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灵宗山门之内,一座清幽的别院当中。

    一个神色匆匆的中年人正小心翼翼的把守着门口,然后操纵着阵法阻止一切感应,阵法光辉微微闪烁,将一道又一道扫视过来的灵光巧妙的弹开,在这里制造了一个虚假的空间。

    “父亲!”刘青青被王灿带领着走进这处空旷的院子,陡然看见里面盘膝而坐的一个苍老的面孔,眼中一瞬间被泪水布满。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一直抱着长剑的手松开,猛然冲上去,死死的抱住这个毫无意识的沧老身体,她的手上上下下的抚摸。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你告诉我的,你还有五十年的寿命,你还能活五十年,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抛弃女儿。”

    刘青青将头埋在这个毫无意识的身体的怀中,她毫不怀疑这具身体的身份,因为那种父女之间的微妙而真实的感应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眼前这个苍老无比的身体,就是她血脉的源头,就是一只关爱她,照顾她的那个人。

    “爹......”

    “你不是说我爹还活着吗?为什么他不说话?”刘青青转头看着王灿,哀求的眼神当中布满泪水。

    “只要你让我爹活过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不......不......不对,是我可以为奴为婢,我可以生生世世都做你的奴隶报答你的恩情。”

    呼~

    面对失去理智的刘青青,王灿并不想和她说话,只是从怀中取出了一滴翠绿色的液体,这是王灿从无尽海当中得到的万载常青泉,也唯有这种真正神奇的圣品灵泉,天地奇珍,才能在刘山只剩下一口气,几乎油尽灯枯的情况下吊着他一条命,保证他没有死去。

    随着这滴外万载常青泉被王灿送入刘山的体内,原本干枯的身体在这一刻充盈起来,瞬间,干瘪的肌肉慢慢的恢复,在刘青青欣喜和惊讶的神色当中,原本如同一具枯木的刘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爹!”刘青青一身欣喜的叫声,迅速的依偎在刘山的身边,紧张的看着刘山,手上很轻柔,生怕微微用力都能让自己的这个梦破碎。

    “你是......青青?”刘山擦了擦自己的双眼,试探性的问道,可旋即自嘲的说道:“不可能,我已经死了,而青青还活的好好的,我怎么可能看见青青呢?”

    想到这里,刘山面色一愣。

    对啊,他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有意识?死了,不是一场空嘛?

    “不,你没有,爹你没有死,你还活着,我是青青,我是青青,我是你的女儿啊!”刘青青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仰着头,仿佛一个女孩,靠着自己父亲的怀中撒娇。

    “我没死?”刘山指着自己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四周,旋即猛然起身,却感觉一阵无力,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往昔奔流不息的元力在体内找不出一丝踪迹,挥手之间,规则相随的强悍也仿佛变成的虚幻。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山陷入了迷茫。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王灿上前一步,俯瞰着刘山轻声的说道:“你还活着,是我们日神宗放过你,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你成为我们的人。”

    “你......”刘山这才注意到王灿,旋即面色一变,以绝大的毅力站起来,挡在刘青青的面前,冷冷的看着王灿,咬牙道:“你们日神宗就是如此卑鄙?居然拿我的女儿来威胁我?”

    “很抱歉,刘长老,额......我想起来了,现在我不应该叫你刘长老,而应该叫你岳父大人。”

    “岳父?”刘山神色一愣,旋即猛然惊觉的看着刘青青,以他的目光来看,几乎一瞬间就知道刘青青已经不是少女之身,顿时睚眦欲裂,一边冲上去,一边怒吼着:

    “混蛋,你居然敢这样对我女儿,我要和你拼了!”

    看着此刻踉踉跄跄的刘山,王灿根本不屑对他出手,睡了刘青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刘山此刻已经不再是真知境的武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身上丝毫的力量都没有,对他出手,一点成就感没有不说,还平白落下欺负老人的名头。

    王灿在刚才已经背上了调戏良家的罪责,现在再来个欺负孤寡老人,那不就成了不良青年了嘛?

    这可不行。

    索性,刘青青明白自己,或者说她父亲的性命被王灿捏着,顿时冲上来解释,一边说着一边幽幽的看了王灿一眼,然后咬咬牙道:“爹,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自愿的,我......和他之间是你情我愿的。”

    “什么,不可能?我不信!”很标准的否认三连,刘山不可置信的看着刘青青,喃喃道:“你和他怎么可能?宗主呢?元基呢?他们没有阻止?”

    刘山茫然的坐在地上,双目无神,浑然没有王灿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那般不可一世。

    “爹,不要再提宗主和莫元基,他们两个都是畜生......”刘青青眼中划过一道恨意,泪光闪烁,慢慢的将刘山走后,武灵宗对她态度的变化,以及这两天他身死的消息传播之后,田旭和莫元基对她态度的陡然转变。

    事无巨细,一点一点的都吐了出来。

    说完,顿了顿,刘青青看着刘山,轻声说道:“爹,他们一个是宗主,一个是未来宗主,女儿知道没有机会报仇,咱们好好的,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女儿陪着你慢慢老去,好不好?”

    可刘青青的话刘山几乎没有听进去,他现在虽然没有实力,思维也微微迟钝,可作为曾经的真知境武者,几乎一瞬间就明白王灿等人的意图,甚至他已经想清楚其中大多数的猫腻。

    可那又有什么?

    田旭和莫元基的变化是实实在在的。

    “你们日神宗想怎样?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虽然不知道你们用什么吊住我的命,可是我感觉我活不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武灵宗什么秘密,如果你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恐怕要失望了。”

    刘山淡淡的看着王灿,此刻他的眼神已经没有敌意,可也谈不上亲近,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不过王灿确实笑了,刘山的态度说明一切,如果他真是那种愚忠田旭的人,这一番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而他既然这样说,就证明刘青青的话起作用了,现在刘山的心中已经对田旭和莫元基起了芥蒂。

    凌思道交代的事情,他几乎已经完成了大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