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你们两人为什么这么激动呢?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嘛?咱们之间三赢啊!”

    王灿看着两人,仍旧恬不知耻的说道,结果自然是对面“呸”的一声,无情的冷笑加嘲讽。

    毕竟王灿这话如同利刃一样直接插在莫元基的心上,用自己最后剩下的一个女人去换取一个并不是特别有用的杨文昌,他丢不起这个人。

    “看来你是不同意了?”王灿颇为遗憾的看着田颖,然后说道:“其实我和她玩的还是很开心的,否则我才舍不得用杨文昌和你换.....”

    “王灿,你胡说八道!”田颖白皙的脸上,红晕一闪而逝,旋即,一双眼眸当中泛着冷光和杀机:“你若是在凭空污我清白,信不信我豁出去也要将你留在武灵宗。”

    啧啧,果然女人都是不理智的动物,溜了溜了。

    王灿觉得自己只是随便调戏一两句,对面的田颖就如同一直发疯的母豹子,要是再继续下去,说不准对方真的会丧失一切理智,调动一切力量去追杀他王灿。

    对自己很惜命的王灿可不会为了一两句口舌之利就将自己送到危险之地,所以果断的闭嘴。

    可他却挑衅的看着莫元基,笑道:“莫元基,是不是很愤怒,要不要打一架?你可知真知境中期,我才是初期,你的赢面很大。”

    莫元基不为所动,此刻的他早就在打击中长大,知道王灿的实力绝对不能等闲视之,别看他领先一点优势,可对方还有炼体五重的牌,完全可以将这点优势弥补,并且......

    并且,对方得到了那么一大团规则本源,如果他还单纯的用境界去评估对方的实力,那么他就是个傻子。

    “颖儿,我们走!”

    知道今天是不可能落下好处的莫元基果断准备离开,而王灿也不会挽留他,倒不是他杀不死莫元基,而是他不愿意莫元基死了,毕竟活着的莫元基才是大荒的气运之子,死掉的莫元基只是大荒的一具尸体。

    他好不容易攻略了四十点,要是对方就这么死了,他多亏?

    更何况,一个大荒的气运之子,身上自带的好处肯定不止武墓这一点,说不定还有藏的更深的,这些都要王灿去努力发掘。

    嘿嘿~

    不过不挽留莫元基,不代表王灿不会给对方制造一点麻烦。

    在田颖转身的一刹那,王灿传音瞬间让田颖的身形为止一滞,而身边的莫元基似乎有所察觉,可却想不出来什么原因,只是疑惑的看着田颖,似乎在等着对方解释。

    可田颖只是轻笑一声,敷衍道:“只是恬不知耻的调戏,我们走吧!”

    田颖的话让莫元基了然,联想到王灿原本的嘴脸,顿时便相信了几分,可这也让他更为愤怒,他这个正主还在身边,就调.戏他女人,有没有把他当人看?

    哼!

    内心愤怒的一声冷哼。

    可事实上自然不是田颖所说的那么简单,如果是调戏的话,王灿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可他说的是秘密,一个他想告诉田颖的秘密。

    同样,这个秘密也是一个好处,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有野心,那么他肯定会落入王灿布置好的陷阱当中,献上自己肥美的肉,让王灿大快朵颐。

    诱饵已经完成了,只剩下猎物上钩了。

    心中轻轻一荡,王灿转头就看到杨文昌那张恶心人的嘴脸,顿时好心情全都败坏,冷笑一声,给他留下了一个不悦的脸色,自己离开这里。

    这让后者好不尴尬。

    ......

    七天之后,距离武墓开启恰好是一个月的时间,此刻也到了关闭的时候。

    若是往常武墓开启和关闭,自然不干这些武灵宗弟子的事情,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任何一个命泉弟子都能踏足其中,这也意味着他们将来若是攒够了钱,买得起灵泉,成得了真传,也有一线希望进入武墓,走捷径领悟真意。

    所以,对于这一次武墓,他们的关注度是前所未有的高,更不用说进入其中的那些真传,在武灵宗内部可都是一个个山头,每一个都有着莫大的权势,这一次武墓便意味着一次大洗牌。

    关乎到切身利益,自然不能无视。

    不过话题的关注度自然还是在莫元基身上。

    “真是不知道莫师兄此次进入武墓之后能变得多强,说不准一下子就成了真知境巅峰,再过两三年都能晋级化天境了。”

    “化天境不是那么好破开的,我估摸着莫师兄最起码还要积累个十年左右,才有足够的资本破开天地,成就化天境强者。”

    “哼,你们这些人懂什么?莫师兄自始至终都没有将化天境当做难关,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我武灵宗继祖师之后的另一个阴阳境大能,带领我武灵宗一统大荒,走向兴盛。”这人自然是莫元辰,他作为莫元基和田颖下面的铁杆小弟,自然疯狂的鼓吹莫元基的强大,毕竟莫元基越强,他这个当小弟的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元辰师兄说的对,莫师兄定然能够踏足阴阳境,成就大能。”

    “是啊,到时候元辰师兄的地位可就水涨船高,说不准在咱们武灵宗都能成为副宗主这样的身份,那咱们可就要仰仗元辰师兄了。”

    “咱们这些同门弟子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元辰师兄能提携一二,给咱们这些穷苦弟子一个舒服一点的差事。”

    ......

    一时间,阿谀奉承的声音不绝于耳,让莫元辰有些飘飘然,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拱手说道:

    “好说好说,诸位都是我莫元辰的同门,也是莫师兄的师弟,都是一家人,自己人,若是有朝一日莫师兄飞黄腾达,自然不会忘记我们这些挣扎求生的师弟的。”

    “还是元辰师兄仗义。”

    “莫师兄仗义。”

    说道最后,莫元辰都快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只知道周围一双双小眼神全都是嫉妒。

    至于嫉妒什么,那自然是嫉妒他莫元辰和莫元基之间密切的关系。

    看着一张张灿烂的讨好的脸颊,莫元辰心中食指大动,尤其是那些抛媚眼的女弟子,更是让莫元辰心头火热,恨不得和这些花一般的师妹师姐共赴春宵,畅游人间欢乐事。

    “武墓开了,莫师兄要出来了。”

    一声大叫,顿时让莫元辰醒悟过来,赶紧抛弃一些杂念,蹲守在武墓外面,准备随时上去吹捧莫元基,捍卫自己第一狗腿子的地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