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莫元基和田颖脸上的笑意逐渐旺盛,而王灿脸上的笑容也逐渐灿烂。

    终于,一声沉闷的巨响在耳边轰鸣,王灿的四周,空间急速的变幻,一切荒诞的种种怪异层出不穷,在这种情况之下,王灿和莫元基还有田颖之间的距离被扭曲的空间给牵扯在同一个层面。

    “哈哈,两位,真是辛苦你们帮我这么多忙,现在既然已经忙完了,那二位就可以下场了吧!”王灿嘴角微微上翘,笑容越发灿烂:“最好是二位有点自知之明,自己离开的好,免得最后让我动手“请”两位,那就伤了情分了。”

    王灿的话音刚刚落下,莫元基和田颖相视一眼,顿时大笑出来,良久,莫元基才平复一下心境,轻哼一声,摇头道:“王灿啊王灿,真是不知道你蠢呢,还是蠢呢!明明早就在这里,居然没有阻拦我们,放任我们召唤祖师的神魂,你这是取死之道,现在,祖师苏醒在即,即便是凌思道亲至,也救不得你了!”

    莫元基大喝一声,声音振聋发聩,一道强悍的音波贯穿而去,就仿佛他说的一样,王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整片空间在向着某一个核心急速的凝聚,似乎某种恐怖的存在正在苏醒。

    王灿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而田颖看着王灿,脸上的羞怒一闪而逝,旋即狠狠的碎了一口:“元基,不要再等了,立刻动手,将这王灿杀了,免得夜长梦多。”

    田颖一声娇喝,顿时让莫元基反应过来,他也担心王灿还有什么厉害的底牌,索性也不在犹豫立刻催发自身的元力,一道青色的光柱贯穿而出,将莫元基笼罩其中,同时,一枚金色的长剑被田颖取出,抛向空中。

    “不肖后辈莫元基奉宗主令,前来聆听祖师教诲,还请祖师现身。”

    一声轻喝,顿时一道虚幻的身影在这金色的长剑之下逐渐凝实,化作虚魂一般的存在,只是这虚幻身上的气息平和,没有丝毫的暴虐,仿佛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看到这逐渐凝实的身影,莫元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有祖师爷在身边,他王灿还能蹦的了?

    要知道祖师爷可是阴阳境的大能,即便陷入沉寂,这一丝意识灭杀一个真知境绰绰有余。

    ‘而且......灭了王灿之后,接受祖师爷馈赠的规则本源,融入自身,我完全可能踏足真知境巅峰。’

    想到这里莫元基心头火热。

    “这边是你们武灵宗的开宗祖师?”王灿在另一边轻笑一声。

    “放肆,祖师爷在侧,你居然还敢口放厥词,王灿,你怕是活得不耐烦了。”莫元基大怒,指着王灿喝道。

    武灵宗的祖师爷,在武灵宗内,可是被神话的存在,是一种信仰,即便莫元基有自信自己能突破阴阳境,可对这位祖师也是恭敬有加,此刻听闻王灿的狂言,顿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而一边的田颖而撇撇嘴,微微不屑,她可算不得武灵宗的人,对着老头子不见得比王灿恭敬多少。

    这一方面,她和王灿是你一丘之貉。

    不过她碍于自己的身份,不会表露出来,可王灿却不在乎。

    他轻笑一声:“莫元基,你以为我是白痴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田颖早就发现我,故意说了一番吹捧这个老家伙的话,让我心生贪婪,目的就是拖延时间,给你和田颖布置祭坛,召唤这老家伙的机会?”

    “嗯?”莫元基听了王灿话,顿时一愣,可旋即想到自己的祖师就在身边,他有什么好怕的,再联想到自己两次在王灿的手上落荒而逃,狼狈无比,顿时心生恶气。

    “蠢货,既然早就知道我们在拖延时间,还不动手,看来王灿你真的被这利益蒙蔽的双眼,这是天要是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啊!”

    莫元基狞笑一声,此刻,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王灿烧了大半,显得狼狈无比,完全没有以往的风度和沉稳,倒是宛如一个反派。

    反观王灿,则是不骄不躁的看着莫元基和他身边逐渐灵动起来的虚魂,气息淡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莫元基,你还真是可悲,自以为靠着这个虚魂就能杀了我?”

    “难道不是嘛?”莫元基被王灿说的一愣,然后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王灿,加重语气说道:“我武灵宗的祖师可是堂堂阴阳境的大能,这里还是他老人家开辟出来的天地,你一个小小的真知境武者,哪里来的底气敢放肆?”

    莫元基说的不错,王灿也知道武灵宗的祖师确实是一位阴阳境的大能,可眼前的虚魂并不是啊!

    那位老家伙老谋深算,沉寂数万年,避开四大神宗和魔宗的战争,创下武灵宗山门,自己则是陷入沉睡,以无数代人杰的力量修补自己世界的缺陷,妄图踏足天阙境成为这天地之间的圣人。

    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每一代武墓开启就苏醒过来?

    虽然王灿不知道他苏醒意味着什么,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说不定,还会因为主人复苏,这方小世界重新焕发活力,到时候,激荡的世界之力,绝对会惊动整个神州浩土的强者。

    这样略微想想,王灿就知道,这祭坛召唤出来的虚魂绝对是一道记忆配合某种手段塑造出来,专门指引武灵宗弟子用的“老爷爷”,实力或许有,可绝对不是很强,甚至连化天境的层次都不可能有。

    毕竟一旦实力超越化天境,那塑造虚魂耗费的代价想想都知道有多么可怕。

    ‘唉,还是没背景,一切只能靠脑子啊!’

    王灿心中轻叹一口气,在这时候,那个虚幻的意识已经逐渐苏醒,一双眼眸当中规则闪烁,仿佛实质化了一般。

    更为诱人的是,这虚魂纯净无比,就如同一个规则的源泉,清澈纯净,可以直接饮用。

    “你便是这一代选定的继承人?”没有丝毫情感的目光投向莫元基,至于田颖和王灿则被直接无视。

    毕竟,王灿身上的纯阳元力和武灵宗的功法格格不入,一看就不是好人.....不是正统继承人,而田颖......女人一个,武灵宗还从来没有女人做宗主的习俗,毕竟,宗主睡了女人,和宗主睡了男人,是两种概念。

    “弟子莫元基,拜见祖师爷。”莫元基脸上的笑容再也掩盖不住,看着这虚魂的目光就仿佛看见了亲爹一般亲切。

    虚魂老者点点头,直接说道:“既然你就是这一代的继承人,那便准备一下,马上我会安排考验。”

    “祖师,考验可以先等等。”莫元基听到这话,急促的上前,指着另一边的王灿说道:“祖师爷,这人是日神宗安插在我武灵宗的奸细,此次混进武墓,差点逼死弟子,还请祖师上身,借我力量,除掉这个祸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