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就在王灿躺在温柔乡,琢磨着下一步怎么行动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爆裂声,旋即就看到长平公主的脸色猛然一白。

    他微微皱眉,灵光一扫,顿时将这灵玉当中传来的信息看了个通透,顿时,他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该死,姜风他是疯了嘛?他怎么敢这么做?”王灿的声音当中多了一丝阴沉,还有淡淡的杀意。

    “不知道,可能他真的疯了。”长平公主的面上也惊骇无比,他没想到姜风在沉寂一两年之后,终于开始对四王八公这些人下手了。

    “哼!”一声轻哼,王灿右手一挥,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穿上衣服,旋即也替长平公主掏了一套换上,速度同样惊人。

    至于为什么这么快?<i></i>

    无他,唯手熟尔!

    ......

    乾州,乾国公府,一层乌云覆盖其上,黑压压的一片,压得整个乾州城的人都闭门不出。

    此刻,吕固身为乾国公府的当代国公,面色沉稳,可不难看出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恐惧,事实上不只是他,整个乾国公府,几乎有名有姓的强者脸上都是一副凝重的模样,如临大敌。

    “根据消息,姜风已经在来的路上,马上就要到我们乾国公府。”

    大厅当中,一位天人一重的老者干咳两声,将手上的消息说了出来,然后看着吕固说道:“家主,这姜风是来者不善啊,看来这一次他是铁了心的要抓人了。”

    “哼,姜风小儿无耻之极,当初还是我们四王八公力挺他上位,可谁想到,刚开始还好,敦厚老实,但这些年,本性暴露无疑,居然为了某种虚无缥缈的目标就针对我们这些昔日的功臣。”<i></i>

    “狡兔死走狗亨,姜风已经是圣皇,自然不用在顾忌我等,更何况,他现在实力恐怖,几乎都到了传说中的真知境,超出我等太多,整个天离圣朝的实力结构已经失衡,我们没有任何资本和他抗衡。”

    三言两语之后,大厅的气氛更加黯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反抗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路。

    “既然打不过,我们不如就顺着他,交出一些人给他,反正这些人也动摇不了我国公府的根基。”有一个黑壮的汉子开口道,他修为不过化灵,可身份上却很高,掌管乾国公府的所有生意,因此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他的话刚出口,就得到几个人的支持,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天人武者纷纷点头,认为这样不错。

    “乾国公府的根基是我等天人强者,只要我等不死,那我乾国公府就有再一次复兴的可能,至于那些小辈.......既然生在富贵人家,就必须要承受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i></i>

    “不错,四长老说的有道理,我等天人强者绝对不能有事,其他的无所谓。”

    砰!

    一唱一和之后,吕固的脸色难看至极,他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冷眼扫视一圈,强大的气息让其他人不敢说话。

    “够了,我乾国公府纵然再怎么弱小,可也不是他姜风能够搓揉的,想让我等直接交出家族子弟去换取一时之苟活,这不可能!”

    “家主说的不错,我乾国公府立足天离圣朝这么多年,靠的不是妥协,而是拳头,我等可以容许自己的子弟战死,被杀死,可绝对不允许他们毫无价值的死在一堆妥协和阴谋当中。”

    “并且,相信不只是我等,就是四王八公所有的家族都是这样想的,这是我等的荣耀,失去了荣耀和底气的四王八公那就是一群走狗,你等愿意成为别人手中牵着的走狗嘛?”<i></i>

    大长老和吕固这个乾国公都开口了,大厅当中顿时没其他的声音,就连原本支持的几人都纷纷禁声,不敢再说话。

    “既然这样,那就......”

    看到气氛融洽起来,吕固面上一松刚准备开口,却陡然听到一阵笑声,这笑声很轻,可也很重,每一声都仿佛厚重的钟声敲击着他们的灵台。

    “噗~”终于有人忍不住,灵光承受不了这种伤痛,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就连实力最强的吕固和大长老都是面色潮红,一丝血渍泣出。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我天离圣朝的四王八公,就是硬气,可本皇想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底气到底是什么?难不成就靠着一群蝼蚁联合就能和我争锋?真是天真。”

    门外,一个面冠如玉,身穿龙袍的人龙行虎步的走出来,冷笑着看着大厅当中的人,双手背负在身后,直接将走到吕固身边坐在主位,俯瞰着下方。<i></i>

    “姜风!”

    “抱歉,我叫姜天离,我天离圣朝的规矩你堂堂乾国公还不懂嘛?”姜风淡淡一笑,戏虐的看着吕固。

    “你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非要逼的我等四王八公和一众勋贵和你同归于尽不成?”吕固的面色难看无比,可仍旧强撑着看着姜风:“你是天离圣朝的圣皇,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坏处。”

    “威胁我?”姜风摇摇头:“没用的,天离圣朝在我的眼中不值一提,区区一个最高不过天人的圣朝,比起神州浩土的一个宗门都不如,有什么资格束缚我的行动。”

    他站了起来,强横的气息横扫而出,灵光布满整个乾国公府,将所有人的表情一一收入囊中,细细的查探着每一个人。

    良久,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是她?有趣。”<i></i>

    睁开眼,姜风看着吕固玩味的说道:“乾国公,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将你孙女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们乾国公府,否则.......”

    冰冷的眼神扫视大厅当中的每一个人,淡漠的说道:“这里所有人今天都得死。”

    “不可能!”吕固昂起头:“莫说信儿,就算是我乾国公府任何一个人我都不可能交出去,除非我死了。”

    “那你就死了吧!”姜风没有丝毫怜悯,他的眼神当中不夹杂一丁点的感情,仿佛心淡如水,右手微微一探,只听见一声轻哼,便带走一条生命。

    在吕固的身边,大长老面色不甘的倒下去。

    “姜风,你......”吕固睁开眼,看到死去的大长老,顿时怒火攻心,这人可是他的亲叔叔,就这么死在他的面前,他怎么可能不愤怒,更何况看着姜风的眼神,对方很可能是将乾国公府当成了游戏场,想要在这里戏耍他吕固。

    “国公,不过是一个孙女,要不咱们还是交出去吧,否则,整个国公府都要陪葬,这不值得啊。”

    “是啊,吕固,难不成你想因为你的孙女让我们乾国公府都跟着下地狱?真是不知好歹啊!”

    看到大长老生死,顿时很多人忍不住跳了出来。

    “圣皇陛下,我等长老已经联合决定罢免吕固国公的身份,并且交出信儿,还望圣皇宽恕我等的罪责。”

    “竖子,一群鼠辈,我乾国公府怎么有你们这些败类。”看着这些匍匐在姜风脚下瑟瑟发抖的人,不止吕固,很多人都是怒目而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姜风带着笑意,缓缓的站了起来。

    “真是狗咬狗的好戏,不过让你们失望了,那个丫头我要带走,并且你们也要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