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莫元基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凌思道的身边,几位四大神宗的外事长老都是人精,自然明白凌思道肯定有事情需要和洪烈以及刘山商量,很识趣的找个理由离开。

    在这几人离开之后,莫元基也被凌思道等人带走,剩余的武灵宗弟子则是慌慌张张的开始整理破烂不堪的宗门,一些牵扯到的无辜武者则是被救治一番之后送走。

    所以现在的大殿只剩下田颖和王灿两个没事人。

    “啧啧,没想到你这丫头打扮一番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王灿单手捏着下巴,眼神灼灼的盯着田颖,上下打量,身材不错,眼神勾魂,不愧是阴魔宗长大的女人,高贵的身份加上魔宗特有的动人心魄的气质,牢牢的吸引王灿的目光。

    “我现在真的有点羡慕我自己,能够得到你这样的大美人。”<i></i>

    “嗯!?”田颖原本被王灿的眼神看着,心中正在不屑,却陡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一瞬间脑子有点蒙了,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摆在王灿面前的田颖眼神微微迷蒙,一副似梦非梦的模样,瞬间让他食指大动。

    “你在说什么?”田颖还没反应过来,她明明和莫元基已经“快”完婚了,怎么到王灿的嘴中就变成他的女人?

    什么鬼?

    饶是田颖自诩心智灵活,也不由泛起迷糊。

    “还能有什么意思。”王灿将捏着下巴的手放下,上前两步,轻轻一笑,抚摸着田颖柔顺的秀发,眼中泛着沉醉,鼻尖则是贪婪的耸动,将这芳香嗅入鼻腔。

    “自然是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否则你以为呢?”王灿毫不客气的吐出自己心中的野心,直勾勾的看着田颖,居然从这个镇定自若的女人眼中看出了一丝惊慌。<i></i>

    没错,惊慌。

    王灿没想到田颖居然会有这样的情绪,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本来看着她今天白天勾引他时候熟稔的表现,还以为这女人真的很开放,却没想到真的到这种时候反而羞涩起来。

    难不成这就是阴魔宗女人的特性,表面开放?实则内敛?

    王灿自信想了想,却是有这种可能,毕竟这种满嘴荤段子,实际上保守的不要不要的女人对男人的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大。

    联想到阴魔宗的圣女可是连田旭这位化天境的老头子都能迷的团团转,王灿顿时就来了兴趣。

    “怎么你今天白天不是说的好好的嘛,只要我敢在莫元基的面前和你进入洞房,你就会对我百依百顺,随我怎么处置的。<i></i>

    啧啧,这可是白天你才说的话,你怎么就忘记了。”

    王灿眼角带着笑意。

    “呵呵,自然......不是。”田颖嘴上说的很好,可是心中念头急转,她对王灿是有一个了解,可正是因为这十几天的相处,让田颖知道,王灿这种人心思绝对深沉的可怕,绝对不是一个女人能够栓得住的。

    相比起王灿,田颖更加乐意自己的丈夫是莫元基,至少莫元基的心性还是偏于光明的,比较在意名声,好控制。

    她田颖的野心可不是单纯的成为一个幕后花瓶,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女人。

    所以一边敷衍着王灿,一边尝试沟通自己的师门,准备随时离开,同样,田颖自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她相信田旭即便被对方控制,可要送走自己那是绝对容易,可很快,田颖就知道自己有多绝望了。<i></i>

    只听见王灿微微一笑,淡淡道:“放弃吧,田旭已经被封闭在一方破碎的小世界,隔绝一切信息,你是不可能联系到她的,至于你背后的宗门?”

    王灿嘲讽一笑,继续道:“你觉得对方还可能出现在这里嘛?不说我四大神宗的武者已经开始出发,迈过阴山,袭击那边的魔宗中人,就算是他们能够抽出人手......可你一个坑害了魔宗数位化天境,还害的一位阴阳境大能丢脸的人的女儿会有好下场嘛?”

    王灿的话如同一把刀一样插在对方的兴头上,血淋淋的不带有丝毫掩饰。

    而田颖的面色陡然苍白。

    “现在的你有两种选择,一种就是继续嫁给莫元基,完成你们两个人之间没有完成的婚礼,去赌莫元基一个囚徒能不能在我日神宗的大本营活出一个人样,第二条......”<i></i>

    王灿顿了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即便田颖已经有所猜测,可仍旧抱着一线希望问道:“第二条路是什么?”

    “哈哈,那自然是跟着我,我王灿别的不说,但有一点可以保证,那就是跟着我绝对比跟着莫元基有前途。”

    “呵。”田颖一声冷笑。

    虽然她和莫元基没有感情,可至少她相信莫元基在某些方面绝对比王灿要强,当然这个方面不是男人特有的那方面,是很正紧的修炼天赋。

    田颖前段时间询问过田旭,从田旭的口中得知,他为什么笃定莫元基有极大概率突破阴阳境的原因。

    那就是阴魔宗得到一件天外秘宝,阴阳大磨盘。

    没有人知道这种东西的来历,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东西的能力,从它在大荒出现以来,就被阴魔宗的圣女,也就是当初田旭那位暗恋对象得到,在弄懂这东西的价值之后,更是据为己有。<i></i>

    毕竟这种程度的宝物,一旦被任何人知道都是一场灾难,不说魔宗之人本就以自我为中心,贪婪无度,就是神州浩土这边知晓了这个东西,都必然会抢夺。

    因为这可关系着阴阳境的奥秘。

    化天境道阴阳境,那就代表着世界的阴阳二气演化,那就是生命的起源,这一点点的难度几乎卡主了百分之九十的化天境武者,若是他们知道阴阳大磨盘的作用,怎么可能会不疯狂。、

    一场大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好在代价也很大,那就只至少四位化天境武者的尸体和世界为营养,滋润这阴阳磨盘才能驱动,而越强的突破,需要的尸体越多,代价越沉重。

    田颖正是因为得到这个消息才敢将自己的一切都堵在莫元基的身上,一个几乎必然是阴阳境大能的人是王灿这样一个土鳖能够比的嘛。

    心思百转,可王灿继续若无其事的吐露着:“哦,估计你这人比较高傲,自诩身份不凡,看不上我,可我也想告诉你,我即将成为我们日神宗凌长老的亲传弟子,顺便说一下,咱们这位长老等回到宗门,就是阴阳境大能了。”

    话音落下,田颖的呼吸明显急促了几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