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嚎的半天,等到体内的的痛苦逐渐平复的时候,王灿总算能够直起腰了,一边低声的嚎叫,一边在刘青青的服侍之下靠在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好了,别装了,以你现在的身体,这点痛苦根本不可能对你有任何影响。”刘山略微嫉妒的看着刘青青给王灿揉捏,然后移开眼神,淡淡的说道。

    听了这话,王灿才哼唧两声,停止了做作。

    “岳父大人,您是故意的吧?”

    “嗯!”

    “嘿,我就知道你你肯定说不是.......”

    王灿说了一般突然愣住了,因为刘山居然承认了,居然就这么可耻的承认了?您老人家就这么理直气壮嘛?就不能不好意思嘛?

    你这样让我怎么接话啊?

    我接不下啊!

    再者,修为高了不起啊!修为高就可以为所欲为?

    王灿猛的站起来,在刘山皱眉的神情当中,他......揉了揉自己的脚,一边揉着还一边说着:“去,别在我身边伺候了,赶紧给岳父大人准备碗筷......”

    好吧,果断的认怂了,修为高确实可以为所欲为。

    等到刘青青和王灿那个小丫鬟又端了几份菜肴和一壶美酒过来的时候,王灿已经和刘山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

    当然,主要原因是王灿拉的下脸面,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口,三言两语就让刘山放下了心中对王灿的芥蒂。

    这时候,王灿一边夹着一块肉片放入嘴中,一边看着刘山问道:“岳父大人,您修为还不稳定,为什么就急急忙忙的结束闭关?”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刘山抿了抿嘴边清冽的酒,淡漠的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说道:“武灵宗的武墓要开启了。”

    “我又进不去。”王灿自然知道这个消息的,可是武灵宗的武墓和他有什么关系,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刘山的话中,另一个因素就是关于莫元基的。

    只听刘山面无表情的说道:“武墓是武灵宗的根基之一,它的开启意味着武灵宗的传人要突破真知境,这样说,你该懂了吧?”

    “真知境?”王灿瞳孔逐渐放大,顿时就想到莫元基,莫元基这五年低调的很,在和田颖订婚之后,一切活动都任由田颖操持,他本人则一直沉迷修炼,其中自然不乏田旭的亲自指导。

    可王灿如何也没想到,仅仅五年的时间,莫元基已经到了突破真知境的时候?

    “他已经领悟了十成的真意?”王灿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山,后者则是摇摇头,轻笑一声说道:

    “这自然不可能,他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五年的时间就将两种甚至更多种的真意领悟十成,除非他是那种万年不遇的妖孽,可那种人才......武灵宗养不起。”

    “那他......”王灿微微皱眉。

    “难不成你以为武墓只能辅助十成真意的命泉武者突破真知境?那你也太小瞧我武灵宗的底蕴了。”刘山不屑的看了王灿一眼,解释道:“武墓是我武灵宗的开宗祖师创建的秘境,堪称一方小世界,其中各种阵法加成,封锁其中的真意和规则的流逝,加上我武灵宗各代的真知境、命泉境的武者陨落之后都会被葬在其中。

    无数年来,其中积累的各种规则和真意领悟早就浓厚无比,完全可以让武者发生一个质的蜕变。

    这一次同样如此,莫元基虽然不太可能领悟十成真意,可至少也有七八成,否则田旭是不可能同意开启武墓的。”

    王灿深吸一口气,紧皱着眉头,莫元基突破真知境或许对日神宗的计划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对他王灿绝对有影响,如果对方再一次以复仇的名义挑战他的话,他没有理由躲避,因为他也算是媲美真知境的武者,可是......

    这两者特么的能一样吗?一个是只会挥舞着拳头,大大咧咧挥洒元力的炼体武者,另一个是规则深奥无比,元力无比醇厚的真知境武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啊!

    更何况,武墓是武灵宗的底蕴,谁知道这货会不会吃了狗屎一样的走运,直接在里面走到真知境较高的段位?

    这种爸爸打儿子一样轻松的事情王灿很喜欢,可是他喜欢的是作为爸爸的角色,而不是身为儿子的角色。

    “知道麻烦了?”刘山看着王灿微微一笑。

    “这不是明显的嘛!”王灿一张脸拉的老长,不悦的看了一眼刘山,心中思量着对策。

    “知道我为什么舍得这奇珍助你破开炼体的瓶颈?”刘山没有过多的解释,反而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可是这句话却让王灿浮想联翩,他猛然联想到刘山此刻和莫元基之间的仇隙,那几乎是不死不休啊!

    对方为什么增加他的实力?

    最主要的原因不用脑子都能想到,那是想让他王灿狙击莫元基!

    “岳父大人,难道您有办法让我进入武墓。”王灿双眼圆睁,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山武墓这种东西,可是一个宗门的战略底蕴,他这个外人可能进去嘛?

    有点假了吧。

    虽然已经相信刘山的意思就是这样,可王灿还是忍不住泛起嘀咕,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少。

    可刘山却只是笑着点点头,同时眼眸深处划过一道怨恨和怒意,这显然是针对莫元基的。长叹一口气,刘山才说道:

    “武墓本就是我武灵宗老祖留给后辈的机缘,这个机缘不是给某一个人,而是给全部的武灵宗弟子,稍后我会联系老宗主,让他老人家主持公道,同时让武墓开启之后,允许所有命泉境的真传弟子进入其中各凭手段夺取机缘。”

    说道这里,刘山的声音充斥这一种冰冷。

    “杨文昌不是你们日神宗推出的傀儡嘛?到时候我自然会让他也进去,从而名正言顺的踏入武灵宗宗主之位的争夺战......”

    一道冷酷的光芒猛然从他的眼中蹦出,王灿知道,这位老人家估计是对莫元基恨之入骨,准备慢慢的折磨这位他曾经爱护有加的后辈。

    “那我呢?”王灿问道,这刘山说了半天,一点重点都没有,到现在都没提到他怎么进去,难不成女装混入?

    可怕!

    只听见刘山淡然加轻松的说道:“这简单,凌长老说句话就行了,武灵宗没胆子拒绝的。”

    额......

    简单的过分了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