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灿陷入无尽遐想的时候,另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路过王灿的身边,不过被一群人捧在中央的那股真传弟子突然看着王灿站住了,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身边的人也是一愣,旋即看了一眼王灿的方向,发现只是一个不出名的核心弟子,顿时疑惑的看着朱世涛。

    “朱师兄,您认识这个核心弟子?”身边有人疑惑的问道。

    而朱世涛没有回答,只是心中难免惊骇无比。

    “王灿!?”朱世涛看着王灿,嘴角挤出两个字,眼中谈着探寻,还有惊骇,对朱世涛而言,在这里遇见王灿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仍旧记得,在五十几年前,无尽海刚刚开放的时候,他因为一时嫉妒,亲自将这个核心弟子给送去大荒,准备玩一出借刀杀人。

    五十年的时间,他在最初的时候还打听了一下王灿的消息,只是后来因为忙,加上王灿一直没有什么音讯,他理所当然的就认为你这个人已经死了,可谁曾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王灿,顿时心中泛起了波澜。<i></i>

    “咦?”王灿被对方这么一叫,也从脑海的世界当中恢复过来,略微迷茫的看着朱世涛,想看看谁居然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可是看到这人面孔的时候,王灿笑了出来。

    “朱世涛?”王灿轻声说道:“我记得你,不,应该说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

    开玩笑,这个人王灿怎么可能忘记,这可是当初将他送到大荒那种地方受罪的罪魁祸首,甚至要不是他命硬,他差点就交代在那里。

    对于朱世涛,王灿可无时无刻不想着弄死他啊。

    当然,王灿也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朱世涛送他到大荒,让他得到凌思道的赏识并且成为对方的亲传弟子,这都多亏了眼前这货的安排。

    作为回报,王灿决定要给眼前这人来一场浪漫的葬礼,比如坟头笨滴啥的,请几个小姑娘跳个三天三夜,三天三夜.......<i></i>

    “放肆,你是谁?是那个长老麾下的弟子,怎么如此没有上下尊卑,朱师兄当面,居然敢直呼其名,莫不是将我日神宗的规矩给忘了干净不成?”朱世涛还没有说话,身边的人急匆匆的站出来,冷着脸看着王灿,指责道:“来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这个目中无人的人给拉到宗法堂教育一下。”

    “哦?”王灿淡淡的站在原地,冷笑的看着四周:“我倒要看看谁敢。”

    一句莫名的话,顿时让其他人愣住了,对视一眼,都不在上前,毕竟日神宗之内,藏龙卧虎,谁也不知道眼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目标,背后是不是藏着什么大老斧。

    这时候,朱世涛深吸一口气,皱着眉头,冷眼看着王灿,心中思量着对策,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自己是日神宗的真传弟子,眼前这人不过是一个核心弟子,估计也是凑巧,从大荒来日神宗有点事情的,根本没有什么背景,以他的身份,即便不能捏死,可给点教训还是可以的。<i></i>

    “哼,王灿?”朱世涛轻笑一声:“五十几年前,无尽海外面一别,没想到你现在可是硬气多了,就是不知道你在大荒那边,哪来的底气和我叫嚣?”

    无尽海?

    大荒?

    这些日神宗弟子眼神闪烁一下,瞬间明白了,这王灿不可能有背景的,因为当初无尽海出来的一批,虽然也有十几个进入四大神宗,可到如今都不过是最底层,没背景没资源。

    更不用说这王灿还是大荒出来的,那里可是出了名的流放之地,在那里的人,能有什么背景?

    难不成对方还是凌思道的亲孙子不成。

    哈哈哈。

    心中微微一笑,瞬间排出了这个想法,看王灿一脸衰样,就不可能被凌思道看中。<i></i>

    “朱师兄,恰好师弟我认识一位宗法堂的师兄,倒是可以让这位师弟好好学习一下我日神宗的规矩,好叫他知道上下尊卑。”

    “不错,现如今我日神宗弟子的质量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尤其是这些野蛮地方出生的人,更是丁点礼仪都不懂,居然敢顶撞朱师兄,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两个人接连开口,顿时就给王灿的事情定性了,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就准备带着王灿去宗法堂报道。

    可...

    微微冷笑,王灿又不是泥塑的二货,非要到宗法堂之后再表明身份,制造绝杀的刺激。

    以他现在的身份,只要对方敢主动动手,他就敢斩断这几人的手脚,送他们床上百年躺,至于朱世涛?<i></i>

    嗯哼,两人之间的仇隙还用别的利用来证明吗?

    王灿完全可以揭露出来,然后光明正大的针对他,日神宗不推崇弟子之间互相争斗,可也并不反对,毕竟有竞争才有压力,一团和气的宗门是没有前途的。

    看着眼前的朱世涛,王灿一步踏出,冷笑一声,顿时两个想要靠近王灿,抓住王灿,向朱世涛邀功的核心弟子被振飞出去,两声惨叫顿时吸引了大多数的人的目光,旋即就看见两只手被烧成焦炭,化作飞灰。

    “该死!”朱世涛瞳孔猛的一缩,惊怒交加。

    这两位核心弟子可都是掌握真意的命泉武者,一身实力绝对不弱,比之几十年前的王灿更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可就这样被对方轻松的重创。朱世涛如何能够不惊讶。

    而惊讶过后就是愤怒,我堂堂日神宗真传弟子,我欺负一下你怎么了?我欺负你是给你面子,可你反抗就是不给我面子。

    想找死嘛?

    “看来王师弟这些年在大荒倒是养了不少脾气啊,连我这位师兄的教导都不听了。”朱世涛深吸一口气,以一种笑面虎的姿态俯瞰着王灿,嘲讽道:“可能王师弟你在大荒那种地方待久了,不知道我日神宗的规矩。”

    “规矩?什么规矩。”

    “敢以下犯上,敢残害同门,可杀之!”朱世涛盯着王灿的目光闪过一丝厉芒,阴冷的话不夹杂丝毫感情。

    下一刻,一只手化作遮天的巨掌,从天而降,仿佛要将王灿捏死在这手掌之内。

    “区区一个命泉武者,就算有几分机缘,可在我真知境后期的修为面前,还是不够看。”朱世涛一边动手,一边冷笑着想到。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王灿居然敢这么跳,简直是疯了,不过也好,这让他有充足的理由杀了眼前这个隐患。

    ‘要怪就怪你太猖狂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