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苍云手什么的,没有人知道,可莫元基用出来的真一剑却让武灵宗无数弟子疯狂了。

    真一剑,那是什么,那就是信仰啊!

    武灵宗第一代开宗祖师爷最纯熟的剑招,号称一招之下,万物尽灭,就连阴阳境的大能都曾经陨落其下,由此可见这一招的威力。

    而威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这一招真的很难,唯有在剑道方面走到极为高深的地步,才能堪堪学会这极难的真一剑。

    同样,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招的威力之强,堪称是武灵宗的顶级武技,配合阴风化雨简直就是无敌。

    此刻,掌握阴风化雨,和真一剑的莫元基在一众武灵宗弟子的眼中,几乎就是祖师爷在世,每一个人都顶礼膜拜的存在。

    “赢定了,赢定了,莫师兄赢定了。”

    “这可是真一剑啊!我听那些师兄说,咱们祖师爷可曾经用这一招斩杀了阴阳境的大能!”

    “这还不止,在我武灵宗的历史上,可有不少代宗主都曾经靠着这真一剑力挽狂澜,将强敌斩杀于山门之前。”

    “莫师兄真帅!我要是也能掌握这一招就好了!”

    额....

    这人的关注点虽然有点奇特,可是他说的确实不假,真一剑能够成为一种信仰,除了它的威力特别强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它的确很帅气。、

    此刻,莫元基在元力的承托之下,逐步登上高空,踩着阴云,沐浴在朝霞之下,缓缓的提起手中的高大的巨剑,这柄剑不断的颤抖,在他的四周,扭曲着元力、光芒甚至空间,将一切的一切都仿佛纳入了它的剑身当中。

    世界唯一,这大概就是真一剑的来历。

    在这柄长剑逐渐凝实的过程,也是莫元基的身形逐渐放大的过程,在霞光的笼罩之下,他的身影拉长,一只手探出,握住剑柄,手指弯曲,将长剑拿起,高举在头顶。

    “元基这孩子,居然还能给我这个惊喜。”田旭松了一口气,看着下方的莫元基,顿时无比满意,在今天之前,就连他本人都没想到莫元基居然偷偷摸摸的掌握了这一招,虽然看起来还不熟练,可真一剑的强悍足以弥补这一点。

    刘山在一边点点头,眼中闪烁着惊骇的目光,“真是天才,真正的天才,若是成长起来,我武灵宗未必不能一统大荒,成为这神州浩土数一数二的大宗门!”

    “哈哈,刘长老,这是必然的!”田旭轻抚了一下胡须,老怀大慰的说道:“武灵宗在我的手上只能维持现有的地位,可以元基的天资,晋级阴阳境有六成可能,一旦我武灵宗诞生一位阴阳境的大能,那么神州浩土,还有哪个敢轻视我们,到时候,我田旭也可以安然的去见宗门的列祖列宗了。”

    “宗主说笑了,您可是化天境,寿命还长着呢,还能庇护咱们武灵宗几万年。”刘山感叹道,只是眼角当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黯淡,他时日无多了。

    提起这个话题,田旭也沉默了。

    “无妨,还有时间,咱们先看看元基是如何奠定这胜局的。”田旭挥挥手,瞬间神色一阵轻松。

    就如同他们分析的一样,王灿确实很难堪,现在,莫元基手持巨剑,高占上空,俯瞰着下方,巨大的压力几乎让人窒息,即便是以大苍云手炙热的云气蒸了阴雨绵绵的空间,可此时此刻,莫元基已经放弃了这所谓的阴风化雨,转而用真一剑,彻底奠定胜局。

    “该死!”王灿眼神微微一凝,可是转瞬之间便有了决断,这莫元基此刻在积聚元力,这一点从他四周不断波动的元力气浪就能看出,这个时候是他最强的时候,可是.....

    可是这也是他王灿最好的机会啊!

    王灿最担心的是什么?

    还不是莫元基度太快,他的攻击很难击中这莫元基,可现在,对方杵在那里,如同一个靶子。

    这不就是机会?

    右手一招,顿时一根长棍从储物戒指抽了出来,同时,双目当中精光闪闪,烈阳元力在体内疯狂的催动,炙热真意加持,将这些元力压缩,升温,狂暴,甚至连初入四重的大日圣体都几乎扛不住这种从内而出的炙热。

    王灿甚至能感受到体内的筋脉出现了细微的裂痕,这点裂痕随着元力越狂躁,也越的明显。

    “哼!”一声闷哼,王灿挤出从灵台挤出一丝清明,操持着净化真意,催动命泉缓缓的修补这些伤势,这才缓解了裂痕的扩展。

    “还是不够啊!”内心在呐喊,气运勾连猛然开启,此时此刻,王灿除了燃烧命泉几乎拿出来所有的手段。

    “杀!”王灿一声怒吼!

    “真一剑!”几乎在同一时间,莫元基完成了真一剑的积累,苍白的脸色在霞光的映照之下,显得无比清晰,可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担忧,只有兴奋,满脸的兴奋。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一招,可是他相信,这真一剑定然会给他带来他想要的记过。

    喘着粗气,闪烁着兴奋光芒的双眼俯瞰着下方,他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绝望吧,这真一剑,可是我武灵宗最强一招,就算是阴阳境的大能都曾经陨落其下,你一个小小的命泉,也敢螳臂当车。’

    看着巨大的剑芒化作这天地之间的唯一,划破长空,划破火焰,划破云气,似乎这世间的种种都成了这剑下的亡魂。

    “近了!近了!”

    莫元基的脸上笑容逐渐旺盛,仿佛看到一个尸体被劈成两半,虽然可惜没能留下王灿的狗命,可莫元基并不后悔,和一个失败者的生命相比,自然是他莫元基的胜利更值得在意。

    “轰!”两者相对,王灿的大日圣体几乎寸寸欲裂,在命泉不断挤压元力的填充生命力的情况下,才能堪堪维持。

    “真是厉害啊!”感受着四周呼啸而过的狂躁,几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都在这压力之下哀嚎,甚至融入命泉的灵光都在颤抖,这种危机感......好久没有了。

    可......到此为止吧!

    现在轮到我反击了!

    王灿的脸上狞然一笑,莫元基的强大乎了他的预料,真一剑的威力几乎让他感受死亡,品悟死亡,可是这又怎么样?

    再强的招式终究有他的弱点,而这一弱点在此刻的王灿眼中,几乎如同一个不设防的少女一样可以轻松突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