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人怎么来了!”王灿抿了抿茶杯,看着出现的两人,没有丝毫奇怪,这自然是因为他早就发现这两女人了。

    毕竟现在的王灿修为超过她们两人太多,嗅一口气都能知道是哪个女人的香味。

    “你......看上田颖了?”刘青青神色复杂的看着王灿,理智的一面告诉她,王灿却是对田颖有了不轨的心思,可感性的一面却让她不愿意相信这一点。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刘青青跟着王灿也有五年多的时间,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假的。

    可正是因为有感情,刘青青才本能的排斥王灿接纳更多的女人,甚至要不是身边这个丫鬟瓶儿是跟着王灿很长时间的,刘青青都想将她安排走。

    此刻骤然听闻一个比自己更出色的女人步入王灿的视野,成为王灿的目标,刘青青心中自然涌起一种反抗的情绪。

    这种情绪就表现在她的脸上,不加掩饰的面对着王灿。

    “怎么?”王灿饶有兴致的看着刘青青的表情,只觉得很好玩,于是戏虐道:“你不希望我勾搭田颖?”

    “啧啧,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可是一直对我得到你的手段耿耿于怀,甚至好几次因为咱两在‘知识’上的分歧和我闹着分手呢?

    现在怎么就突然转变了?变得让我有点陌生,好像......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变成了一个女人。”

    刘青青原本脸色还有点难看,可是突然被王灿这么一说,瞬间委屈的俏脸变成一副娇俏的嫌弃,轻轻的翻了一个白眼给王灿。

    “和你说正紧的呢!”刘青青不满的嘟囔一声,旋即抛了一个眼神给身边的丫鬟瓶儿,让她自己体会。

    作为整个房间地位最卑微的丫鬟,瓶儿还是很自觉的,尤其是在知道刘青青现在的身份堪比王灿的正房之后,更是乖巧的不行,对她有着非同一般的讨好。像极了眼巴巴的等着大妇吃饱的通房丫鬟。

    此刻得到刘青青的眼神示意,瓶儿赶紧说道:“主人,这田颖不是什么好人,他父亲可是宗主,您要是想打她的主意,宗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同仇敌忾的模样,瞬间让王灿响起宫斗这么一个词,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宫斗诶!

    很刺激的诶!

    这可是难得的观摩女人战斗技巧,还能凸显男人自尊心的时候,毕竟一想到一大群女人为了得到你的宠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讨好你,然后以报表的战斗力展开撕.逼,想想都觉得兴奋。

    看到这一幕的王灿也想到为什么那些大佬从来不顾及自己后院纷争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为什么要制止啊?男人只配强者拥有,让那些女人自己争斗,最后决出一个优胜者享有同床权,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好事,连选择困难症都能治好。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刘青青看着王灿脸上不正紧的笑容,轻跺一下右脚,气鼓鼓的看着王灿,这幅从来没露出来的姿态瞬间就让王灿得到极大的满足,心中欢喜的很。

    认为对刘青青的开发总算是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同时也更加确定,必须要在自己的后宫团引进竞争机制。

    这些从以往的经验就能看出,只有刘青青一个人的时候,这女人傲娇的很,每次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无时无刻都是,让王灿很没有成就感,毕竟我都那么努力了,你倒是吱两声啊!

    现在好了,只是田颖出没的消息,就让刘青青如此紧张,甚至都暗示可以开放某些神秘关卡,这让王灿还能放弃?

    顿时决定,这个田颖要定了!

    不但是为了打压日益嚣张的刘青青,也是为了平衡一下自己的需求,毕竟真知境又是一个长足的进步,每一次进步都伴随着荷尔蒙的大力上涨,增加后宫团已经到了急不可耐的时刻。

    “你还装傻!”刘青青真是气的半死,她都这样说了,王灿居然还一点表示都没有,这让刘青青深深的怀疑是不是五年时间已经让自己对你王灿王灿没有吸引力了?

    心中气急。

    “啧啧,我可是很认真的在听。”王灿摇摇头,然后一脸奸笑的站起来,右手微微一探,在刘青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揽过她纤细的身子,看着刘青青越发急促的呼吸和起伏波动的身体,只觉得一团莫名其妙的火焰从腹部产生,迅速的点燃王灿整个身体。

    “你个磨人的小妖精,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咕嘿嘿~

    一宿的时间很快在王灿无度的挥霍当中消失,等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两只眼圈都微微泛黑,还好,体内的规则晶体微微鼓荡,一抹清凉的感觉涌现上来,将自身全部的虚弱全都补满。

    这方面就充分体现了王灿耐久力的一方面。

    他露出上半身看着床边的两个女人,此刻疲惫不堪的倒在身边,心中微微满足。

    同样,他也想起了昨天晚上一时不差被刘青青诱骗允诺的若干条件,心中只觉得好笑。

    男人说的话那叫话嘛?

    那叫鬼话!

    尤其是在那种时候说出来的,全都是假的,为了上床,为了咯吱咯吱的晃床,那是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就算是天上的太阳,月亮他都能吹嘘的给你摘下来。

    可是......

    这个可信度嘛,那就嘿嘿嘿了,谁信谁有病。

    所以王灿压根就不准备放过田颖,不但不会放过,还要尽快拿下,赶紧将田颖收拾过来,让她在这里打地铺,毕竟家里人太多,买床有太麻烦,还不如一家人打地铺来的舒服一点。

    王灿起身,给身边的两个女人盖好被子,自己才开始穿衣服,想着今天的谋划,已经昨天刘青青带来的消息。

    既然田颖这条线已经拉在手上,那么也就能趁机发动对田旭的计划,让武灵宗开始改朝换代,同时也可以收网了。

    ‘呵呵,等到田旭被我日神宗掌控,莫元基被废除宗主继承人的身份,你田颖还想跑出我的手掌心?只能乖乖的接受我的掌控罢了!’

    王灿嘴角微微上翘,从诱饵开始,就是田颖上钩的开始,让田颖在他这里安然的修行,等到麻痹了她的感觉,再抓住田旭,隔绝了田颖一切的求援渠道,她还能跑到哪里去?

    一方面是自寻死路的困境,一方面是王灿的怀抱,该怎么选择,还不清楚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