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不能杀我!”

    杨文昌听完莫元基的话,猛的一咬牙尖,瞪大眼睛看着莫元基,大声道:

    “我没有背叛武灵宗,我是老宗主的人,你要是杀了我,老宗主不会放过你的。”

    毫不犹豫的,杨文昌立刻将武灵宗的老宗主给抬出来,想要将自己的小命从莫元基的手上捞回来。

    可是......杨文昌不提老宗主还好,一提到老宗主,莫元基的怒火更加旺盛,这是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王灿,王灿是怎么来的武墓?

    还不是老宗主那个家伙联合凌思道试压的,否则王灿没有人支撑,他根本就进不来武墓,更别提强取他莫元基的机缘。

    这可是泼天的仇恨。

    “杨文昌,你还有脸提那个老东西,不但是你,就是他也背叛了宗门,迟早有一天我莫元基要肃清宗门,将你们这些败类全都杀死。”<i></i>

    听了莫元基的话,杨文昌心中大骇,他没想到莫元基的心这么野这么狂,连化天境的老宗主也不放在眼里。

    他颤颤巍巍的说道:“莫元基,你好大的胆子,老宗主是我武灵宗的支柱,你居然口出狂言,难道就不怕被老宗主知道。”

    “哈哈,杨文昌,你是不是傻?”莫元基嘲弄的看着下面的人,心中冷笑:“这里可是武墓当中,莫说是化天境,即便是阴阳境也不可能窥测里面的事情。

    所以......所以我只要杀了你,还有谁会知道我说过这些话?”

    轰!

    这话仿佛一道惊雷,瞬间劈在杨文昌的心上,一种刺骨的冰冷从心底涌来,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莫元基敢这么嚣张的将心底话说出来,因为对方根本不担心泄密,只要杀了自己,他这些话便如同没说过,毕竟唯一知道实情的田颖可是莫元基的女人。<i></i>

    以田颖的身份可能透露这件事嘛?

    用屁股想都知道,田颖是绝对不会出卖莫元基的。

    顿时,一种绝望从心底涌现出来,面对此时此刻的莫元基,杨文昌发自内心的无力感。

    可......坐以待毙?

    不行,绝对不行,杨文昌绝对不希望自己死在这里,他好不容易从莫元基的阴影下走出来,好不容易得到老宗主的垂青,此刻,甚至有一丝问鼎武灵宗宗主宝座的机会。

    他不可能放弃求生,尤其是宗门内,还要杨子姗在等着他的消息,他不想让杨子姗失望。

    “对,我还有机会,通知王灿,让他过来,只有他能够让莫元基害怕。”

    想到王灿,杨文昌的眼中陡然放出一道炙热的求生光芒。<i></i>

    猛然之间,他想要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传讯灵玉,给王灿发消息,可是无论他元力怎么输入,都没有丝毫反应。

    “这......”杨文昌呆若木鸡,而另一边的田颖则是捂着嘴轻轻一笑,旋即说道:“杨师兄,你也是聪明人,怎么会不知道我们出现之后,没有防备你这点动作了?自然是早就布下阵法,屏蔽了传讯灵玉的作用。”

    “啊!”

    最后一线希望被掐断,杨文昌面如死灰,没有王灿,他只能靠自己,可是靠他自己?

    他不过是命泉境,而莫元基却是真知境,还不是一般的真知境,即便他有两三分手段,可是想要保命,是绝对不可能的。

    “杨文昌,看在你我曾经同门一场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痛快。”<i></i>

    莫元基看着失魂落魄的杨文产,眼中透着一丝怜悯,淡淡的说道,他虽然可怜这个人,可绝对没有放过他的想法。

    “杀!”

    一道青色利刃在莫元基的操纵之下,从领域当中穿透而出,猛然冲向杨文昌露在外面的脖颈。

    “不,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生死关头,杨文昌的眼中燃烧起浓浓的求生欲,他猛然站起来,拿着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挥,一道剑气纵横,向着莫元基随手挥出来的青色利刃杀过去。

    “哼,不自量力!”莫元基的脸上挂不住了,他本以为杨文昌已经放弃抵抗,所以这利刃只是随手一击,可谁层想到这人居然还有一丝野心,居然妄图在他真知境中期的莫元基面前挣扎一下?<i></i>

    这挣扎是好挣扎的嘛?

    他已经决定一定要让杨文昌在临死之前尝遍这世间的痛苦。

    “万道剑气。”

    一声轻哼,顿时规则领域当中,以莫元基本身的元力为引,牵动领域当中被规则影响的天地元力,化作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气,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涌出来,将杨文昌包裹在其中,不断的挤压着杨文昌的生存空间,只差最后一点便能看到一地的肉沫。

    这一幕之下,莫元基脸上流出一丝轻笑。

    他只需要微微一捏,便可以操纵这万道剑气轻飘飘的将杨文昌撕成粉末,甚至连一丁点的肉沫都不剩下。

    “啊!”杨文昌此刻能够清晰的感觉自己每一个毛孔都被这风之规则塑造的利刃充斥,只要微微有一丁点的躁动,他瞬间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啧啧,没想道莫元基你居然开始欺负小朋友了,怎么?打狗也不看主人了?”

    这个声音轻松中带着一丝慵懒,仿佛刚睡醒一样,事实也的确如此,王灿没料到杨文昌如此不给他面子,直接不回他“电话”,生气之余,王灿也无聊至极,索性就在飞舟里面睡了一觉,反正也没有哪位二货敢头铁,要硬钢一波飞舟里的王灿。

    睡醒之后的王灿,才想起来,自己好长时间没骚扰莫元基了,直接开启气运勾连,顺着感觉来到这里,没想到就看到这一幕。

    他施施然的从飞舟当中走出来,先是对着莫元基微微一笑,旋即转过脸,冷冷的看着杨文昌。

    另一边的杨文昌看着这冰冷的眼神,先是心中发寒,旋即便是庆幸,至少王灿不会要他的命不是嘛。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一松,看着脸色难看的莫元基和神色复杂的田颖,以及自己四周逐渐破碎的莫元基的规则领域,杨文昌明白,自己是活了下来。

    “多谢王师兄救命之恩,我......”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杨文昌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顺着他的脸颊传入他的耳畔,旋即便是火辣辣的疼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