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呵呵。”

    “你猜这货几秒钟之后被扔出来。”

    “我猜十秒钟。”

    “两秒钟。”

    “一秒钟,不能再多了。”

    一群幸灾乐祸的眼神盯着王灿,这些人可都是在这里厮混了很多年的武者,对这里的情况一清二楚,所以也知道眼前这个老铁匠贼特殊,不但特殊,而且脾气有点奇怪。

    身为铁匠,却从来不替别人打造兵器,就连别人上门问一声,都会被对方毫不犹豫的扔出来。

    一开始吧,有人不信邪,仗着自己的实力,准备硬刚一波,可是结局很美妙,屁股落地平沙落雁式。

    从化灵武者,到天人武者,再到命泉武者,甚至真知境的武者也不乏被扔出来的,顿时,整个西荒城的人都知道这里的老铁匠惹不起。

    “都小声点,马上要开始了。”

    一声带着轻笑的嘀咕,和不怀好意的眼神锁定着王灿的背后,就等着王灿上去,然后被扔出来,他们这些人好看笑话。

    咚咚咚~

    一锤接着一锤,狠狠的砸在炉子上方烧红的铁块之上,一声声清脆的声音顺着炉火的烟气传入王灿的耳中。

    此刻,一个问题让王灿很纠结,如果这些人说的不错的话,那么他贸然上去,打断这位大佬的打铁,很可能要遭殃,可不去的话,那就只能等了。

    略微沉思片刻,王灿便决定等眼前的老铁匠将手上的工作忙完,选好位置,他就一直站在周围。

    耳边的声音从未断绝,每一次敲击都仿佛沉闷的钟声,带着令人窒息的热浪,闭上双眼,王灿似乎感觉自己来到了一片炙热的火焰海洋,四周全都是一声声的打铁声,而每一个铁炉旁边,都有一个老铁匠在孜孜不倦的挥舞着铁锤,一锤接着一锤的炉子上的铁块煅烧。

    ‘明明身处火海,想来应该是很炙热,可为什么会有一种特别宁静的感觉,甚至听着这声音,有一种想睡觉的舒适感。’

    咚咚咚~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四周的人越来越少,西荒城的武者虽然想看笑话,可也不会白痴到在这里站一整天。

    从日出到日落,从朝阳初生,到星光璀璨,四周只剩下稀稀拉拉的两三个人,直到某一刻,一道耀眼的白光升起,顿时冲破云霄,将整个东城照了一个亮堂,这亮光一闪而逝,下一秒便尽数消失。

    可明白的人全都兴奋起来,这是什么?

    这是天品兵器诞生的标志啊!

    普通的玄品兵器都足以让命泉武者进行生死之战,连真知武者也大多是玄品高阶,这天品,几乎是化天境的标配,是能够承载世界之力的兵器,每一件都珍贵无比。

    此时此刻,目睹着这天品兵器的诞生,几乎所有人都是赤红着双目,死死的盯着老铁匠手上的黑不溜秋的长棍。

    贪婪的目光比比皆是,加上后来的影影倬倬,数不清的武者在向这里赶来,顿时有人忍不住了。

    “前辈,这天品兵器可否出售,我愿意出价十万元晶,换这天品长棍。”

    “十万太少,前辈我是东海无极宗的真传弟子,我愿意出价二十万,另外我还可以代表我无极宗邀请前辈加入,只要前辈愿意,我无极宗愿意以太上长老尊称前辈。”

    “无极宗乃是小宗门,只要前辈愿意,我升空门愿意以大长老的代价换取前辈加入。”

    ......

    一声接着一声,这些人都不傻,顿时就明白过来,什么天品兵器,完全比不上一个能够打造天品兵器的炼器师,只要将这位招揽到宗门,那么他们的贡献就大了去了。

    这些人一个个眼红的看着的神秘铁匠,只恨不得上前死死的抱住这位的大腿,哭着求着让这位同意他们的要求。

    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人会关注王灿这个白痴一样站着一整天的武者?

