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单手扶着窗户的杨子姗一瞬间就愣住了,旋即一抹红圈顺着眼眶蔓延,最后两行清泪滚滚流出,一种叫做心痛的感觉在胸膛搅动。

    对啊,为什么来的人不是和她两情相悦,甚至还是山盟的莫元基,而是杨文昌,一个她已经拒绝了的杨文昌。

    接下来的杨子姗整个人神情恍惚,完全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可是脸上的憎恨和悲痛越来越深,直到最后,她听到了外面最深沉的情话。

    “子姗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喜欢她,没日没夜的喜欢她,我曾有数不清的梦,每个梦都有她;我曾有数不清的幻想,每个幻想中都有她;我曾有几百度祈祷,每个祈祷中都有她。我本以为,我们终将在一起。

    可是有一天女孩长大了,她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我们渐行渐远,我会伤心,会失落,可我终究会祝福她,就如同她说的一样,我是一个好人。”杨文昌似乎动了真情,眼角也挤出了几滴泪水,仰着头,拒绝着泪水下滑。<i></i>

    “可是现在,看到她被抛弃,我无法忍受,我的内心每一寸都仿佛在煎熬,所以我愿意用自己去换取她的自由。”

    带着哭腔的声音,似乎不是作伪,连王灿都被感动了,甚至心中给杨文昌的表现点了一个赞,要知道这些话还是他提供的台词,可是没想到杨文昌居然能演绎的如此感人至深。

    阔怕!

    砰!

    这个时候,房门打开了,杨子姗再也忍不出,一只手擦着眼角的泪痕,一边抽泣着扑进杨文昌的怀中,然后两只粉嫩的小拳拳在杨文昌的胸口来回起伏的锤着,一边锤着,一边带着哭腔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

    声音越来越小,而锤的力度也越来越弱,最后的杨子姗无力的靠在杨文昌的胸口,只有起伏的后背表示泪水仍在继续。<i></i>

    真是感人的爱情戏。

    不过这还没完,杨文昌深吸一口气,低下头,两只手将杨子姗扶起,两眼深沉而透着爱意,直直的和杨子姗对视。

    “我不傻,爱上你是情非得已,离开你是迫不得已,忘记你是绝不可以!”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杨子姗就哭的稀里哗啦,整个人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感觉此时此刻,她曾经错的有多离谱,因为一个玩弄她的人去伤害一个守护她的人,她是多么蠢,多么白痴才会做得出来。

    对此,王灿只能表示,这句话真的是杨文昌本色出演,他压根就没有加这句台词。

    不得不说陷入感动中的女人似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场合,王灿不得不提醒一下两位,表演的时候注意爱护小动物,比如单身狗。<i></i>

    “咳咳咳,两位,这里是我家,你们两个有一个是我的奴隶,就这样你侬我侬,不太好吧!奴隶的交配权可是掌握在主人手上的。”王灿干咳两声,将杨子姗和杨文昌从一种缅怀过去美好生活的场景中唤醒,然后同时怨恨的看着王灿。

    “用我自己换子姗的自由,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答没答应!?”杨文昌冷冷的看着王灿说道。

    “我......”王灿刚准备说话,就猛的被杨子姗打断,只见后者急急忙忙的说道:“不行,不准,我不准许你这么做。”

    “你让开,你只是一个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命令我。”

    “我就是不准你,我才是他的奴隶,我不答应你这么换。”

    “哈哈,我杨文昌可是命泉境的武者,你只是天人,你以为你有什么价值?除了一身的皮囊?”杨文昌惨笑一声。<i></i>

    ......

    王灿在一边皱着眉头看着两人忙活来忙活去,越来越感觉不对劲,这里是哪?是他家啊!这两人是谁?一个是他手下,一个是他奴隶!

    他为什么要静静的看着两个人秀恩爱?他有病吗?

    没有!

    果断的摇摇头,所以王灿立刻说道:“两位别吵了,杨子姗我是不可能交出去的,不过倒是可以答应让你们两个人住在一起,条件就是杨文昌必须在接下来听从我的命令,和我一起针对莫元基!”

    “好!”几乎毫不犹豫的,是杨子姗开口了,她看了一眼杨文昌,眼中满是深情,旋即看向王灿的时候,便没了丝毫气息,冷冰冰的说道:“我替师兄答应你,我们可以帮你对付莫元基!”<i></i>

    最后一句是杨子姗挤出来的,声音透着一股通天彻地的杀机和恨意。

    王灿和杨文昌对视一眼,后者感激的回应了一个眼神,杨文昌对王灿是真的心服口服,不为别的,就因为王灿将他最心爱的师妹,连人带心从新送给了他。

    啪!啪!

    王灿拍拍手,满意的看着杨子姗,笑着说道:“好!很不错!”

    然后伸出一只手,对着这个蜕变了的人,手掌微微接触,旋即便被放开。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那要怎样对付莫元基!?”杨子姗急急忙忙的说道,同时抬头看了一眼杨文昌,旋即迅速的低下头,一副羞愧的模样,不过最后紧咬着着下唇强撑着看着王灿,眼中闪烁着复仇的火焰。

    “这个问题问的好,不过不该现在透露,最起码也是你们在做了投名状之后才能告诉你们。”

    王灿眼睛对着杨子姗一眨,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在傻白甜的时候只是一般般,可是这种梨花带雨的黑化模样突然多了几分英气,居然还漂亮了几分,让王灿都来了几分兴趣。

    可是......正所谓下属妻,上司......不可欺,王灿还是略微懊悔的收敛起自己的小心思,免得酿成大错。

    “现在我要交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将这块灵玉送到武灵宗四周东边第一个看见的镇子,里面有一家酒馆,你们将这东西作为酒债交给那人,然后带回他找给你们的东西,那便完成了。”

    王灿说到这里,话音一转,旋即冷笑一声道:“当然,我不可能完全相信你们,我会让瓶儿跟着你们,她的身上我会留下印记,任何的触碰都会惹出我们之间的不愉快。”

    说完,便安静的等着这两位的答案,这个投名状很简单,就是传递一个消息,将这两人彻底打上日神宗的标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