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嘛?”

    在杨文昌杀怪的不远处,一男一女静静的看着他。

    这两人正是莫元基和田颖,此刻的莫元基已经成功突破真知境,而且是中期,这自然不可能全是那一小团规则本源的功效,而是那个逃走的虚魂祖师又重新给他送了一点,只是这一点自然不可能和原本的相提并论。

    毕竟,规则本源这种东西,一般的阴阳境都不可能凝练出来,武灵宗的老祖能够每一代掏出一大团,这已经足够震惊整个神州浩土了。

    所以送给莫元基的只是一丁点,可重点针对之下,还是让莫元基直接踏足真知境中期,否则,没有这东西相助,他连初期都够呛。

    可踏足真知境中期不代表莫元基的心情就会变好,一想到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大团规则本源被王灿拿去四分之三还多,他的心情就会阴沉无比,仿佛被塞进去一大团狗屎一样又干又臭。

    站在莫元基身边的田颖摇摇头,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分享规则本源,毕竟那么一丁点,莫元基自己还不够吃的,怎么可能剩下一点给她?

    “刚才我监听了传讯灵玉的消息,王灿已经出关,看情形很可能是他突破了真知境,准备来寻找杨文昌。”

    “然后呢?”莫元基心情很差的问道,一提到这个名字,他就想到自己被对方掠夺机缘的惨状。

    另一边,听到莫元基话的田颖则是神色古怪,旋即笑了出来:“这杨文昌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居然没有回话,反而将传讯灵玉扔进储物戒指,自顾自的开始杀这些虚魂。”

    “哦!”莫元基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好消息,没有王灿的阻挠,他完全可以杀了杨文昌,将这片墓葬区化作自己的地盘。

    莫元基身为田旭的亲传弟子,自然也知晓这片墓葬区的存在,只是他原本看不上这里,因为这里的虚魂掉落的碎片虽然纯净,可和最纯粹的规则本源如何能比?

    而现在,规则本源被王灿抢去了,敢怒不敢言的莫元基只好重新提起自己以前看不上的这块鸡肋,准备啃一啃。

    “杨文昌有那个老东西的支持,估计是产生了一丝野心,想要挣脱王灿的魔爪,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莫元基点点头,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不错。”田颖看着露出笑容的莫元基,说道:“没有王灿的干扰,我们完全能够将这里的虚魂一扫而空,收集......”

    田颖还没说完,就听见莫元基一声轻喝:“够了,什么王灿不王灿的,我已经踏足真知境中期,那王灿即便得到规则本源,可规则不相匹配,至多也不过和我相当,我莫元基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田颖:“......”

    内心不由自主的鄙夷了一下莫元基,要是您老人家不是怕了王灿,为什么在这里怂了一天,跟狗一样的蹲着,生怕杨文昌和王灿勾结,在这里布下一个圈套等着你上钩?

    此时此刻,田颖再度怀疑自己父亲给自己找的这个未来阴阳境大能的丈夫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过田颖的心思深沉,作为魔宗长大的女人,她轻轻一笑,两只素手环着莫元基的右手,娇声安慰一番,很快将这个暴躁的莫元基给安抚下来。

    “既然那王灿没在,我们还是赶紧吧,已经过去二十多天,还有三五天,这里就要关闭了,必须要抓紧时间。”

    莫元基一个深呼吸,顿时猛然一步踏出,周身规则笼罩,化作一张青色的布帛,平摊开来,瞬间将四周笼罩,浓稠的元力在规则的覆盖之下,不断的散发着凌厉的杀机。

    凌厉、速度和坚韧,莫元基就是以这三道真意踏足的真知境,这不是他愚蠢,不知道阴阳境最起码需要四道真意,而是他有把握在踏足真知境之后能够继续熔炼规则。

    毕竟,挂壁总是要和寻常人不一样才能凸显他们的不凡。

    “杀!”

    森寒的目光盯着杨文昌,莫元基和他之间关系可是糟糕的很,尤其是当初带着杨子姗上门约架的时候,杨文昌可是跳出来给王灿作证的。

    这一份丢脸的仇恨,他可没忘记,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杨文昌投靠了王灿,单纯的以为杨文昌是喜欢杨子姗才那么做的,心中虽然怨恨到还有些能理解,可是知道杨文昌这个二五仔已经反叛之后,顿时就怒火中烧。

    他莫元基以振兴武灵宗为己任,最讨厌的就是杨文昌这种叛徒,还有老宗主那种出卖宗门利益的糊涂蛋。

    “遇上我,也是你杨文昌合该有此一劫。”

    嘴唇微微上翘,想到杨文昌,莫元基便想起温柔似水的杨师姐,杀了眼前这人,说不准还有机会得到那个女人。

    “别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非要背叛武灵宗。”

    莫元基一声暴喝,顿时冲天的杀机冲破一切阻挠,道道剑光纵横,在规则的笼罩之下,源源不绝的天地元力被规则影响,化作锋锐的风之利刃。

    “谁!”

    在莫元基领域铺开的一刹那,杨文昌顿时汗毛乍起,一种冲天的危机感让他无法安稳,一转头的时间,顿时看到这青色的规则领域以一个人影为中心,铺天盖地的笼罩过来。

    “不!”

    杨文昌是正统的武灵宗弟子,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这可是规则领域,对于他这种命泉武者,简直一杀一个准。

    “真知境?王灿?不对,不是王灿,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杨文昌的脑海飞速转动,同时亡命一样的狂奔:“不是王灿的话,那么是谁?莫元基,对了,肯定是莫元基,他是田旭的女婿,他肯定知道这个地方。他来杀我......”

    杨文昌的眼底闪过一道浓郁的懊悔,后悔自己没有引来王灿。

    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喊一声,哀求道:“莫师兄,你我都是武灵宗的弟子,你受宗主指令,去取武墓最大的机缘,我可没有干扰你,甚至都没有告诉王灿,你为什么如此残忍,一见面就要杀我!?”

    “杀你?”莫元基一声大笑,看到杨文昌哀求的模样,被王灿摧残的七零八落的自信心总算是找回了一点,他收起笑容,冷声道:“杨文昌,就冲你背叛我武灵宗这一点,我不但要杀你,我还要将你千刀万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