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

    已经有人开始摇头为王灿叹息了,一个核心弟子,居然无礼的得罪一位老资格的真传,这简直就是找死。

    他们看着王灿如同看着一个傻子,居然一点隐忍都不懂。

    不过这样的傻子死了也就死了,压根就没人会在乎,就在朱世涛动手的时候,有料定结局的人已经开始走了,懒得去关注这种强弱相差太大的战斗。

    “真是天真啊!”一句幽幽的叹息,王灿看着眼前的朱世涛略微失望,他原本以为朱世涛作为日神宗的真传,实力应该不错吧,可没想到,对方含怒出手却只有这种程度的伤害,真是让他失望。

    感觉这朱世涛还不如莫元基。

    当然,这些是王灿想多了,莫元基再怎么被虐,好歹也是气运之子,有极大的希望成为阴阳境大能的人物,怎么可能是日神宗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能够媲美的。<i></i>

    要真的这样,那日神宗还不早就称霸神州浩土了?

    可在王灿对面的朱世涛愤怒了,我都这么认真的在打你,你居然还有闲工夫笑?能不能认真一点,打架呢!!!

    “死来!”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顿时惊动了四周,烟尘弥漫,一位化天境的外事长老飞快的从大殿中赶出来,略微皱眉的看着外面,冷道:

    “怎么回事?难道忘记了宗门的规矩?”

    日神宗有一个规矩,那就是禁止在宗门重要场所私斗,这里可是掌管日神宗弟子身份变迁的大殿,何其重要,被朱世涛这么一动手,怎么能不叫巡视的化天境武者愤怒。

    “我需要一个解释。”这位化天境的外事长老冷冷的盯着朱世涛,即便以朱世涛真知境后期的修为也不由得发寒,为自己先前的鲁莽微微后悔。<i></i>

    不过想到一个隐患被消除,为此承担一些责罚也无所谓,于是朱世涛准备开口道:“回禀长老,有人目无尊卑,以核心弟子的身份公然嘲讽弟子,并且还打伤了我两个朋友,弟子处于愤怒,才不得不教训一二,熟料下手重了一点,对此造成的后果,我愿意一力承担。”

    “不可,朱师兄,这人凶残,明明是他先动的手,凭什么需要你来承担责任。”另外两个被王灿烧没了手的人立刻站出来,要给朱世涛鸣不平。

    而那位化天境的外事长老脸色也微微好看一点,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既然这样,那师侄也不必承担责任。”

    “这位长老,你可没问过我的意见,就断定他没有责任,这难免有些武断吧!”就在这时,烟雾当中,一个人影拿着长棍缓缓的走出来,冷笑的看着脸色逐渐难看的朱世涛。<i></i>

    “哦?”这位外事长老是化天境强者,自然早就知道王灿没死,否则他也不可能有耐心问朱世涛缘由了,此刻见到王灿走出来,冷着脸问道:“莫非你有什么冤情不成。”

    “这是自然。”王灿冷笑着看着朱世涛,遥遥一指,笑道:“这位朱师兄可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就因为一句话,就非要拉着弟子去宗法堂受苦,那两人就是来抓我的,这样一来,我反抗一二难道有什么不对嘛?”

    “哼,王灿,我是真传,你是核心,你见到我非但没有一声尊称,反而大言不惭直呼我的名字,难不成我带你去宗法堂涨涨规矩也不成?”

    朱世涛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惊骇,看着身边的外事长老说道:

    “长老,我日神宗传承悠久,自有一套规矩,我身为真知境的真传,实力远超于他,难不成我被对方轻蔑的直呼其名,还不能教训一下他嘛?”<i></i>

    朱世涛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日神宗或者说整个神州浩土都推崇强者,弱者对强者必须要保持尊敬,这是潜规则,如果不敬,那么被杀了也是活该。

    当然有背景的人除外。

    此刻,听了两个人的话,这位外事长老已经有了决断,正准备动手拿下王灿,可是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通天的火柱环绕,王灿的手中,长棍轻轻一递,庞大的元力被规则牵扯,化作一条火龙,火龙的四周,种种规则浮现,将附近小半片天空染红。

    而王灿手持着长棍,半只脚微微一动,人影已经消失在远处,等到下一秒的时候,长棍挥出,火龙翻滚,元力如长虹,直接灌入朱世涛的身体,化作索命亡魂棍。

    “啊!”

    <i></i>

    朱世涛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下一秒全身上下,没有半片衣裳完整,别说衣服了,就连一根毛都没剩下。

    浑身宛若焦炭。

    就在此时,那位化天境强者陡然反应过来,立刻动手操纵阵法,将王灿挥洒出来的规则之力压缩泯灭,救下了朱世涛,然后冷哼一声,略显愤怒的看着王灿:

    “大胆,居然敢在本座面前行凶,难不成你是早挑衅我不成!”

    此刻,这里汇聚的人越来越多,所有人看着王灿的眼神都变了,不过唯有一点没有变,那就是看傻子一样。、

    既然你实力很强,那么你为什么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难不成是故意挑衅人家化天境强者不成。

    “还是年轻,心中火气旺啊!”<i></i>

    “可惜了一个大好的弟子要被罚到火域当中受万火烘烤之苦。”

    此刻,就连朱世涛也在心中暗笑一声,在王灿动手的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王灿的对手,可对方居然愚蠢的在一位化天境的外事长老面前,公然袭击他这位真传弟子,简直就是找死。

    威严,是绝对不容亵渎的。

    纵然你实力再强,可你还是太年轻了,若是你忍过了今天,我到真的要提防你,可你到了火域,便宛若一个死人,哈哈哈,咳咳咳~

    看着朱世涛眼角的笑意和身边化天境武者的愤怒,王灿淡淡的收起长棍,说道:“我只是证明一件事。”

    “嗯?”

    “强者的威严不是用来给弱者挑衅的。现在,我比朱世涛要强,那么他随便对我动手动脚,我还不能反抗不成?”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

    可即便教训人也要看场合,这里可是宗门大殿的旁边,无数弟子人来人往,更有一位化天境的外事长老当面,你这般嚣张,岂不是有些过了?

    果然,只看见化天境强者黑着一张脸冷冰冰的说道:“这种理由不是我该关注的,等你到宗法堂和那里的长老去解释吧,但愿他们会听你的。”

    “跟我走吧!”

    一边说着,一边大手一抓,就要搭在王灿的肩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