    面对这些眼热的武者,神秘的老铁匠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转头看向王灿,白花花的胡子微微一颤,露出一丝微笑。

    “你跟我来。”

    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愣住了,这些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多有实力有身份的大人物在这里,这个老铁匠为什么去找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难不成就因为这货在这站了一整天?

    有人仿佛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顿时心中狂喜,准备明天也来这里站街,可更聪明的人已经在王灿进去的一刹那,将王灿原本站着的位置给抢占了,同时心怀警惕的扫视四周,小心翼翼的防备着,仿佛这个位置有什么特殊一样。

    这个动作顿时引得不少人效仿,甚至有人准备动手,可是想到这里是那位大师的地盘,他们也担心打架惹得对方不快,所以只能在后面排队,很快的,以王灿所在的位置为起点,一路向着后面,瞬间排汽了一个百人长队,甚至有后来的武者也不明所以的排起来,将整个东城都化作了一条武者排队的长龙。

    不过这些都和王灿没有什么关系,他此刻被对方微微一卷,已经处于另一方天地,这里就如同火山喷发一样的世界,到处都是散碎的熔岩,散发着炙热的高温,可是这些热浪在某一个层次被死死的控制在下面,丝毫没有影响到上面的王灿。

    “这里是我的世界!”

    老铁匠看着王灿,嘴角仍旧是淡淡的笑容,可是话中的自信让王灿心中一惊。

    他的世界?

    这是什么含义,这代表着对方至少是化天境的武者,只有化天境才能以自身的实力,独立开辟一个天地,作为自己的后花园。

    而眼前这位,看情形,很可能不止化天境中期,很可能是化天境后期的强大存在。

    想到这里,王灿不敢造次,顿时恭敬的说道:“前辈,不知道您和凝霜是什么关系。”

    “凝霜?”老铁匠嘴角微微古怪,泛起一丝奇怪的神色,旋即饶有兴致的打量王灿,微微点点头评价道:“年岁不过五十,命泉境,应该掌握了真意,修炼的是烈阳真法,武技有炼体的痕迹,似乎是大日神宗的大日圣体,命泉暂时不清楚,可至少是圣品灵泉。”

    顿了顿,继续点点头说道:“很不错,不愧是凝霜那丫头特意交代的人,果然有几分天资,我这一关,你算是通过了。”

    王灿:“......”

    擦擦脸上的冷汗,只是这么一瞬间,眼前这老人就将他的底细看了大半个通透,足以看出这人的实力绝对在田旭之上。

    “来吧,这长棍是凝霜那丫头让我给你打造的,你看看合不合适。”

    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沉甸甸的东西砸在王灿的手中,顿时冰凉的触感泣入心底,手心一疼,旋即一滴血珠被这长棍吞入其中,然后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涌现出来。

    “这长棍已经被我封锁,只有等你实力达到化天境,才能完全解锁,现在只相当于玄品中阶的兵器,可现在使用也足够了。”这人自顾自的说道:“我在其中留了不少空余,等你实力更进一步,还可以给它添一些材料,让他的品级再上一层。”

    此刻的王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当中,他一直以来,可就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可是现在,手中握着这柄血脉相连的长棍,顿时一种强大的感觉涌现出来。

    “这长棍用了不少材料,连你那瓶太阳精华我也用了不少,以后你注入元力到其中,可以增幅两倍左右的威力。”

    “对了,里面还用了血晶石,可以将你杀死的武者血气吸入其中,随时催发,瞬间爆发强大的战斗力,如果血气足够强,以你现在的实力,甚至可以威胁到真知境的武者。”

    “前辈,它有名字嘛?”王灿抚摸着它,顿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没有,你的兵器,自然该你取名。”

    一个温和的笑容,让王灿感觉无比舒服,然后沉吟片刻,轻声道:“既然这长棍能够吸纳血气,制造攻击,那么就叫它暴血棍吧!”名字简单粗暴,不过很贴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