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灿的眼睛当中,姜风变了,他的气运变了,原本的姜风在登临圣皇之位的时候,可是气运浓烈无比,聚集了整个天离圣朝天地的垂青。

    可现在,看着姜风的头顶,空无一片,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对方已经被替换了,根本就不是原本的姜风,否则气运之子的命格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你在说笑?”姜风的眼神当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慌乱,可旋即镇定下来,冷视的看着王灿:“你在说什么,本皇不是姜风,还是能是什么人?”

    其实吕固等人也很奇怪王灿为什么这么说,姜风身上的气息从来就没有变过,就是那种味道,更加上对方能够充分发挥天子佩剑的力量,这一点除了姜氏血脉,根本不可能做到。

    所以眼前这人不是姜风还能是谁?<i></i>

    或许觉得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王灿沉声解释道:“我说的是这人的内核,不是身体,他的身体仍旧是姜风的身体,可其灵魂早就不是姜风,被换成了另一个人。”

    “什么?”吕固骇然:“这不可能,我天离圣朝的圣祖可留下专门守护灵魂的至宝,就算是传说中的化天境强者也不可能夺舍圣皇,你是不是看错了?”

    其实他也曾经怀疑过姜风性情大变是被夺舍的缘故,可是一想到曾经天离圣朝圣祖的实力,以及他留下的宝物,就排除了这个想法,只以为姜风是发现了皇室当中的什么秘宝,才修为大进,并且不断的掠夺天才也是为了这秘宝。

    可现在听到王灿的话,吕固不由得产生了怀疑。

    难不成姜风真的被夺舍了?<i></i>

    “王灿,我可以容许你在我面前狂妄,但是我不可以容许你在我面前随口污蔑。”姜风缓缓的向前一步,手中的天子佩剑轻轻一挥,一道气浪翻滚,将大厅掀翻,他手握着长剑,指着王灿:“给你一个机会,现在离开天离圣朝,我可以看在曾经的面子上饶过你,否则......死!”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顿时四周变的阴冷起来,森寒的杀机将乾国公府笼罩,无数人在角落瑟瑟发抖。

    可......同为真知境,想要吓到王灿仅仅是这点程度可是不够的。

    更何况,从姜风露出来的这点马脚来看,王灿已经确信,眼前的人不过和他一样,是真知境中期。

    “虽然很不想和你打一架,可有些时候,我不得不出手。”王灿摇摇头,怜悯的看着四周,仿佛心怀善意的菩萨:“为了天离圣朝的天下苍生,我一定阻止你。”<i></i>

    emmm,他心里当然不可能是这么想的,天离圣朝的天下苍生和他什么关系?

    一毛钱没有啊。

    可这么说,不是会显得正义一点嘛,神州浩土那边的都习惯性的站在道德制高点打击敌人,不知不觉王灿也就学会了一点。

    反正打架之前吹吹牛,水一下废话已经是习惯,干脆就将自己的道德抬高一点嘛。

    果然在王灿出口之手,吕固等人无论怎么想,都不得不承认王灿这样做真的是威力天离圣朝的天下苍生好。

    铲除邪恶的圣皇,还圣朝一个朗朗乾坤。

    可另一面的姜风眼中微光闪烁,看着王灿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良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想你我主仆二人曾经也是并肩作战,却不想现如今却走到这一步。”<i></i>

    “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王灿摇摇头,看着姜风:“如果不是你倒行逆施,怎么可能酿成今日之果?”

    姜风笑了,他笑着看着王灿,指了指下面的人。

    “王灿,你我都是真知境,可你看看下面那些人,不过土鸡瓦狗,在神州浩土要多少有多少,根本不值钱,我用他们去成就我自己,这有错嘛?

    我没错,错的是他们,因为!他们!弱小!”

    兹啦~

    毫无征兆,在姜风话音刚刚落下的片刻,顿时一道灰色的光芒直刺王灿的眼睛,根本不容王灿多想,便冲入王灿的灵台当中。

    “啊!”

    “小心!”

    看到这一幕,吕固等人心头一凉,长平公主更是双目死灰。<i></i>

    而姜风却笑了,他筹谋了这么久,想的不就是这个一击必杀的机会嘛?虽然胜之不武,可一个真知境活着还是会对他造成影响,干脆杀了,免得碍事。

    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王灿的方向,他不认为对方能够在他的突然袭击中活下来,此刻凌然灵光涣散,生命核心崩溃,已经死透了。

    “虽然有些意外,可终究还是完成了这一次的目标。”姜风淡漠的看着下方,旋即挥挥手,规则领域演化,虚幻的规则领域似乎是偏向神魂方面,在这领域之中,吕固等人昏昏欲睡,可仍旧靠着坚韧的意志强撑着,因为一旦昏睡过去,恐怕就再也醒不来了。

    对了,长平。

    吕固控制着眼帘分开,陡然想到被他叫来的长平公主,心生愧疚,想要在临死之前护持一下对方,可他看着长平公主的方向,陡然吃了一惊,因为对方仿佛丝毫不受影响,仍旧呆呆的站在原地。<i></i>

    ‘这......这......’

    还没等吕固吃惊完,只听见一声幽幽的轻叹,旋即炙热的火海降临,呼啸着将这虚幻灼烧,同时一种扭曲的立场不断的缠绕,每一个武者都能感觉到乾州城的元气形成了一个漏斗模样的东西,盘旋着聚集在一个焦点的上空。

    “王灿!?”姜风心中惊骇,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方向,原本被他认为死了的人此刻安然无忧的站在原地,赤红的双目当中仿佛燃烧的火焰,连绵不绝的火海铺天盖地的压制着他,让他的规则领域只能龟缩在身体的四周。

    惊怒交加,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这么强。

    “该死,看来你这下贱的货色这些年也得到了不少机缘。”

    “是啊,我可不就是一个下贱的货色嘛。”王灿冷冷一笑,看着姜风,长叹一口气:“可我这个下贱的货色今天就要让你这个高贵的人品尝一下绝望的滋味。”

    “我?”姜风一愣,陡然笑了起来,“我姜风从小......”

    “临候阁下,你还是不要在装了,我已经看穿了你的身份,再装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嘛?”

    王灿定神的看着眼前的姜风,开口微微讥讽,仿佛笃定了姜风的身份就是临候。

    可临候不就是姜风的封号吗?

    吕固不解,可陡然之间,一个可怕的念头诞生,临候可不仅仅是姜风,更是那个女人,那个可怕的女人。

    一阵毛骨悚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