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凄厉的惨叫,旋即远处,两个人影尴尬的出现,这两人其中有一个,便是容安顺,另一个王灿不认识,可看实力,也是真知境。

    他两人早在一刻钟之前就到了这里,只是刻意隐藏了一下身形,此刻,被王灿这么一叫,也不好隐藏,只能从暗处走出来。

    “王师弟,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实力!”容安顺盯着王灿,眼中闪过一抹异彩,他看着王灿和刘山战斗的全过程,自然知道这位师弟的真正实力。

    四重初期的大日圣体还只是最浅显的,可怕的是王灿的真意,居然有三种!

    虽然三种真意在日神宗不少,可是那些武者都是什么人?都是活了好几百年耗费了大量时间才凝聚出来的,而王灿呢?

    不过四五十岁,踏足命泉更是半年多一点,便掌握了三种武道真意,已经不是一句简单的天才能够概括的了。

    可怕!

    深吸一口气,容安顺将头转向另一边的刘山,冷冷一笑,旋即右手轻轻一挥,一道无形的热浪穿透王灿的身体,萦绕在他的四周,然后只听见“砰”的一声,虚无的火焰以王灿为中心,猛然向四周扩散。

    在这一刻,刘山操纵的风之规则一点一点的溃烂。

    “刘山,别挣扎了,你我都是真知境,可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赢得了我。”

    容安顺年纪轻轻,自然没有达到真知境巅峰的程度,可对付此刻的刘山绝对绰绰有余,更不用说他身边还有那位一直没动作的人,这个人给王灿的感觉要比容安顺更加恐怖。

    “哈哈,没想到千算万算,却是算漏了一点。”刘山面色惨然,深深的看了一眼王灿,眼中带着怨恨和失落,最后轻叹道:“也罢,我只剩下这么一个残躯,根本活不了多久,临死之前,如果能给日神宗的真传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势,也算是死得其所。”

    “嗯!?”容安顺面色一变,旋即感觉不妙,眼前这个刘山居然开始燃烧自己仅剩的生命核心、规则晶体,这东西一旦烧起来,可是比命泉更加可怕的玩意。

    “该死,他这是要拼了?”

    以刘山这种程度的爆,绝对能够在临死之前爆一波他最巅峰时期的战斗力。

    “方师兄,还请出手。”容安顺没有丝毫犹豫,看着宛如一道龙卷风一样,袭杀过来的刘山,脸色微微难看,旋即转身看着一直不说话的人,开口说道。

    “既然容师弟开口,那便......结束吧!”

    一阵淡淡的笑容,随意挥挥手,一层薄纱一样的雾光迷迷蒙蒙,瞬间将刘山的身形包裹,然后一点一点的消融,最后,只听见一声闷哼,旋即刘山便栽在地上,气息微弱,几乎濒死。

    王灿看着这一幕,瞳孔微微一缩,这简简单单的一招,居然就让爆了巅峰战力的刘山饮恨当场,这要多么可怕的实力才能做到,怪不得容安顺要带着这位方师兄过来。

    另一边的容安顺看出王灿的震惊,轻笑一声,解释道:“这位方师兄是星神宗的高足,最擅长的就是料敌于先,对弱点的洞察也很厉害。”

    “容师弟说的不错,这刘山只是陷入魔怔,失去了任何防护,这才被我一击必杀,否则谁胜谁负犹未可知。”方明淡淡一笑,也没有拆穿容安顺的小心思。

    可王灿很清楚,这位一直笑眯眯的方师兄绝对很强,那一手击败刘山的攻击虽然普普通通,可在规则的压制上绝对是碾压式的。

    否则,即便洞悉弱点,也不可能达到刚才那样的效果。

    三两句之后,三人将目光转移到地上的刘山身上,容安顺目光微微一凝,灵光扫视刘山的身体,瞬间一皱眉,冷道:

    “刘山体内只剩下一点生命核心的碎渣,从伤势的痕迹来看,很可能是离开武灵宗的时候被他自己抽了出来,所以他才会这么弱。”容安顺脸色极差,要是刚才没有方明出手,被这样一个死人重伤,那才是一个笑话。

    “我看过他的身体,几乎是一个死人,全靠着一些东西吊着,此刻,加上刚才激烈的战斗,估摸着这刘山是死定了。”方明也摇摇头,似乎在为这样一代枭雄落幕感到不甘。

    “还是我来给他一个痛快吧!”容安顺看着地上的身体无意识颤抖的刘山,忍不住摇摇头,同为真知境,他也不愿意对方这么痛苦的在这里等待死亡。

    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便要送刘山一程,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王灿突然阻拦道:

    “容师兄,且慢动手。”

    “嗯!?”

    两道目光聚集过来,王灿深吸一口气,然后指着刘山说道:

    “容师兄,留着这人或许有用!”一边说着,王灿一边将和刘山说过一次的话重新给容安顺和方明讲了一边,随后,两人迅就明白王灿话中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留着刘山,让他看一看武灵宗内的变故,然后在徐徐策反他,吐露出武灵宗的机密!”容安顺点点头,继续道:“从你的话中,武灵宗在得知刘山死后,确实有可能那么对他女儿,这样一来,若是刘山知道这一点,必然会对武灵宗心灰意冷,我们有极大的可能知道武灵宗真正的隐秘......”

    “哪怕是和魔宗勾结的铁证!”容安顺和方明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兴奋。

    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什么功劳比得上覆灭魔宗阴谋的?

    对于四大神宗的弟子来说,打击魔宗便是绝对正确,如果他们能够证实武灵宗和魔宗勾结,并且覆灭武灵宗的阴谋,以这个功劳,容安顺和方明极有可能被直接宣调回宗门。

    两人深吸一口气,旋即容安顺掏出一枚丹药,闪烁着青色的光泽,微微有点肉疼的将这丹药送入刘山的体内,同时右手轻点,将刘山体内的生机封锁,而方明则是挥一挥手,一层星光薄纱将刘山笼罩,隔绝一切元力。

    “暂时保住他的命。”容安顺对着方明点点头,旋即看着远方一个探头探脑的身影:“带着你的女人,我们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