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犹豫,直接以大日圣体的力场强横的将所有追赶过来的皇宫守卫全都给推开,自己一个人追踪着拓跋玉瑾的位置。

    实际上也不能算是追踪,因为兽园的入口是固定的,就在御花园当中,王灿曾经去过,自然熟悉。

    一路上,他以绝对霸道的姿态威慑所有人,让那些侍卫都只敢在远处围观,这也让他顺利的到了预定的位置。

    幸好,他来的还不算迟,这个时候,拓跋玉瑾的身子才刚刚迈入兽园,王灿没有过多的想法,紧随其后冲进去。

    “我们进去吗?”皇宫的一些侍卫犹疑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果然,大家都是聪明人,尴尬的笑了两声。

    纷纷守在四周,没有一个人敢进去。

    毕竟大家就算不是聪明人,可脑子还是正常的,从刚才的战斗当中就能看出,这两人之间的战斗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i></i>

    ......

    兽园当中,拓跋玉瑾胸前起伏,她终究不是王灿那样的炼体武者,从乾州城一路跑过来,还是亡命的逃跑,她早就累死了,可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因为她知道后面紧跟着一头恶狼。

    “该死,为什么这王灿来的这么巧,恰好选择这个时候。”拓跋玉瑾心中别说有多憋屈,原本即将要成功的事情,可现在居然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莽夫给搅和了,她怎么高兴的起来。

    ‘算了,等到圣人重返神州浩土,一个小小的王灿,不值一提。’看着手上昏迷的信儿,拓跋玉瑾嘴角微微一抿,旋即想着悬崖跑过去。

    从悬崖到宫殿这段距离很近,几乎是两个呼吸的时间,拓跋玉瑾已经进入了宫殿的范围,她咬咬牙,元力从指间飞窜而出,想要点燃四周的烛火,开启布置在宫殿四周的守护机关。<i></i>

    这宫殿可是圣心宗的得意之作,作为守护圣人的场所,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防御手段?

    此刻拓跋玉瑾只是微微耗费一点元力便可以催动阵法。

    “轰!”

    可就在这个时候,王灿猛然窜了进来,一只手化作巨掌,瞬间拍散拓跋玉瑾凝聚在指尖的元力。

    “再说一遍,交出信儿,否则你必死!”

    王灿站在她的身后,冷冰冰的看着拓跋玉瑾,后者心中震颤无比,只差那么一丁点的时间,可没想到王灿居然会这么巧合的进来。

    ‘该死!’心中焦躁,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体质无比适合夺舍的容器,马上就可以接引圣人转世归来,拓跋玉瑾不可能放弃。<i></i>

    “哼,想要她的命,就要看你的胆子大不大了。”一个转身,她想要向着里面逃窜,可王灿会让他如意?

    此刻的王灿早就开启了气运勾连,强行提高自己的运气。

    “给我回来!”

    王灿的力场全开,强大的吸力让拓跋玉瑾想要前进变得很难,可反观王灿,可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手中握着暴血棍,一只手紧紧的握在上面,直接化成参天之柱,狠狠的砸向对方。

    “啊!”

    这一击之下,拓跋玉瑾几乎魂飞魄散,也是这一刻,她才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该死,这才多少年,为什么这个家伙居然有这等实力。’

    心中泛着苦涩,可却不得不咬牙面对这一幕,心中一发狠,她举着手中的信儿厉声道:“住手,否则我杀了她!”<i></i>

    噗~

    一声巨大的风声,王灿手中握着的长棍停在了她的额头之上,冷眼看着对方:“再给你一次机会,放开她,我可以给你一个商量的机会。”

    “放开?”拓跋玉瑾看着上方悬着的暴血棍,略微讥讽道:“如果放开的话,估计我连开口的机会都不会有吧!”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额......

    拓跋玉瑾自然知道这种人什么心思,当然不可能相信王灿的鬼话,可......可你也不能这么直接吧。

    听听王灿怎么说的,他居然直接点点头,很爽快的承认了,要不要这么无耻,你难道对我就这么轻视,连一丁点伪装都吝啬嘛?

    心中纠的难受。<i></i>

    努力控制了起伏的心脏,拓跋玉瑾看着王灿,再看了看手中的信儿,咬牙道:“说吧,到底什么条件你才可以离开。”

    “第一,放开信儿,第二,我要知道这宫殿当中到底有什么。”王灿眼神锁定着拓跋玉瑾,防备着这个男身女心的变态有什么小动作。

    “不可能!”拓跋玉瑾直接就尖叫起来:“信儿我不可能放开,这宫殿也不是你能觊觎的东西。”

    先是彻底否认王灿的条件,旋即拓跋玉瑾才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在神州浩土,那么你也一定知道那边的形式,在那里强者为尊,小宗门根本不可能有前途,我可以推荐你进入神州浩土那边的大宗门修行如何?你要知道,那里的大宗门,每一个可都有着阴阳境大能坐镇,你如果能进去,凭你的资质,绝对能有一番造化。”<i></i>

    “如何?这个条件可是无数神州浩土的天才都心动的。”拓跋玉瑾看着王灿,诱惑道。

    可王灿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说道:“抱歉,我现在是日神宗的真传弟子,家师不才,是日神宗新晋长老,凌思道。”

    额......

    嘴角抽了抽,拓跋玉瑾心中震撼的同时,更感觉到尴尬。

    妈耶,给她几个脑子,她也想不到这短短几十年王灿不但加入了四大神宗,还成为了一位阴阳境大能的亲传弟子。

    相比之下,她提出的所谓的诱惑的条件简直就是地上的草根,人家看的懒得看一眼。

    “既然你不需要这个条件,那换一个。”拓跋玉瑾控制自己的情绪,郑重的看着王灿,因为不郑重不行,在知道对方的师尊是阴阳境大能的时候,她就知道普通的诱惑是不起作用的了。

    “我圣心宗曾经流传了诸多支脉,其中不乏强大的支脉,我可以允诺,让你进入这些支脉以采补的方式修行如何?”拓跋玉瑾的声音陡然变得暧昧起来:“我圣心宗一向以女人为主,每一个女子都是绝顶的天才,她们不但天资卓绝,更兼得熟稔男女之事,完全可以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呵~”

    “你不要小看这个条件,我圣心宗可是有一门功法,可以转移规则之力,只要你同意,我可以保证你五年之内修行到真知境巅峰,并且帮助你踏足化天境。”

    看到王灿如此不在意,拓跋玉瑾忍不住说道。

    “舒舒服服便能完成修行,这可是无数人求之不得的好事,你若是再不识趣,我包管你什么都得不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