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听来很诱人,只要吃了“睡”,“睡”了吃就能完成修行,美滋滋啊!

    可用脑子想一想,这真的合理?

    武道一途虽然有捷径,可是这捷径却绝对不是这种,有句话说的好,步子迈的大了,腿会断,以后想走路就难了。

    他只是冷笑的看着拓跋玉瑾,后者身上冷汗直流,终于,她忍不住了:“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离开!”

    “我说过,放开信儿,我们之间还有的商量,否则”

    王灿根本不留任何余地给她,他没有下贱到用自己人去换取自己荣华富贵和武道前程的地步。

    “那你是在逼我!”拓跋玉瑾此刻也冷静下来,她安静的看着王灿,一双秀目当中带着几分戾气,素手一抬,咬咬牙,便准备平拼个鱼死网破。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声声沉闷的声响从宫殿当中响起,巨大的轰鸣声几乎让王灿的神魂都感觉震颤。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远处不断坍塌的场景,已经越来越浓郁的阴气,以及以及那模糊的影响。

    “这这究竟是”王灿张了张嘴,终究无法认出这场景代表着什么,可拓跋玉瑾忍不住惊呼起来,捂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圣人”

    “圣人?”王灿皱眉,可旋即心中惊骇无比,早就知道圣心宗的圣人不可能死去,可依着拓跋玉瑾现在的表现来看,难不成那棺椁当中的女人就是圣人不成?

    这这也太玄乎了吧!

    手脚凉,王灿有些后悔了,可是看着身边的信儿沉睡的模样,还是放不下,想到她曾经娇憨的叫着哥哥的模样,王灿忍住了心中的恐惧。

    ‘罢了罢了,圣人又如何,沉睡这么就,还需要夺舍来维持生存,估计也强不到哪里,我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想到这里,王灿握了握手上的暴血棍,浑身血气翻滚,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打算。

    “王灿,你这是在找死。”拓跋玉瑾看着王灿的动作,脸上有着快意的笑容,嘲讽道:“你以为靠着你单薄的力量就能和我圣心宗的圣人相抗衡?狂妄!待会你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说道这里,拓跋玉瑾的眼中有着信徒一般的狂热,这才是正常,如果没有这样狂热的心态,什么人能够舍弃自己的身体,愣生生的将灵光藏入自己子嗣的体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进入皇室,开启这宫殿,复活圣人?

    ‘原本你做的一切都和我无关,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用我的妹妹作为夺舍的对象。’

    王灿握紧手上的暴血棍,心中无限平静,他安静的看着上方的阴气在聚集,听着拓跋玉瑾的喃喃自语。

    “我杀了无数的天才,终于聚集了这点血气,重开了封印的枷锁,终于终于等到祖师复活的这一刻,一切都是值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原来那些所谓的天才是被杀了,用来冲开这里的封印,王灿心头蓦然。

    轰!

    一阵巨响,庞大的宫殿开始慢慢阶解体,一层接着一层的霞光从棺椁上面涌现出来,照耀整个悬崖甚至整个兽园,就连圣都城当中都能隐约的看见这绚烂的霞光。

    良久,棺椁中的人动了,她睁开眼,缓缓的从棺椁当中走出来。

    没有实体,就是直接穿透了棺椁。

    王灿的瞳孔猛地一缩,因为棺椁当中的人形根本就是这位圣人的神魂之力凝聚的虚体,无形无质,可却偏偏能够被肉眼看见。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种境界。

    四目相对,王灿能够清晰的看到她眼中的虚幻迷茫,仿佛无数岁月之后消失了记忆一般。

    “失忆?”王灿心中一喜,看着眼前这个女圣人

    ,顿时脑海中翻滚起无数的细节已经种种的谋划,可很快他失望了,短暂的迷茫之后,眼前虚幻的实质化的女人已经恢复清明,她看着王灿和拓跋玉瑾,已经拓跋玉瑾怀中的信儿微微点点头。

    “不错,辛苦了。”

    淡淡的声音,有一种悠扬,很动听,仿佛直接撩拨起神魂深处欢愉的细胞,王灿还好,还能克制,可拓跋玉瑾却仿佛一个幼儿,闭上双眼,微眯着眼,享受着这句话的快感。

    “祖师,这边是我为您准备的身体,您看看合不合适。”

    拓跋玉瑾知道自己这是明知故问,如果对方不满意的话,那么根本不会配合血气冲开封印从棺椁当中走出来。

    果然,这位圣心宗传闻当中的女圣人微微抿了抿嘴唇,一个细小的弧度,却显得雍容华贵。

    “当然。”

    她上前两步,便要踏入信儿的身体,王灿知道现在不能在沉默了,他上前一步,突然开口说道:

    “等一下。”

    “嗯?”

    “大胆,圣人当面,你居然还敢放肆,王灿我看你真是嫌命长不成。”拓跋玉瑾冷着眼看着王灿,有圣人撑腰,她根本不担心王灿。

    “你要说什么?”相比起拓跋玉瑾,这位圣人显然要大度的多,并且气质温和,看着王灿的眼神仿佛邻家的姐姐正在鼓励着羞涩的男孩说出他想说出的东西,比如

    “前辈,您是圣人,这一点晚辈万万不敢得罪,可您看中的身体是鄙人的妹妹,即便明知道不可为,我还是不得不站出来问一句,可有商量的余地?”

    王灿这也是无奈,从眼前的圣人散的气息来看,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弱者,根本不是他能掰手腕的,动手等于死路。

    可放弃,却绝对不行,所以只能试图开一下嘴炮,看能不能问出一点东西。

    “当然,如果有更完美的身体”

    这位圣人说话的语气很轻,可王灿却能够从中听出一丝警告,她不耐烦了。

    心中苦涩,可王灿必须要强撑着,因为他妹妹还在等着他救援,就在这时,他心中一个念头闪过,顿时大声说道:

    “前辈,晚辈听说夺舍来的身躯即便再合适也终究不是自己的,会有排斥,这排斥对我等普通武者来说,还很简单,可对于前辈您这种神魂武者,恐怕便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即便成功,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去打磨,这期间若是泄露了消息,难免会招惹曾经的敌人。”

    “那你有什么办法?”声音已经略微淡漠了。

    “何不转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