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这一声轻咦已经带上了笑意,只是这笑意更像是怒急而笑。

    “王灿,你是在说笑嘛?转世重生何等之难,即便以圣人的实力,也不可能保证每一次转世都能成功,否则哪里还轮得到你大放厥词。”

    拓跋玉瑾愤恨的看着王灿,心中气急。

    而那位圣心宗的圣人看着王灿的眼神也随之冷漠,甚至有了一丝淡淡的杀意。

    王灿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很危急的关头,不能随便浪了,必须要尽快拿出一个章程。

    心中念头急转,想到自己还剩不少的万载常青泉,以及在无尽海偶然得到的秘法,王灿上前一步,深吸一口气说道:

    “前辈是圣人之尊,王灿万万是不可糊弄前辈的,只是我说的转世和前辈所想的转世略有区别。”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中一张古朴的兽皮,这上面记载了一种奇特的夺舍方法。<i></i>

    “前辈请看。”

    王灿一挥手,这兽皮顺着方向飘到那位女圣人的手中,同时解释道:“这兽皮的材质是几十万年前大日神宗时期的产物,晚辈也是在无尽海偶然得到,当时只以为是好玩,可今日想来,它却是最适合前辈的方法。”

    顿了顿,王灿继续道:

    “相比起传统的夺舍方式,这种夺舍是直接在适合自己的身躯之人的腹中,塑造一个婴儿,并且在婴儿成长即将出现诞生意识的一刹那,进行夺舍,不但可以完美的承载神魂,也可以方便改造身躯,使之适合前辈您的功法。”

    王灿说完,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圣人,他知道对方在做取舍,良久,她缓缓的开口道:“这种方法很不错,可......太迟了......我没有时间等十个月。”<i></i>

    果然。

    这没有出乎王灿的预料,对方肯定是有着某种限制,据他估计,这位女圣人应该不可能长时间暴露在外界,所以只有合适的身体出现的时候,她才从棺椁当中走出来。

    “前辈,实不相瞒,晚辈的手中有万载常青泉,可以让婴孩在母亲的体内提前成长,并且这种成长不会损伤根基。”

    说道这里,王灿庆幸无比,也就是万载常青泉有这种功效,换了普通的元力催熟,可是会极大的摧残腹中胎儿的先天元气,让对方营养不良。

    毕竟,十月怀胎,就是一个柔顺的接受外界能量的过程,粗暴式的催熟,那就等于摧残嘛。

    而万载常清泉作为天地奇珍,其中的元气和生机之浓郁,比女子腹中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完全可以用万载常青泉替换羊水,并缓缓的催化,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制造一个即将出生的婴儿。<i></i>

    至于天赋......基因的选择性继承吧......

    看了一眼已经六十几岁,仍旧是少女模样的信儿,王灿嘴角抽了抽,这也算是未婚先孕吧,不知道这丫头醒过来之后会不会一脸懵逼。

    不过没办法,敌人太强大,只能选择这样的迂回战略。

    “祖师,这......”拓跋玉瑾脸上也微微犹豫,抢夺一个成年人的身躯,和抢夺一个还没有诞生意识的婴儿,这其中的难度自然是后者小一点,并且后者的可塑性更强。

    虽然这个可塑性对圣人来说也不算什么,可聊胜于无。

    “我可以同意。”

    一声轻笑,王灿抬起头,正好对上眼前这个女圣人月牙一般的眼眸,顿时心中安宁无比,没有丝毫杂念。<i></i>

    “按照这兽皮上的记载,你可以开始了,我能够给你的时间是有十天,希望你能够让我满意,否则,即便你有日神宗的背景,我也不会放过你。”

    这是警告,不过没关系,王灿有信心。

    他上前两步,从拓跋玉瑾的怀中接过信儿,没敢吵醒她,毕竟这丫头要是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人母还不得疯了啊。

    人体自孕,可怕!

    微微吸一口气,他的手覆盖在信儿的腹部,旋即元力悄然运转,破开她身体的自然防护,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开始催化一个生命的诞生。

    正所谓阴阳交泰方为大道,可现在两个女人在细细的围观,王灿也不敢做的太过,只好强行催化一道至阳之气导入信儿的腹中作为引子,牵动她本身体内的阴气自发孕育生命,然后右手微微一抖,一壶万载常青泉顺着体表的肌肤飞快的融入其中.......<i></i>

    良久,在王灿第三次擦汗之后,总算是按照兽皮上的秘法完成了整个过程,同样他只是微微开启灵光都能够感觉到,信儿的腹中,一个逐渐形成的生命正在你缓缓的吞噬着万载常青泉当中的生命力,并且这个速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快。

    “前辈,您可以尝试将自己的神魂之力慢慢导入其中,留下一个印记,方便夺舍。”

    王灿说道。

    “可!”

    只有一个字,那位女圣人便全身心的看着一边的信儿,探出一只手,轻抚在腹部,一丝丝灰色的气流浸入其中。

    看到这一幕,王灿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以圣人的眼界都认为这有极大的可行性,那么就证明这方式真的很可靠。

    当然,如果有当日赵凝霜带走的尸傀的话,那就更简单了,可被万载常青泉活活憋死在其中,并且浸泡数十万年,全身上下死的只剩下生机的尸傀能诞生一个就是天地幸事,想要再诞生一个何其之难。

    “咳咳,拓跋玉瑾......”

    “嗯?何事?”

    王灿看着姜风面孔的拓跋玉瑾,心中无比腻歪,可闲着无聊,也只能找这位说说话,可后者只是冷着脸,轻哼两声。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一个女人用男人的身体不会很奇怪嘛?”

    一丝黑线从拓跋玉瑾的脸上闪过,后者不想和王灿说话,并抛下了一个“滚”字。

    “算了,不开玩笑了,事实上我是想知道长平公主的父亲是你杀的嘛?”这是王灿的一个疑问,他一开始就怀疑对方是在瞎说,因为长平公主早就告诉他,姜风选择的人是一些天才的少男少女,可长平公主的父亲都已经几百岁了,血气逐渐败坏,是完全不符合姜风目标的。

    所以想来想去,对方也没有杀他的理由啊?

    果然,拓跋玉瑾轻轻的看了王灿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死,他自己去满世界的寻找天地灵泉准备突破命泉境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