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万籁俱寂,整个武灵宗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黑暗当中,先是宗主的亲生女儿从外界返回,紧跟着便是莫元基和田颖婚约的消息,这一桩桩都在让武灵宗的内部充斥着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和王灿没有什么关系,白天,他带着杨文昌感受一下日神宗的手段,震慑一下这个脑子不灵光的人,晚上自然就是去摘取自己胜利的果实。

    而这枚果实......

    是那么鲜艳,那么可口。

    “爹,你为什么会叛变,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夜深的湖边,水波微微泛着涟漪,一个单薄的身影抱膝坐在岸边,低声的抽泣,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女儿好累,好累,真的好想陪陪您!”

    “如果你想陪你的父亲,我倒是可以帮你。”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王灿出现在刘青青的背后,缓步上前,然后坐在刘青青的身边。&1t;i>&1t;/i>

    “呵!”一声轻笑,刘青青淡漠的卡了王灿一眼,眼中空洞无比:“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如果看我笑话,那么你就笑吧,我现在已经不是长老的女儿,也不是莫元基的青梅竹马,只是一个武灵宗普通的不受待见的女弟子,在也没有任何底气和你这位日神宗的核心弟子叫嚣了,你可以尽情了笑话我,作弄我了......”

    王灿没有回答,只是扔起一块石头打了一个水漂,顿时一层接着一层涟漪一环扣着一环的泛起。

    “看见了没有,你现在的处境就像是这波纹,你父亲死亡的消息就是这块石片,随着这块石片一层一层的传递,你的处境就如同这波纹一样,一环扣着一环的开始泛起波澜,并且这波澜会逐渐的撕碎了你原本所拥有的一切。”&1t;i>&1t;/i>

    “你想说什么?”刘青青不明所以,冷笑的看着王灿。

    “我是来帮你的!”

    “理由!”

    刘青青已经被自己最深爱的人背叛,此刻的她再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相信一个人,所以自然不会相信王灿会无缘无故的帮她。

    其中必然有着阴谋。

    “理由很简单,我要你!”王灿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笑容,这个笑容在刘青青看来就是一个血盆巨口,一张嘴便要将她吃掉,事实上王灿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谋划了这么久,自然也要到了收获的季节。

    如果不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将刘青青掌控在自己手里,那么他下一步计划还怎么实现?&1t;i>&1t;/i>

    “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只要你同意,我可以帮你完成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仿佛地狱的呢喃,王灿轻轻的勾动着刘青青内心的欲望。

    趁虚而入,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当然,这也叫乘人之危,不过没关系,王灿从来不觉得自己伟光正,他需要的只是彻彻底底的利益,能够获得利益,那么他就会去做,不过他也是有底线的,只是这个底线......emmm确实有够低的。

    “哈哈哈~”突然一阵神经质的笑容,旋即刘青青突然妩媚的看了王灿一眼,一只手掐着莲指搭在王灿的脖子上,媚眼如丝,唇角微微上翘,一丝香气从她的口腔当中吐出,然后被王灿嗅入鼻腔,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态交换了一下彼此的气体。

    “去死吧!混蛋,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刘青青仿佛变脸一样,就在王灿极其享受的时候,一阵尖锐的刺痛感从肌肤上面传来,旋即就看到刘青青暴怒的扑在他的身上,一只手上捏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猛然扎在王灿的胸口,略显癫狂的声音充斥着一种绝望。&1t;i>&1t;/i>

    “都怪你,全都是你的错,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啊!”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长空。

    被骑在下面的王灿一脸日了狗的神情,mmp,你这样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啊!是田旭的锅,是田颖的锅,甚至是莫元基和一堆武灵宗弟子的锅,你让我背着是什么鬼?

    “疯女人,你有病啊!你爹又不是我害死的,他是田旭害死的!”王灿猛然推开刘青青,穿着粗气坐在上面,来了一个反客为主,两只手分别按住刘青青的两肩,阻止这个女人再一次疯。

    不过现在显然不需要了,因为在听到王灿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刘青青突然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王灿,声音冰冷的吓人。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爹是田旭害死的。”&1t;i>&1t;/i>

    “不可能,我爹明明是死在你们日神宗的手上,这个消息整个武灵宗都知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刘青青嘲弄的看着王灿。

    这让王灿一阵无语。

    得,要不是怕打击这个女人,王灿真想说一句,您老人家还就是傻子,也不想想武灵宗的消息能够传播,有谁的功劳?

    他田旭除非有病,才会说是自己迫害了刘山。

    你靠着从武灵宗的来的消息来证明人家武灵宗的宗主没罪,你脑子不是坏了是什么?

    “很抱歉的告诉你,刘山是我们日神宗的人杀的,可是罪魁祸可不是我们。”王灿压低声音,将嘴唇贴着刘青青的耳畔,看着这个因为激动而红晕的仿佛玉坠一样晶莹剔透的耳垂,心中涌起一股征服感!&1t;i>&1t;/i>

    “你爹在我离开之前,突然背叛宗门是田旭的安排,他想牺牲你爹去换我的命,可是我提前做好的准备,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你爹.....嗯哼?”

    “所以你明白嘛?”

    “是你害了我爹!”刘青青的眼中蹦出一道仇恨,死死的盯着王灿,咬牙切齿,一副杀父仇人的模样。

    得,这个重点把握的不错,死死的盯着最后一句话。

    “蠢女人,别的我不想说,我只想告诉你,你爹没有背叛武灵宗,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被田旭唆使,他田旭的目的就是要你爹死,然后成全他女儿和莫元基的婚事,想一想,没有你爹在中间碍眼,你和莫元基还有可能嘛?

    再想一想,明明可以直接叛变就好了,田旭为什么还非要重伤你爹,让你爹拖着残躯去杀我?甚至在离开之前,还将体内的的规则晶石全都交给了莫元基?

    他田旭的目的就是让你爹变弱,让你爹死!”

    王灿的话如同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插在刘青青的胸膛,然后看着刘青青从愤怒道冷静,到死寂。

    “还有你的莫师兄也是狠,一边拿着你爹的好处,一边残忍的对待恩人的女儿,啧啧......”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一阵抽泣,刘青青闭上双眼,任由泪水滑落,湿润自己的脸庞。

    看到刘青青彻底失去了清醒的意识,陷入到混乱当中,王灿的嘴角微微一勾,右手一抬,手臂垫在秀之下。

    天为被,地为床。

    便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