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破!”

    一声惊天的吼声从王灿的口腔当中化作音符被挤压出来,同时带来的还有一道炙热的火光,宛如长蛇一样的铁棍在王灿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它的每一次攻击都狠狠的砸在莫元基操纵的真一剑之上。

    “自不量力!”

    “螳臂当车!”

    “还以为有什么招式,却没想到是如此蠢笨的硬碰硬,看来这一次擂台是再无悬念喽!”

    “废话,什么时候有过悬念,莫师兄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除了胜利这一种结局,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结果。”

    几声嬉笑透过阵法的放出,精准的传入其中两人的耳朵,不过两人都不为所动,王灿则是专心致志的按照自己的计划以点破面,一点点的摧残这看似强悍的真一剑。

    而莫元基则是淡定无比,他对真一剑的威力无比熟悉,这虽然只是元力模拟出来的巨剑,可是这剑招却有一点特别强悍,那边是能够吸纳四周溢散的元力,甚至包括战场的元力余波强化己身。

    换而言之,这一招当中不但包含着阴风化雨蕴含的元力,同样,也夹杂着王灿本人宣泄或者无意识的散出去的元力。

    此时此刻,王灿所面对的不仅是莫元基本身的元力,命泉,真意,甚至还包括他本身的力量,乃至这片阵法空间当中任何一种包含着的力量属性。

    几乎是和整片空间为敌,如此难度,堪称不可能完成,即便莫元基自己都不敢说自己能够硬扛着这一招。

    ‘你......输定了!’苍白的脸色上带着一丝笑意,俯瞰着下方的王灿,一种蔑视蝼蚁的感觉从心中油然而生。

    轰!轰!轰!

    一声借着一声的巨响,火光顺着真一剑凌厉的剑芒蔓延,尖锐的破空声响彻整个擂台。

    “太恐怖了,没想到这王灿居然支撑到了现在。”看着阵法锁定的空间当中,一阵又一阵的扭曲,有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尤其是莫元辰,心中更是震撼,不过震撼之后便是兴奋。

    ‘哼,狗屎的日神宗核心弟子,就算你再怎么强,还不是要死在莫师兄的手下,而我莫元辰虽然实力不行,可我活得久啊!哈哈哈......’

    心中一阵得意的大笑,旋即还没等他的笑声收敛起来,就感觉嗓子一干,眼前出现的一幕直接将他的认知给摧毁了。

    “不可能!”

    这不是他一个人在呐喊,在这一刻,全体武灵宗的人在陪着他呐喊,因为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的眼中,浩浩荡荡,几乎可以和神威相提并论的真一剑居然在王灿的手中开始一点一点的断裂,甚至有分崩离析的趋势。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真一剑啊!

    是武灵宗的绝学!

    是斩杀过阴阳境大能的剑招啊!

    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命泉武者给击碎!

    这一下击碎的不是一个真一剑,是信仰啊!是武灵宗的信仰!是武灵宗对无敌的信仰!

    在这一刻,不但是他们,甚至连那些长老都瞪大了目光,感觉自己的脊梁骨在被一点一点的击碎。

    “不!不可能!”

    这一声是莫元基喊出来的,他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操纵的真一剑在逐渐的溃散,聚拢的元力仿佛失去了连接的节点,开始恢复原本的状貌,他慌了,全身的元力急的转动,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身体的创伤,命泉的消耗,甚至隐隐有了燃烧命泉的想法。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凝聚出来的真一剑溃散,这不但代表着他这一次比试的彻底失败,更代表着真一剑的失败,这是一种耻辱,一种抹不掉的耻辱。

    只要一想到以后的武灵宗门人提起真一剑的时候想到他莫元基破掉了这真一剑的不败金身,他便感觉到一种羞愧,一种刻在心底的耻辱。

    “绝对不行,绝对不行!真一剑绝对不能失败!”

    一口鲜血喷出,莫元基双目中的光芒在疯狂的闪烁,思索着对策,武道真意加持,命泉加持,甚至种种秘宝被不要命的抛出来,想要勉力的维持这真一剑的形态。

    可是......就如同阵法一般,节点碎了,再怎么维持也只是枉然。

    “哈哈哈!莫元基,承认吧!你所谓的无敌的真一剑在我的面前不堪一击!”王灿高居上空,手上的长棍承受不住这庞大的压力,开始寸寸断裂,不过没关系,区区一个灵兵,他多得是。

    “不可能!我不信!这是假的!”标准的否定三连从莫元基的口中吐出,他已经没有了原本的风度翩翩,华丽的衣服在火光中被焚毁,漆黑的长宛如一团焦炭,而俊朗的脸上则是扭曲过后的疯狂。

    双目赤红,几乎想要喷出一团火,苍白的脸色开始布满诡异的红晕。

    噗!

    莫元基右手捂着胸口,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狂涌而出,这血珠当中甚至透着淡淡的金色,王灿敢笃定,这一口下去,莫元基这一战再也没有丝毫战斗力,更没有了和他掰手腕的能力。

    想到这里,王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一战,他也堪称底牌尽出,不但暴露了大日圣体初入四重的实力,甚至武道真意方面也暴露了两种,催化元力的炙热,和摒除阴雨的净化,这一点,他相信那个一直看着比赛的武灵宗宗主绝对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过为了胜利,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王灿兴奋的看着四周一副死寂的人群,他很享受这种胜利了没有欢呼的场景,这里不是他的主场,越是没有欢呼,越是凸显他的强悍,在一种全是敌方的环境当中,击败他们的信仰的人,除了他王灿,还有谁?就问问还有谁?

    不是说大话,即便是日神宗最强悍的几位命泉核心弟子前来,也未必敢说自己能做到,而他做到了!

    这不但是一场胜利,更代表着王灿彻底奠定了自己在武灵宗的威望!

    第一人!

    同辈当中第一人,今天之后,还有谁敢有胆子挑衅他王灿?还有谁敢在他王灿面前说风凉话,还有谁敢在他王灿面前提起莫师兄如何如何?

    没有了!

    在战胜杨文昌之后,莫元基就是他们最后的骄傲,最后的倔强和最后的脊梁骨,可是现在骄傲没了,倔强垮了,脊梁骨断了。

    现在......武灵宗的天......变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