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这一对夫妻俩都仗着速度优势,认为王灿追不上他们,可是......呵呵。

    我靠自己不行,我不能靠道具嘛,总有能追上你们的东西,追到你之后,那就嘿嘿嘿。

    一边笑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大宝......,不对,应该是掏出了自己从西荒城得到的飞舟,这飞舟就是王灿的底气。

    只要靠着这飞舟,那么田颖和莫元基两个人就绝对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甚至,在进入武墓之前,王灿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他这个外人,即便有刘山和凌思道的面子,那位武灵宗老宗主也不可能告诉他武墓中的机缘所在,而田旭更是不可能。

    田旭只会将机缘交给莫元基和他的女儿,而杨文昌这个二五仔可能也会得到一些次一点的机缘。

    唯独他王灿,若是被甩开之后,只能跟在这三个人后面吃土。

    可这让吃惯了大鱼大肉的王灿如何能忍?

    自然要自己谋划一番。

    ‘唉,这就是没有后台的悲哀,万事只能靠自己,还是有个好爸爸好一点。’王灿心中默默哀叹,旋即驾驭飞舟,化作一道流光,飞遁而去。

    武墓这片空间颇为浩渺,足足有半个大荒大小,当然,并不是说地盘越大越好,就拿神州浩土来说,哪怕只是一座有点名气的山峰,都比这里有价值的多,因为这方世界不过是阴阳境开辟出来的小天地。

    论起规则奥妙和天地诞生的灵物数量和真正的大世界根本无法相比,否则,四大神宗和一堆大宗门为什么要圈地?还不是因为神州浩土的资源丰富,规则奥妙完善根本就不是这些小世界能够比拟的。

    也就是那些阴阳境巅峰,或者圣人层次的创建的小世界,亦或是天地生养依附在神州浩土附近的小世界才有一点独特的价值,而这点价值,还要看它们出产的资源对武者是否有效。

    至于王灿眼前的武墓,真的就只是一片大一点的墓园,除了用阵法凝聚出来的虚魂,根本就不生产其他的资源。

    所以一路上,王灿看都没看一眼,除了顺路撞死了几个碰瓷的虚魂,顺手拿了他们身上仅有的一点真意碎片之外,就是直追莫元基而去。

    一层层阵法和虚幻怪诞的环境从王灿的眼前划过,这武墓当中的空间扭曲,除了他现在飞行穿梭的道路,四周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甚至,随着逐渐深入,这条道路也慢慢变窄,甚至到了最后,只能容纳一人穿梭的距离。

    “幸好在莫元基的身上提前布下了引子,这才能追踪到这里。”王灿深吸一口气,他在莫元基身上留下了一点微弱的元力引子,这点元力不可能很强,而不强,意味着感应距离不可能很远,这也多亏了王灿有飞舟这种利器,否则,他根本进不来这里。

    就在王灿感应到莫元基的位置不动,正在诧异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这是田颖和莫元基在交谈。

    “王灿没有追来吧?”莫元基问道。

    “不可能,我饶了一大圈,从另一条道路过来,一路上还刻意留下了几个眼睛盯着,根本没有王灿的影子。”田颖笃定的说道。

    “这就好。”莫元基点点头,眼中火热的看着眼前怪诞无比的天地,激动难耐:“这里就是我武灵宗的老祖,唯一的阴阳境大能的灵台幻境,真是恐怖啊,仅仅是感受这驳杂的情绪,都差点让我被吸摄进去。”

    “不错,我父亲告诉我,我们武灵宗那位老祖其实并没有陨落,他只是将自己的灵台从体内剥离,沉入他开辟出来的天地,利用我武灵宗历代人杰掌握的规则真意,逐渐完善这方天地,等到这天地的规则被逐渐补全完善,他便会从新活过来,并一举破开枷锁,成为这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圣人。”

    田颖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到了,口中喃喃自语。

    而另一边的王灿更是吃惊的要死,他没想到一个在神州浩土上不了台面的武灵宗老祖,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利用无数代武灵宗人领悟的真意和规则,以阵法牵引,融入他自己的世界,创造出媲美圣人小世界的天地,然后借此从虚无中苏醒,踏足圣人之境。,

    可怕!

    如果真的让这武灵宗的老祖成功的话,那么整个神州浩土必然就是一番洗劫,同时带来的还有更大一波浩劫。

    毕竟这种方式何等的歹毒,以其他无数武者为资粮,弥补自己的缺陷,只为一丝圣人之机。

    王灿都能想到,神州浩土那些在阴阳境卡了很久的大能为了这一丝机缘会掀起多少的杀戮?

    不是每一个大能都是有耐心沉寂几万年,几十万年,创建宗派玩这一出日积月累的,他们更愿意在自己宗门的庇护之下,大肆屠戮一些武者,用这些倒霉蛋去催化一个圣人。

    到时候,像王灿这种有日神宗背景的武者可能还好,那些小宗门和无尽海另一侧估计就要惨了,整个被当猪养的节奏。

    尤其是魔宗那边,得到这种方式,估计会更加疯狂的掀起大战。

    一旦到那个时候,可就是天地大劫,王灿这细胳膊细腿,压根就活不下去。

    “不行,为了天下苍生,我一定阻止这邪恶的计划。”眼珠微微一转,王灿顿时下了决断,绝对不能让这老东西在他活着的时候蹦出来挑事,必须要拖延时间,最起码让他成为这天地之间,执子下棋的人,才能无视这种威胁。

    在王灿思索的时候,莫元基和田颖已经开始布置阵法,说是阵法,这倒不如说是一个祭坛,而莫元基和田颖则不断的将一些珍贵的资源投入祭坛,甚至不乏一些气息强悍无比的野兽尸体,甚至还有被封存的活人。

    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武灵宗绝对不是一个正统的良善宗门。

    不过这些和他王灿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老好人,他的现在的目标就是吞下莫元基和田颖取出来的大机缘。

    就这样,两个人在干活,一个人眼含期待的看着,三人之间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