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荒谬!居然敢满口胡言!”刘山神色大变,脸上狰狞可怖,王灿或许不知道他时日无多,可他自己知道,在离开宗门之前,他直接将大半的生命核心都交给了莫元基。

    目的就是想让莫元基照顾一下他女儿,可是现在听王灿这么一说,顿时心中一紧。

    想到田旭的为人,他隐隐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如果他在今天之后,直接就死了,以宗主唯利是图的性格,就算缅怀一二的情分,可也绝对不会准许莫元基和刘青青走在一起。

    尤其是......尤其是他田旭还有一个女儿要返回武灵宗!

    想到这里,刘山顿时方寸大乱,他感觉自己做错了,全都做错了,他想的太简单,也太天真,他以为宗门会照顾他这个功臣之后,只是现在看来,恐怕叛徒之后来的更多一点。<i></i>

    看到刘山闭上双眼,王灿心中一松,以为今天是靠嘴炮吃饭成功了,可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只看见,刘山猛的睁开双眼,一道寒芒直射,划破时间和空间,似乎要将王灿给冻结。

    “该死的小子,乱我心神!”

    刘山赤红着双目,手中捏着三尺长剑,在这一瞬间,四周狂风乍起,无尽的风沙遮天蔽日,化作一个巨大的龙卷风,随着刘山长剑挥舞,萦绕其上。

    这一瞬间,王灿似乎感觉到了日月星辰在颠倒,仿佛从白天变成了黑夜,一道道凌厉的风刃从四面八方挤着向王灿冲杀过来,每一道都仿佛刮骨的利刃。

    “你先走!”

    王灿沉声看着一边吓呆的瓶儿,刘山还是比较正派的,他并没有针对这个丫鬟,可如果她不离开,刘山也不会吝啬自己的杀戮。<i></i>

    “可是......”

    “我没事!你赶紧离开,这里不是你能掺和的地方!”

    王灿一个厉芒闪过去,顿时将瓶儿吓得够呛,然后后者只能踉踉跄跄的离开,留下王灿和刘山。

    “我以为不用打这一架的!”王灿看着刘山。

    “你以为你和我之间是在打架?”刘山看着王灿口中再一次喷吐出一口鲜血,惨笑着看着王灿:“我们之间不是打架,只是屠杀!”

    看着吐血的刘山,王灿摇摇头,冷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伤的到底有多重,可我知道你现在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是真知境巅峰,或许真知境中期都没有。”

    真知境中期,一般也就是掌握三四层规则的模样。<i></i>

    像是刘山现在,虽然掌握的十成的以凌厉真意塑造的风之规则,可是他的心神却只能操纵其中的一二,加上经验,也就媲美掌握三四层规则的真知武者。

    所以王灿有信心周旋一二。

    “可这些实力,杀你是够了。”刘山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想到王灿居然只是看他现在的状态,就分析出他现在的实力。

    ‘此子绝对不能留!’

    “死来!”一声怒喝,顿时长鹰击空!道道利刃化作无尽的尘埃,又重组成一个狂傲的风沙巨人,从天而降,仿佛一只手要将王灿给捏死。

    这便是规则和真意的区别,真意只是武者自己的领悟,而规则却是构成这个世界本身的基石,当武者将自己的领悟化成一道规则的时候,就等于在白纸一样的初始规则上面打下了自己的专属标记。<i></i>

    拿刘山来说,他以凌厉真意踏足真知境,掌握的是风之规则,而风之规则原本只是自然界最原始的不夹杂丝毫奇特的规则,可刘山将自己的真意化作规则,便等于他掌握的风之规则,添加了凌厉的特性。

    而规则之所以是规则,在于它不但可以影响武者本身的元力,更可以短暂的更改一小片空间的元力属性。

    就比如现在,王灿的四周,每一道元力都被刘山的风之规则操纵,他想要调用元力很困难,唯有同级别的真知境武者才能以同样的档次的规则抗衡这种压制。

    这就是领域!

    “烈阳真法运转,大日圣体开启,炙热真意加持,净化真意加持。”王灿猛的咬牙,死死的扛着刘山的攻击。

    <i></i>

    “没用的,在我的风之规则之下,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死亡!”刘山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带着一丝遗憾:“虽然你确实是一个天才,可你却站在我武灵宗的对面,那么我只能送你去死!只有这样,元基才能安然成长。”

    一边说着,一边操纵无尽的狂风化作一浪接着一浪的风刃狂潮。

    在他的眼中,王灿已经是一个死人,这一招,没有真知境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活下来。

    “哈哈!刘山,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吗!”王灿冷眼嘲讽这刘山,旋即身上一抹青色闪烁,回春真意!

    是回春真意,王灿在最后的关头原本是准备动用翻天一棍这张底牌,可是突然在这个时候,万载常青泉所化的命泉挤出一丝清流,洗涤他的灵台,瞬间,一种福至灵犀的感觉从心底涌现。

    回春真意一层!

    哪怕只是一层的真意,可加持在大日圣体之上,迅速发生了质的蜕变,回春真意作为木属性的真意,和炙热真意相辅相成,这一瞬间,便将烈阳元力对大日圣体的加持提高了五成不止,同时回春真意配合这净化真意,浓烈的生命力将体表的肌肤不断的修复,让大日圣体的抗打击能力同样翻了一番。

    此刻的王灿甚至感觉自己还能扛着这一层层的风浪,直到最后一重。

    可理智告诉他,如果真的抗到最后一重,最好的结果就是他王灿只剩下骨头在这冷风中飘零。

    即便要求死,这也不是一种体面的死法。

    所以,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灿果断转身,右脚猛的踏地,一个巨大的反冲,给王灿一个极高的速度,顺着这风与风之间的缝隙,准备冲出去。

    可是刘山的招式会有那么明显的漏洞?

    他看着王灿踏足其中,冷眼一笑,同时再一次喷出一口鲜血,眼角微微黯淡,脸上也没有丝毫活力,仿佛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可是他的眼中却带着希望。

    ‘青青,父亲能为你做的就只剩下这些,希望......希望元基能够和你好好的,我就满意了。’

    “容师兄,你再不出手,师弟我就要凉了!”

    陷入风潮与风潮之间,被浓稠的元力吸附在里面的王灿杀猪一样的声音响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