀叹的说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告诉你的。”

    “什么事?”莫元基眼角跳了一下,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只听王灿继续说道:“其实很简单,你当日不是说了嘛,我和那杨子姗在小树林,咳咳咳咳咳~可是事实上我什么都没做啊,所以我就感觉自己很亏,明明没有占得便宜,居然要背上这代价,这不行。”

    “荒谬,你明明.....”莫元基准备反驳。

    “杨文昌呢!?”王灿挑衅道。

    “说吧,你要怎样!”莫元基压抑住怒火,不过已经决定,等到真的开始上擂台的时候,一定要让王灿生不如死。、

    “赌注,我要赌注,让我满意的赌注!”王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莫元基,嘴角微微上翘说道:“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这赌注是什么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