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个圣人的弟子,这一点还有什么好拒绝的,王灿自然是代表信儿答应了,并且在这丫头苏醒之后稍稍安抚了一下,便离开兽园,返回天离圣朝。

    看着王灿的背影,拓跋玉瑾脸上的不解才越发浓郁,终于忍不住传音问道:“祖师,你为什么将世界种子交给他,即便以我们圣心宗的底蕴,那也是十分珍贵的宝物。”

    “玉瑾,你还是太年轻,你不懂,这世上有一种东西远比宝物要重要,尤其对我等圣人来说,因果就是最重要的牵绊,能够花费一丁点的代价,了解我与他之间的因果,很划算。”

    一声轻叹,旋即整个兽园陷入沉寂。

    ......

    另一边的王灿,刚一出现在兽园,立刻就看见了整整一个军团的军队堆积在门口,先是一愣,旋即立刻警惕起来,甚至王灿都有了动手的冲动,好在这个时候吕固即使出现,他匆匆忙忙的看着王灿,焦急道:<i></i>

    “王灿,信儿呢?信儿她怎么样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头看着王灿的身后,焦急的寻找那个身影,他此刻的心中可是万分后悔,信儿可是他现在最疼爱的孙女,为此,这些年都没敢舍得说一句重话,就连婚事都是由着她的性子乱来,这也导致她知道现在都没有一个对象。

    “她.......她......死了?”

    额......

    王灿什么话都还没说,吕固已经开始流泪,甚至身子一软,差点跪坐在地上,还是王灿眼疾手快,挥出一道元力将吕固托起来。

    “国公,您可别这样,信儿他没事,现在好好的呢。”王灿说道。

    “真的,你没有骗我?”吕固闻言,顿时喜形于色,看着王灿,旋即狐疑的问道:“那她人呢?为什么还没出来?”<i></i>

    “这点我来解释。”还没等王灿说话,拓跋玉瑾走出来,手中还牵着信儿的手,淡淡的看着四周,强横的威压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圣皇陛下。”

    无论这些人心中怎么想,姜风现在都是天离圣朝的圣皇,这一点不可能变。

    “平身。”一道轻声,可却让在场数万人都听的一清二楚,只停拓跋玉瑾占据的姜风满脸威严的说道:“四王八公可以留下,其他人都退下。”

    不得不说拓跋玉瑾的掌控力还是很足的,只是一声轻哼,顿时那些心怀鬼胎有浑水摸鱼想法的人纷纷撒丫子逃离这里。

    开玩笑,两位大佬握手言和,他们这些人可没有实力对抗真知境的姜风。<i></i>

    此刻除了少数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姜风已经彻底被曾经风靡圣都的女临候拓跋玉瑾占据。

    “敢问临候,你究竟想如何对待信儿?”看到人褪去,吕固首先开口问道。

    “爷爷,没事的,现在玉瑾姐姐是师侄女,她不敢对我怎样的。”没等拓跋玉瑾开口,信儿微微一笑,略显矜持的抿了抿嘴,同时瞥了一眼王灿,眼中泛着点点幽光。

    而拓跋玉瑾对信儿这么说也很无奈,谁叫人家是圣人弟子,论起辈分还真是她的祖师爷,就连师侄女都是抬举她的。

    不过就如同那位圣人所说的,拓跋玉瑾也知道对方之所以收对方为亲传弟子,除了天赋一方面,更重要的也是了解因果。

    否则,有天赋的人千千万,为什么唯独信儿可以成为圣人弟子?还不是因为一份孕育的因果。<i></i>

    无论怎么否认,信儿都在不知不觉期间成为了圣人身体上的母亲,这一点因果不可割舍,唯有以师徒的名义替换这份因果,偿还这份恩情。

    “就像信儿所说的,她现在是祖师的弟子,我这个师侄女可不敢对她如何,当然,她也不可能在天离圣朝了,马上就要随我离开,前往神州浩土。”

    拓跋玉瑾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因为随着圣人的回归,圣心宗必然要重立门户,当然,在那位圣人彻底恢复实力,重新坐镇自己的世界之前,是不可能真正扛着圣心宗的大旗的,那样就是在找死。

    而吕固听了之后心中震荡不已,可旋即便是高兴。

    因祸得福,这真的是因祸得福,谁能想到在今天之前他都是抱着信儿身死的念头啊。<i></i>

    现在他孙女有了一个好师尊,是好事,应该高兴啊。

    可为什么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最后还是王灿开口了:“国公,你如果放心不下信儿,我可以给你一份灵泉,并且让你踏足命泉境,到时候数千载的寿元足够你们祖孙两人叙情。”

    对他来说,帮助一个天人武者踏足命泉不是很简单,可也不是很难,更不用说这里还有拓跋玉瑾的帮助。

    听到这话,其他人纷纷羡慕的看着吕固,命泉境,那可是无数天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因为踏足这个境界,便意味着寿元大大增加,据传最长寿者更是可以活近万年。

    就连吕固本人也被这突然到来的惊喜给刺激到了,眼中精光闪闪,拉着信儿的手都微微颤抖,良久才开口道谢。<i></i>

    随后便是一番寒暄,旋即有人问道:“临候阁下,既然你决定离开天离圣朝,那么圣皇之位还请你早做决断。”

    一听到圣皇之位,顿时不少人心思活跃起来,四王八公虽然名义上不参与圣皇之位的争夺,可他们家中也有不少人是有倾向性的,各自也有着自己中意的人,可姜风现在是名义上的圣皇,他的意见很重要。

    “这点简单,我早就有了决定。”拓跋玉瑾轻轻一笑,看着下面这些各怀鬼胎的人,看着他们尴尬一笑。

    他们忍不住道:“不知临候阁下属意那位皇子?”

    刚问完,他们的心脏便提了起来,都希望拓跋玉瑾说的名字是他们希望的那一个,可他们终究失望了。

    只见拓跋玉瑾看着王灿神秘一笑,让后者不明所以,旋即才道:“我觉得长平公主的儿子是最合适的圣皇人选。”

    “啊!?”

    “什么?”

    “这不合适吧?”

    拓跋玉瑾说完,顿时所有人都是一愣,旋即忍不住惊呼起来,姜风虽然没有子嗣,可上一任圣皇姜天离可还有不少子嗣留在圣都当中,这些人论起来是姜风的兄弟,也是姜风离开之后最合适的继承人。

    可现在他居然说长平公主的儿子,那是谁?那已经不姓姜了啊?

    一个不姓姜的人如何有资格继承天离圣朝的圣皇位置,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