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玉瑾,没错就是拓跋玉瑾,吕固仍旧记得那个女人第一次出现在天离圣朝的时候掀起的波澜,几乎每一个自诩青年俊杰的男人都忍不住爱上这个女人。

    为此爆发的争斗几乎不下于一场大战,遍地都是狼烟,可最终,上一任的圣皇出手了,以无上的威望俘获了这个女人,并且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现在的姜风。

    如果王灿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魔鬼,居然为了某种秘密,谋算了这么多年,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是其中的棋子。

    “我就知道这个秘密瞒不住,可谁层想到居然被你给看破了。”姜风嫣然一笑,明明是个男人,可偏偏如此阴柔的动作做出来,却没有丝毫违和感,甚至王灿还隐隐有一种雀跃。

    该死的从gay心理!

    深吸一口气:“抱歉,其实我也没看出来,我就是觉得很有可能,就随口诈了一下。”

    事实上,王灿是没有却行姜风真的被他娘给夺舍,只是猜测有这个可能,毕竟吕固都说了,姜风成为圣皇,有着圣祖留下的东西守护灵魂根本不可能被外邪入侵,可如果对方是从内而外的呢?

    联想到当初姜风透漏出来的,他娘就是将自己全部精气神都融入他的体内,就不难想象到这种可能。

    另一边,听了王灿说的话,姜风,不,应该是拓跋玉瑾的眉角忍不住抽了抽,眼神颇为复杂的看着王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国公爷,你带着长平先下去,接下来不是你们能够掺和。”王灿定了定神,看着对面的姜风,对吕固说道。

    后者点点头,招呼一声,顿时几个乾国公府的人迅速带着骤闻自己父亲死讯,心神震动的长平公主离去。

    拓跋玉瑾没有拦着,她?他......该死,实在不知道用哪个,就她讲究吧,她不是没想过用这些人让王灿投鼠忌器,可一来,对方肯定防备着她,二来,对方也不见得会为了这些人舍弃自己的性命,干脆就让他们离开好了。

    看着消失的背影,拓跋玉瑾微微一笑:“好了,碍事的人已经走了,接下来你倒是要怎么和我玩呢?”

    看着拓跋玉瑾一只光洁的手抚摸着下巴,桃花眼中妩媚的风姿,王灿就忍不住想象着一个男人做出这种姿势有多恶心,可特娘的偏偏姜风为什么这么好看。

    “你喜欢我?”拓跋玉瑾突然开口道,直接将王灿吓得半死,赶紧摆摆手。

    “不敢,不敢!”

    “呵呵呵。”拓跋玉瑾微微一笑:“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喜欢上我只是一个正常现象,你可以放心的说出来,我又不会怪罪你。”

    “不敢上,不敢上。”王灿继续摆手,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这让拓跋玉瑾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男性化的脸上露出女性化的羞怒,还真的很和谐。

    可怕。

    女魂大佬。

    不过拓跋玉瑾是什么人?

    她可是一个为了目标能够隐忍近百年的人,这一点小小的调戏,她会在意?

    轻笑一声,看着王灿:“我们两人之间也算是老相识了,这种程度的废话就没必要说了,还是直接告诉我,什么条件,你才会离开天离圣朝。”

    拓跋玉瑾不准备和王灿打个生死架,因为这不值得,如果能用一丁点的退让就让对方离开,这是再好不过了。

    “你能开出什么条件?”王灿没有说,而是反问拓跋玉瑾,将问题重新抛了回去。

    后者一愣,旋即说道:“我可以向你承诺不再对你亲近的人出手,就比如信儿这丫头,还有你的几个女人,至于其他的人,你也可以说出来,我都可以将他们排出名单,另外,我也可以让你进入我天离圣朝的宝库当中任你挑选三样,如何?”

    “这个条件可是很宽厚了,我希望你好好考虑。”

    拓跋玉瑾在远处小声的提醒着王灿,然后静候对方的选择,可王灿只是摇摇头,淡淡的说道:

    “不够!”

    “不够?”拓跋玉瑾皱眉:“那你想要什么?爵位?财富?还是功法?”

    “都不是!”王灿继续摇头,这就让拓跋玉瑾愣住了,这些都不要,那你想要什么,你倒是说啊。

    良久,她皱着的眉头松开,看着王灿,似乎是在探寻的问道:“你莫非是要我?”

    “噗!”内心一口老血喷出,王灿差点从空中栽下去,好悬腿脚灵活一点,才没丢脸。

    可拓跋玉瑾却是自顾自的说道:“这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现在的身体还是男人,想要转化过来,最起码要等我突破化天境,这期间至少还需要三十年左右,你若是愿意等,我到是可以满足的要求。”

    “临候,你是在开玩笑吧,我对男人没兴趣。”王灿终于忍不住了,要是让她继续说下去,好好的一本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文,就要变成基腐文了,于是开口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兽园秘境当中的宫殿,里面的东西我要了。”

    “嗯!?”

    一句话瞬间让拓跋玉瑾的面色陡变,目光森然,冰冷的看着王灿:“我还在奇怪你为什么会返回天离圣朝,没想到你早就知道了兽园秘境中的东西,看来你我之间的战斗是不可避免了。”

    顿了顿,拓跋玉瑾继续道:“那个东西是我的,也必须是我的,我为了它谋划了近百年,甚至忍受着痛苦,以秘法塑造姜风这个皇室血脉,就是为了今日的果,你居然妄图篡夺,你这是在找死!”

    说话的同时,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砰~

    一道青烟弥漫,拓跋玉瑾的眼中闪烁着迷幻的光芒,层层叠叠的将四周包围,在外面看来,这只是一层普通的烟雾,可在王灿的视觉当中,无数的环境铺天盖地的涌过来,仿佛潮水一样冲击着他的心灵。

    各种曾经出现再他脑海当中的念想一一浮现,更有着他内心深处真正恐惧的死亡画面纷至沓来。

    ‘神魂方面的规则嘛?’王灿喃喃自语:‘还真是厉害呢,可......在它的面前,一切都是枉然。’

    缓缓的睁开眼眸,世界为之一肃,他的眼中,他的耳中,所有的环境呼啸着褪去,只剩下最本源的画面,层层规则构成的原始画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