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灿离开天离圣朝的时候,圣都之内,熙熙攘攘全都是人潮,可现在,人潮依旧,但其中为什么少了嚣张跋扈的贵族子弟?

    难不成姜风一上台,就立刻施展高压,让往常那些心高气傲的大家子弟不敢上街?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那些家族可是姜风立足天离圣朝的根基,得罪他们对姜风这个圣皇可是一件好事。

    ‘算了,还是先去找霓裳问一问。’

    王灿直接来的圣州,所以没有去乾国公府找自己那个便宜妹妹,只能去自己在圣都的驸马府邸,找霓裳问一问,顺便看一下这丫头的实力如何了。

    站在驸马府邸的外面,王灿将灵光笼罩其上,驸马府邸不小,可架不住王灿实力强,只是片刻的时间,他已经彻底探清楚里面的情况。

    可......可这里面居然没有霓裳,这就很奇怪了,记得当初走的时候,是安排她和长平在一起住的,难不成后来两人因为争风吃醋闹翻了?

    不对啊,我已经走了,她们争风吃醋,吃的是谁的醋!?

    一种不好的感觉从心底升起,顾不得太多,王灿直接窜进自己家中,找到了正在沐浴更衣的长平公主,这个女人五十年过去,此刻显得愈发丰腻,眉宇之间除了端庄,更有一种为人母的慈爱。

    “傻蛋呢?是不是又出去玩了?”长平公主身边,早就换了丫鬟,这丫鬟王灿根本不认识。

    可傻蛋?

    这么土的名字,到底是谁?难不成是长平公主的新姘头?

    王灿承认自己心中不爽了,不,不是不爽,是愤怒,这么土鳖的名字都能睡我女人,不能忍。

    刚准备迈进去的时候,去突然收住脚了,因为这傻蛋好像不是姘头啊。

    只听见那丫鬟在长平公主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揉捏着,细声满语的说道:“殿下,小少爷出去玩了,听说是在霓裳姑娘那边,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哼,这个傻蛋,就知道找他姨娘,难不成我这个亲娘还没有他姨娘亲切不成?”

    长平公主一声娇喝,脸色拉的老长,微微撇撇嘴,从浴桶当中站起来,任凭着干燥的丝布覆盖在她的身躯之上。

    “殿下,您整天傻蛋傻蛋的叫着小少爷,他怎么受得了,自然愿意去霓裳姑娘那里喽。”

    一声捂着嘴的轻笑,这丫鬟看起来和长平公主的关系不错,所以才能开这种玩笑,果然,王灿很快便看到,两个女人半湿着衣服玩水的模样。

    ‘啧啧,真不懂事,难道这些女人都不知道玩水容易尿床嘛?’

    王灿在外面摇摇头,面上微微不屑,可他心里面高兴啊。

    因为这个傻蛋是长平公主的儿子,而长平公主能睡到的男人有哪些?除了他王灿也就是姜风,可姜风能够让自己的儿子被叫傻蛋这种蠢到家的名字?

    不可能的,人家也是要脸面的。

    虽然王灿对多一个儿子不感冒,可心中还是很舒服,当初在床上要死要活反抗的长平公主居然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可比林如月的那个要惊喜的多。

    “哈哈哈。”一声大笑,王灿压根就没掩饰自己的气息,直接冲开门,大步走进去。

    “啊!”一声尖叫,那个丫鬟已经吓傻了,根本没想到在圣都居然还有人敢闯长平公主的府邸。

    “你......”和那丫鬟不同,长平公主在最初的慌乱之后,镇定下来,定神一看外面,顿时神色就复杂起来,因为这张面孔是她这辈子都忘不掉的,直到现在,她仍旧清晰的记得六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在床上,她是多么的无助,直到现在,她闭上眼都能想起那让她面红耳赤的场景。

    呸!

    该死的混蛋。

    “哼,你是人是鬼。”长平公主轻蔑的看着王灿,起身穿好衣物,身上元力将水汽蒸发,晃了晃满头的青丝。

    “是人是鬼不要紧,重要的是我王灿可是你名正言顺的丈夫,是天离圣朝的驸马爷。”

    恬不知耻的嘴脸直接就让长平公主的话噎在半路,最后只能甩一个白眼了事。

    “公......公主.......这......”

    “没你的事,你先下去吧。”看到身边的丫鬟一脸惊骇的模样,长平公主轻描淡写的吩咐道,后者对于自己的主子明显很了解,二话不说,憋着一口气就跑出去,将擂台交给了这一对夫妻两。

    王灿回身看了一眼,等到那丫鬟离开之后,挥挥手将房门关上,然后笑意盈盈的看着长平公主,上下打量片刻。

    “没想到,几十年不见,你已经十年天人四重了。”

    “这是自然。”几十年的时间,进展如此迅速,长平公主自然有骄傲的本钱,她看着王灿,轻哼一声道:“总比某人灰溜溜的从无尽海滚回来的强。”

    被这个女人蠢哭了,都说一孕傻三年,可是这都六十年过去了,这女人还这么蠢,王灿就不能理解了。

    算了,懒得解释,有事没事,床上说事。

    毕竟小夫妻两人嘛,又是久别重逢,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咳咳更重要的。

    即便长平公主嘴上说着不要,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看来几十年前留下的深刻印象直到现在都没有磨灭,看着对方默契的配合,要不是有点生疏,王灿真的会怀疑自己头顶是不是一片草原了。

    等到下半宿,中场休息的时候,王灿半抱着长平公主的身躯,闻着她身上断断续续传来的香风,心中无比惬意。

    “真的很难相信,你居然会给我生一个儿子。”

    “傻蛋是我的儿子。”长平公主看着王灿,两只眼睛很亮,无比认真的说道:“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嗤之以鼻,王灿对这女人的话表示不屑,没有他的通力协助,你一个女人能生出个蛋蛋?

    不过正所谓女人是用来哄的,尤其是在战火初燃的时候,王灿可不会选择争锋相对。

    “对了,我想问一下,天离圣朝最近是不是有些事情发生?”

    想到白天看到的场景,还有很古怪的在圣都察觉到的若有若无的监视感,王灿就很奇怪,天离圣朝什么时候有这等强者,居然能够让他都感觉到危险。

    “姜风,是他的原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