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灿,眼中有仇恨,有怨愤,还有杀意。

    悉悉索索。

    伴随着痛苦挣扎的声音,略显清秀的脸,被沾湿的发丝布满,显得狼狈无比,她喃喃的看着王灿,平静而淡漠,可下一秒,突然“咯咯咯~”的神经质一般的笑了出来。

    看起来犹如一个智商不正常的女神经。

    哗哗哗~

    一阵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将这笑声给掩盖过去。

    “你就没想过杀了我?”王灿突然睁开眼睛,盯着刘青青,一边淡然的说着,一边穿着裤子,显得正直无比,当然,如果他的衣服没有敞开的话,或许会好一点。

    “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刘青青被王灿这么一说,仿佛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王灿,轻轻的起身,站在王灿的面前,张开双手,将自己孱弱的身体展示的一览无余,单薄的衣裳凌乱无比,一双白皙的藕臂上面全是青紫的痕迹。

    看着刘青青嘲讽的神色,王灿神情颇为尴尬。

    刚才的时候,他是一时兴起,也没顾忌那么多,毕竟刚刚将大日圣体凝练到四重大成嘛,还没习惯自身力量的变化,谁能想到,这一下一下的,就和老铁匠的锤子一样有力。

    “咳咳,其实我本来是没准备这样做的。”

    “呵?”刘青青轻笑一声,嘲弄的看着王灿:“如果你把裤子穿好的话,这样的话我这个瞎子或许还会相信。”

    刘青青自嘲自己是瞎子,还不是认为自己识人不明,认为对自己好的叔叔,其实是一个披着羊皮的恶狼,而自诩恩爱的青梅竹马,也不过是看在她背后的利益上面。

    可是她却如同白痴一样的相信这两个人,可不就是瞎子嘛。

    “额......”王灿转过身去,很认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否则这话题没法继续下去。

    同时心中微微咒骂这段时间的腐败生活,差点让王灿连衣服都不会穿了。

    “穿好了,现在可以正常交流了吧?”王灿凝眉看着刘青青,旋即上前一步,伸出手准备搂着刘青青,可是后者侧了一下身子,避开了王灿的手,嘲讽道:

    “怎么?莫非你还对我动了感情?”

    “为什么不呢?”王灿耸耸肩,一摊手说道:“你这样的女人,即便是整个大荒也找不到几个,我能够得到,这是我的幸运,而如果得不到,我是会后悔的。”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指,在刘青青光滑的肌肤之上划过,感受这份细腻的堪比白玉一般的滑腻,轻嗅着其中纯正的自然芬芳,每一点的搭配都是恰到好处的彰显着这个女人的魅力。

    “我真是为莫元基感到悲哀,连你这样极品的女人都能轻易放弃。”王灿催动元力,加持回春真意,一瞬间将刘青青身上的伤痕给抹掉,恢复白玉一般无暇的美感。

    “啧啧,如果我是莫元基,遇上这种情况,一定会先哄骗你,趁着你六神无主之时,将你骗上床,然后在腻歪了之后,再一脚踹开,这才是一个完美的流程。”

    “呵!”刘青青冷笑。

    “当然,我也多谢那个傻子,将你拱手想让,否则我还真不一定能够这么快的得到你。”

    王灿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代表着莫元基的攻略度增加到了四十点,刘青青一个人贡献了三十点。

    “你以为你得到我?你只是得到了我的身体而已。”

    “可是我需要的只是身体,只要你的身体听我的,那么我有的是机会让你的心也属于我!”王灿霸道的看着刘青青,有些前辈总结的好,千言万语不及一棍。

    咳咳,这个棍可不是没有道理的,上古莽荒世界的时候,看上哪个女人,上去一棍子敲昏了带回家就行了。

    王灿只是效仿,没有其他的意思。

    可刘青青很显然不纯洁,有些污了,轻蔑的看着王灿,冷笑道:“你可以试试。”

    这种情况下,王灿如果说一声‘试试就试试’,那就很应景,可是这难免坠入了俗套。

    他自然不会这么蠢,只见王灿从手中摸出一把长剑,在刘青青的面前一晃,顿时,刘青青面色一变,紧紧的盯着王灿,尖叫一声之后,立刻伸出手,想要将这柄长剑夺过去。

    王灿也不阻拦,任由她拿着这柄剑,只是在一边说道:“这可是我岳父送给我的东西,你记得要还啊!”

    “什么岳父,这是我爹的!”刘青青先是一愣,旋即脸上一阵羞怒,轻哼一声。

    “这是我爹的遗物,我要拿回去。”刘青青不容拒绝的看着王灿,可是旋即这眼神变成的乞求,甚至还有一丝哀怜:“看在今晚的事情上.......好吗~”

    声音微微颤抖,她死死的抱住这柄长剑,哪怕这剑泣入了她的身体,锐利的剑刃划出一道血痕。

    王灿微微低头,他不是很了解刘青青和刘山的感情,可是现在他看出来了,刘山为什么能够心甘情愿的去送死,因为他爱他的女儿,他相信田旭和莫元基会看在他这个死人的面子上给刘青青一个体面的身份,哪怕是莫元基一个侍妾,很卑微不是吗?

    可这就是刘山这个父亲能够为刘青青做到的一切。

    而刘青青呢?

    少女很单纯,或许这两天之前,她可以为了莫元基付出一切,因为她认为莫元基是她最亲近的人,可是现在,经历了武灵宗种种打击,她早就在冷嘲热讽当中一夜长大,明白,她正真的依靠自始至终都是他的父亲,对她最无私,最伟大的同样是他的父亲。

    很感人。

    此情此景,让王灿这个两世孤儿,微微动了一丝恻隐之心,长叹一声说道:“你先放轻松!”

    “你答应我了?”刘青青紧张的看着王灿,仿佛想等待审判的罪人。

    “我说过了,这东西是我岳父送给我的礼物,并不是你父亲的遗物。”

    “你不答应?”

    刘青青很显然没有在意王灿在“遗物”上加重了语气,这让后者拍着脑袋头疼,最后觉得还是不要玩的这么隐晦的好,所以,王灿直接开口说道:“死人的东西才叫遗物,你爹还没死呢,你就巴巴的给他收拾遗物,有你这么当女儿的嘛?”

    “什么?”一声尖叫:“不可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