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张了张嘴,就准备将凌思道交代的事情说出来,可是话刚要说出口的时候陡然闪过一道清光。

    这刘山虽然看似和武灵宗撇清了关系,可是谁知道这是不是装出来的?

    他不相信刘山这种对武灵宗有莫大感情的会很简单,很片面的因为刘青青的一番话语,就放下心中那么多年的感情。

    这不实际。

    所以王灿紧急收住了自己的话,眼珠微微一转,嬉笑道:“岳父大人,我和青青已经成了好事,这个事实您无法否认,所以咱们何必这么生分,什么日神宗不日神宗的,咱们都是一家人。”

    “呵,谁和你是一家人。”刘山冷眼看了一下王灿,淡淡的挡在刘青青和王灿中间说道:“我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的。除非我死了。”

    “爹。”刘青青略显焦急的拉了拉刘山的衣袖,瞥了一眼王灿,示意他们两人的性命可都被王灿把握在手心。

    对此,王灿只是耸耸肩,他和刘青青还真没好到成婚论嫁的地步,叫刘山一声岳父纯粹是抬举刘山,既然对方不想要这个称呼,那么他也懒得做作了,反正睡都睡了,他不相信就因为这么一个称呼,刘青青这只到嘴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

    所以王灿说道:“这个随意,我现在也不想和你说什么,一切要等你亲自去看见了才会懂。”

    拍拍手,一声清脆的响声,外面一直守着门的中年人匆匆忙忙走进来,遮掩了一下自己的面容,可是却仍旧被刘山一眼看出来。

    “赵四!是你?你背叛了宗门?”刘山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同门,后者颇为尴尬,旋即牙一咬,大大方方的说道:“田旭倒行逆施,勾结魔宗,这是将老宗主拨乱反正的功绩给彻底抹消,甚至还让我武灵宗陷入危险的境地,我赵四不才,可也不愿意跟着这样一个狼子野心,坑害我武灵宗根基的宗主。”

    “你......”刘山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赵四,面色愠怒,刚想要说什么,可是一口鲜血从口腔泣出,半天说不出话。

    这时,王灿说道:“赵长老,劳烦您带刘长老出去一趟,给他说一下武灵宗现在的情况,顺便带他看一看他死了之后,武灵宗是怎么对他,和他的女儿的。”

    “好!”赵四略微矜持一下,就在刘青青担忧的目光当中,单手抓着刘山离开。

    等到两人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天亮,赵四倒还好说,真知境的修为根本不虞这点动作,可刘山这具油尽灯枯的身体早就坚持不了,在返回房间的时候,整个人惨笑一声,然后双目无神的坐在凳子上,任由刘青青焦急的用元力抚慰他的身体。

    “求求你,再救一下我父亲吧!”刘青青试了良久,刘山仍旧没有一点起色,旋即她猛然跪在王灿的面前,不住的磕着头,任由额头上的血痕蔓延,这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仿佛敲击在刘山的心头。

    他勉力的站起来,干咳两声,艰难的说道:“不必求他,我一个将死之人,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你好好活着,我这个做父亲的便死而无憾。”

    “爹.......你......”

    刘青青准备说什么,可是王灿打断了她,冷笑一声说道:“刘长老,你想的倒是痛快,你死了,可是你也不想想,刘青青一个人在这武灵宗可能好过嘛?不说田旭已经彻底撇清和你的关系,莫元基也和田颖有了婚约,刘青青他背着一个叛徒之后的名声,在这武灵宗内,没有照拂,她能活多久。”

    一边说着,王灿一边靠近刘山,压低声音说道:“恐怕你死了没多久,就有人会迫不及待的动手,送你们父女两人团圆吧!”

    “哈哈哈~”

    一阵大笑,瞬间让刘青青猛然打了一个哆嗦,想到自己的遭遇,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一瞬间,她的神情有些期期艾艾。

    “他们敢!”刘山咬牙切齿的看着王灿:“你呢?你不是说要我当你的岳父嘛!”刘山低沉的声音对着王灿吼道。

    “我?”伸出手指了一下自己,王灿无所谓的说道:“我早就说过,我追求刘青青的原因是你,你活着,有你这个爹,她才有被我重视的价值,而你死了,她一身天人九重的修为对我有什么用?顶多不过是一个耐用点的玩.具?我又何必为她去和田旭和田颖还有莫元基这三人死磕?”

    “你!噗!”刘山一口鲜血喷出,溅在王灿的衣衫之上。

    “你卑鄙!”缓过劲来的刘山颓然的看着王灿,再也没有丝毫真知境的底气和傲气,仿佛一个失去了任何理想和信念的老人。

    “谢谢夸奖。”王灿笑着应下了刘山的话,随即继续道:“我从来不是一个好人,更不是一个无私的人,连你这个做爹的都不在乎自己女儿的死活,我这个单纯的看中她身体的人为什么要对她掏心掏肺?”

    “你......”

    王灿一番话顿时将刘山说的沉默,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刘青青此刻也呆呆的抱着刘山的一只胳膊,双目没有一丝神光,只是水雾蔓延,化作两行清泪。

    看到自己女儿这样,刘山的心中仿佛被千刀万剐了一样,他很想大声的拒绝王灿,一个人体面的死去,可想到自己死去之后,自己是干脆了,是爽快了,可是还有着大把寿命的女儿呢?

    她那么年轻,她那么优秀,她不能死啊!

    她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享受这个世间的美好,不能因为他的一时冲动,早早的结束自己的一生。

    “你成功了,不过你真的很卑鄙,居然用我的女儿来牵扯我的新生。”刘山轻叹一口气,将指着王灿的手放下。“说吧,你们想让我这个将死之人如何。”

    早就想听到这个消息的王灿瞬间眉开眼笑,他面色一变,从冷漠便的热情,欢快的上前将刘山搀扶起,一口一个老岳父的,一口一个青青亲热的叫着,在刘山和刘青青一脸懵逼的眼神当中。

    他们从结婚这种事情,聊到了孩子起名跟谁姓,再到孩子的修炼选择哪家宗门,要不要买宗门区房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良久之后刘山终于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絮絮叨叨,猛然打断王灿的话:

    “够了,你就告诉我我你有什么要求,为了青青,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满足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