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于魔宗的人一脸绝望,凌思道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迅速恢复过来,冷笑的盯着下方,微微一喝,顿时几位化天境联手杀了过去,至于天星子....

    自然给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以自己的世界压迫这些人,至少将这些的实力压制到五层以下,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三阳毒息的帮助。

    没有了天鬼老人,这些魔宗的人自然扛不住多久,很快就被杀的杀,抓的抓,逃掉的也都是一些小鱼小虾米。

    “哈哈,多亏了天星子前辈,否则这一次定然要被魔宗的小崽子得逞。”凌思道在天星子面前可不敢托大,这位再怎么说,也是天星宗这个大宗门的老祖,一位真正切切的阴阳境大能,实力无比恐怖。

    “不必谢我,这只是一场交易。”天星子摆摆手,他来这里,凌思道自然不可能没有付出代价,而且看凌思道脸上肉疼的表情,就知道这代价绝对不小,甚至可以说很惨重。<i></i>

    这一点略微想一想就知道,毕竟出场威慑,和出场打架是两码价钱,不是嘛?

    “前辈放心,等到我返回西荒城,定然会将答应好的东西分毫不差的给前辈您送过去。”

    送走这位阴阳境的大佬,整个武灵宗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而松了一口气的他们转而将目光聚集在下面的这些人当中。

    尤其是莫元基。

    “洪老宗主,这人是你们武灵宗的人,你说怎么处理。”凌思道客气的问道,他可看不上莫元基,区区一个真知境中期而已,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他一根手指就能捏死。

    “哼,阴魔宗圣女的儿子,这个身份可了不得,不如将他交给阴魔宗的人,狠狠的宰他们一笔。”这是刘山说话了,说到底,他还是不忍心看着莫元基死去,所以才故意这么一说,想要给莫元基一条生路。<i></i>

    果然,莫元基很好的领会到这个意图,感激的看了一眼突然复活的刘山,然后缓缓的低下头,尽量表现的人畜无害。

    而洪烈也颇为纠结。

    莫元基是武灵宗的人不假,可也是阴魔宗圣女的儿子,身份不凡,更是田旭的亲传弟子。

    这种种身份相加,他也不好贸然处理。

    毕竟,田旭还是他们武灵宗的宗主,将来还有一些脏活累活需要田旭去办,自然不好一棍子将莫元基给打死。

    这会造成田旭和他之间的关系僵硬。

    ‘老狐狸。’洪烈心中腹诽一句,他何尝不知道凌思道是故意将这个问题抛给他。

    “洪老宗主,要是没有什么好主意,要不咱们也不墨迹,直接杀了吧,省的费事。”另一边,来自五行神宗的外事长老微微一笑,提议道。<i></i>

    同时幸灾乐祸的看着洪烈,他纯粹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一个莫元基的生死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就是他没在意的角落,莫元基阴毒无比的盯着这位五行神宗的化天境武者,旋即低下头,不敢让任何人瞧见他这样的眼神。

    但,很可惜的是,王灿却注意到了,看着这位半只脚迈进棺材还浑然没有察觉,仍旧笑呵呵的五行神宗外事长老,他只觉得这人很可怜。

    莫元基这种气运之子,是想杀就能杀的嘛?

    没看到现如今这种必死的局面,都能弄出一个纠结的场面,您老人家居然还笑呵呵的提议弄死,要是真的弄死了,到还是好,可如果对方没死掉,那您老人家被记恨上,估计活不了几年了。<i></i>

    心中暗暗叹息一声,看着这几个人逐渐商量完毕,准备放过莫元基的模样,王灿觉得自己必须要站出来了,否则,将莫元基交还给阴魔宗,不用三五年,就有一个阴阳境的大能站在他的对里面了。

    到时候,王灿觉得自己就要提心吊胆的活着了。

    所以他上前一步,朗声说道:“诸位长老,弟子有一个建议。”

    “哦?”凌思道微微皱眉,转向声音的源头,看到说话的人是王灿,这才舒展开来:“你说。”

    “是这样的,莫元基的天赋优秀,如果放他返回阴魔宗,必然被对方重点培养,说不定三五年之后,对方又会多出一个化天境的对手。”

    “这倒也是。”凌思道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然后立刻否局了刘山的提议,其他人这个时候也一个个仿佛才醒悟的模样。<i></i>

    这让王灿无力吐槽,纯粹是莫元基的气运光环起了作用,否则他不相信这么一群大佬会想不通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还有刘山,明明前几天还要将莫元基弄死,今天居然会提出这样没脑子的建议......真是......真是脑残的可以。

    “那你说如何处理。”凌思道看着王灿,眼角闪过一丝满意,这满意主要是因为这一次计划的成功,一举荡平了魔宗在大荒边缘的诸多强者,让整个大荒至少能够稳定千年。

    这份功绩足够让他返回宗门,借用秘宝突破阴阳境。

    所以,自然对王灿这个主导计划的弟子分完满意。

    “弟子认为,田宗主立下这泼天的功劳,即将退位让贤,前往我日神宗总部修行,咱们不妨就让莫元基跟着去,也成全这师徒两人之间的情分。”

    王灿这话说完,凌思道是没什么意见,洪烈和刘山也松了一口气,至少有田旭在,莫元基的性命至少能保住。

    另一边的莫元基虽然微微失望,可这个提议至少是将他的命保住了,并且前往日神宗,有田旭教导,他未必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想到这里,莫元基看向王灿的眼神都柔和不少,就连田颖都微微诧异的看着王灿,一脸古怪。

    难道这小色胚转性子了?居然放过自己的情敌,明明今天白天还说着要得到本姑娘的,晚上就变成了利益主义者。

    呵,男人!

    心中微微不屑,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王灿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以她浅薄的知识深度如何能够理解王灿的想法,王灿可是准备将田颖白天说的事情真正切切的来一遍啊!

    让莫元基在外面守门,啧啧,想想都带感,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莫元基会不会还继续感激着王灿?

    不过想来,对方应该会吧,毕竟洞房生孩子这种小事,您一个气运之子还用亲自来吗?我王灿帮忙就好嘞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