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站在原地没动,两眼当中闪烁着精芒,灵光覆盖四周,便要穿透层层迷雾。

    “破!”

    一声轻喝,顿时四周的迷雾如潮水一样的褪去,仿佛不曾出现一般,可......

    可拓跋玉瑾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只看见她嘴角微微上翘,一丝得意,王灿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虚弱,那种无力的感觉仿佛中毒。

    随即拓跋玉瑾的手中微微一晃,一柄灰色的飞剑劈向王灿,这柄飞剑幽暗晦涩,看不清真实的状况,而且极其细小,只有巴掌大小,可速度却奇快,几乎超越了王灿肉眼可以看见的极限,只有灵光能够捕捉到一丝痕迹。

    “剑名斩魂,祝君好运。”

    拓跋玉瑾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同时还带着一丝轻笑。<i></i>

    “你中了我的毒,全身上下都提不起力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挡住我这一招。”

    “记住哦,这可不是过家家,会死人的。”

    她下巴微微抬起,颇为高傲的看着王灿,眼中带着一丝怜悯,不过现在,她同样消耗很大,需要一段时间缓一缓。

    ‘中毒?斩魂?’

    王灿深吸一口气,这一套联合下来真的让人防不胜防,一开始的时候,他本以为对方想用的是幻术的手段,可现在看来,那幻术自始至终都是表象,对方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中毒,让他的行动迟钝,最后在吃下斩魂剑这一招。

    剑如其名,王灿不用多想就知道这对于灵台,对于灵光的损害绝对是致命的,从上面泛着的气息来看,若是直接被击中很可能导致体内凝聚出来的规则晶体直接溃散,修为跌落。<i></i>

    ‘这功法......似乎有点熟悉......’

    心中想着,王灿默默的站起来,在拓跋玉瑾不解的眼光当中深吸一口气,旋即猛然开启大日圣体,炙热的光芒闪耀半个乾州城,几乎将这座城池从夜晚点燃到天亮。

    同时,体内的火之规则运转,将体内的毒素祛除的一干二净,普通的火之规则自然不可能有这种作用,可架不住王灿当初可是领悟了净化真意,对这种手段天然的就有克制。

    “不可能!”一声尖叫:“这可是我从遗迹当中得到的毒药,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解开。”

    “女人,永远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王灿伸出一只手,猛然抓住急速飞行当中的斩魂剑,一点一点的捏碎,没有了毒素干扰,这小小的战魂剑根本进不了他的身体。<i></i>

    “拓跋玉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得到了曾经圣心宗的功法吧?”

    似乎是在探寻,可王灿却已经确定了这一点,因为在赵凝霜得到圣心泉的时候,他特意问过对方圣心宗的特殊,这个宗门主修神魂,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这战魂剑就是其中之一。

    同样对方还有更强大更隐秘的神魂手段,这些都不是龟甲这种主要针对幻术防御的宝物能够抵抗的。

    所以,此刻的王灿对拓跋玉瑾很警惕。

    “你知道了?”拓跋玉瑾看着王灿,眼中凝聚着郑重:“看来你在神州浩土那边的地位不低,居然连我圣心宗都知道。”

    “你的圣心宗?”王灿敏锐的把握了对方话语中的意思,同时心中忍不住惊讶起来,他没想到圣心宗在灭亡那么多年之后,居然还有传人。、<i></i>

    不过想一想就了然了,圣心宗再怎么说,曾经也是诞生过一位圣人的宗门,落寞了,可留点传承还是很简单的,留下拓跋玉瑾这么一支传承自然也不无不可。

    可同时王灿眼中也放光起来,对方针对兽园秘境,那么岂不是证明兽园秘境的那座宫殿就是圣心宗的传承?

    如果这个想法是真的.......那么.......

    王灿的眼中陡然放亮,可这么一刹那,只看见拓跋玉瑾莞尔一笑,旋即在王灿震惊的眼神当中,素手一卷,一个人影落入对方的手中。

    “信儿!”

    一声嘶力竭的叫声,是吕固,此刻对方睚眦欲裂的看着拓跋玉瑾,这一刹那,王灿总算明白过来对方在干什么。

    顿时心中压抑不住怒火,猛然一步追了上去。<i></i>

    他的眼中积蓄着怒火,因为信儿是他唯一认下的妹妹,这是唯一,他曾经答应过要保护好这丫头,所以此刻,冷声道:

    “拓跋玉瑾,再给你一次机会,放开信儿,否则你必死无疑!”

    “咯咯,王灿,你是很强,可你想要追上我难免有些自信了。”拓跋玉瑾在前方回眸一笑,只是这身体是姜风的身体,看着很奇快,可危急时刻,王灿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冲了上去。

    呼~

    对方虽然不擅长速度,可却很聪明的布下一层又一层的幻境在身后,王灿想要追上对方,首先要做的就是破开这些幻境,有龟甲相助,这些幻境根本不是问题,可即便如此,时间上也耗费不少,这让王灿和拓跋玉瑾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定的范围。

    “该死!”王灿心中念叨着信儿,同时也不满吕固他们不老老实实的在远处待着,为什么要在这里围观,这不是给对方找机会嘛?脑子有病啊!

    “轰~”

    巨大的破空声,两人一追一逃,几乎从乾州一直跑到圣都城,可这还没完,拓跋玉瑾继续向着皇宫的方向逃去。

    到了圣都,便没有野外那种清爽,随处可见的强者,即便他们看不清,可也能模糊的猜测道这两人其中之一是谁,可也正因为知道,才感觉恐惧。

    堂堂天离圣朝的圣皇居然在被人追杀,这简直就是天下大乱的节奏啊!

    甚至不少稍微强大一点的人都开始筹谋着圣皇死后,我上我也行。

    “快,保护圣皇。”

    到了皇宫,这里还是姜风的死忠多,他们看着自己的圣皇被追杀,心中震撼之余,还是咬牙提起兵器冲了上来。

    可这些最高不过天人一二重的武者怎么可能拦得住王灿?

    “滚开!”一声低沉的吼声,可其中的怒火瞬间就让不少人直接化作飞灰。

    可就这么一丁点的时间,拓跋玉瑾已经窜入皇宫深处,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身影。

    他低沉的眼眸当中闪过一丝愤怒:“该死。”

    不过他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兽园,唯有兽园,对方现在肯定想着逃窜道兽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