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便有人站出来说道:“临候,这恐怕不合适,长平公主虽然是姜氏血脉,可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的子嗣论起来是没有资格成为圣皇的,还请您另找一个人选。”

    “镇南王说的不错,我认为姜寒不错,身为曾经的六皇子,本身实力足够,在圣都的名望也不低,可以担任圣皇。”

    “呵,谁不知道姜寒是你坤国公的姻亲,你居然还好意思推荐他。”

    “举贤不避亲而已。”

    顿时,一群人就吵了起来,让场面略显的凌乱,而拓跋玉瑾只是微微翘着嘴唇冷笑一番,旋即一声轻哼,顿时如同重锤一样让这几人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老实下来。

    她上前一步,淡淡道:“你们似乎想错了,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在通知你们。”&1t;i>&1t;/i>

    “哦,对了,这个意思你们应该明白吧,你们只有同意的权力,可没有拒绝的权力。”

    顿了顿,拓跋玉瑾看着身边的王灿说道:“你觉得呢?驸马爷。”

    这一声之后,顿时除了吕固之外的四王八公顿时冷汗直流,他们终于想起了一直被忽略的情况,眼前这位和拓跋玉瑾媲美的真知境武者可是王灿,是长平公主的驸马爷。

    那么论起来长平公主的儿子不就是这位的儿子嘛?

    “我倒是觉得可以。”吕固看着四周一些老伙计尴尬的神色,也知道该自己出来缓缓场子了,于是说道:“长平公主原本就是姜式一族最优秀的女子,她的后辈理所当然有资格继承圣皇之位。

    更不用说,她的儿子已经是化灵九重巅峰,距离天人不过一步之遥,论实力也是足够的。”&1t;i>&1t;/i>

    “可......可这天下终究该是姜氏的。”一声沉闷的响声,姜氏皇族作用天离圣朝数万年,还是有人支持的。

    “可以让他改姓姜,跟随长平公主姓嘛,您觉得呢,驸马爷?”吕固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灿。

    后者摸摸鼻子,神情有些尴尬,说实话,他这个儿子到现在他都没有见过一面,更不用说有什么了解了。

    甚至仔细想想,唉呀妈呀,他居然都不知道他儿子姓什么叫什么,只知道一个诨号叫“傻蛋”。

    心中一度尴尬的要死。

    王灿知道自己这个当爹的不够格,可这丝毫不影响他在能力范围之内给他这个莫名其妙的还不知道名字的儿子谋一个前程。

    这天离圣朝的圣皇之位就是很合适的位置,所以假模假样的沉吟片刻,随即说道:“我听闻姜氏一族坐拥天离圣朝数万年,每一代圣皇都以姜天离为名字,若是他能够成为圣皇,理所当然需要遵守这个传统。”&1t;i>&1t;/i>

    “不错,驸马爷说的对,反正都是一半的姜氏血脉,反正都叫姜天离,我觉得长平公主的儿子完全有资格成为圣皇。”

    吕固和王灿一唱一和,顿时将这个名分定了下来,而其他几人虽然心有不甘,可吕固说的也有道理,女人也顶半边天嘛,她的血脉同样占一半,成为圣皇,有何不可?

    看着吕固的笑容,王灿心中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给自己儿子找了一个归宿,也弥补了心中一点愧疚,更重要的是成功的给他找了一个名字,毕竟王灿知道自己起名废,姜天离这个名字不错,他很满意。

    “既然诸位已经商量好了,那就这样了。”拓跋玉瑾最后盖棺定论,然后说道:“我再有一个月就要离开,希望诸位能够通力合作,将这件事情办好,免得惹得我们驸马爷不高兴,到时候我可拦不住。”&1t;i>&1t;/i>

    一边说着,一边揶揄的看着王灿。

    ......

    玄心宗。

    山门当中,鸟语花香,四周清秀曼妙的身躯来回走动,一阵阵香风掀起,一声声娇笑回响。

    山林的半腰处,一座略微幽静的庄园之内,一个二十几岁少年模样的人面色惊讶无比,他看着面前代表着天离圣朝圣皇到来的内侍,一脸茫然。

    伸出手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的脸:“你是说我马上要成为圣皇?”

    他的内心是奔溃的,他只是在霓裳姨娘这里玩了几天,谁能想到还没回去,就直接成为下一任的圣皇,要不要这么赤鸡?

    “没错,太子殿下,您是陛下钦点的继承人,就连四王八公都已经同意了,整个圣都都在张灯结彩,等着您回去继任圣皇之位呢。”&1t;i>&1t;/i>

    “对了,公主殿下也很高兴,她说等您回去之后要好好给您打扮了,就连驸马爷也回来了,说是亲自要给您戴冠。”

    “驸马爷?”下一任的姜天离面色微微一滞:“我爹?”

    “没错,他正是您的父亲,长平公主的夫婿,想当年,他在我们圣都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这一走五十年,现在修为越深厚,就连圣皇陛下都不得不以礼相待。”

    这位内侍虽然不知道王灿的和姜风之间的问题,可毫不影响他察言观色,明白这位驸马爷的身份非同凡响。

    “姨娘,我还没见过我父亲,你和我说一下,我这位父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你自己问他吧。”霓裳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淡淡的看着门外,轻哼一声,转身到了屋里,将空间留给这一对父子。&1t;i>&1t;/i>

    .......

    夜幕降临。

    “啧啧,你们两人还真是的,闹矛盾也不需要这样吧,我难得回来一趟,就不能睡一张床嘛。”

    处理了白天的事情,王灿自然想着大被同眠,可看着东边那张床和西边那张床,他陷入了沉思,这两个女人居然玩这一出,可怕。

    “呵呵,我们之间可没有矛盾,只是让你睡在地下,这点很过分嘛?”长平公主倒是笑的出来,也对,除了她和王灿之间有一个儿子之外,她们的感情还很淡,远远比不上有了几次精神交往的霓裳。

    看了看不懂情调的长平公主,王灿很果断的放弃了身心俱得的念头,毕竟他也有点笔数,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让所有女人都爱上他。

    果断的,一挥手,一裹被子,将两个人全都裹挟到地上,一声残忍的狞笑:

    “哈哈,反抗,你们太天真的.......”

    几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整个公主府,直到第二天,王灿脸色苍白,而两个女人如同吃了蜜一样的红晕。

    “呵呵,让一波女人照顾另一波女人,我这也算是独一份了吧。”王灿微微摇头,深吸一口气,体内元气滚滚而动,恢复昨夜的消耗。

    他和长平公主还有霓裳商量过了,让他们照顾一下他在云灵宗的那几个小女人,主要是防止戴帽子,另外也通知他这个儿子照顾他和林如月的儿子,在这上面,王灿不愿意亲自出面,毕竟一出现,看到自己儿子比自己还老,那岂不是很尴尬。

    “这一趟回来,我还真是劳心又劳力啊!”摇摇头,可下一秒,王灿的面色陡变,右手一探,怀中的通讯灵玉疯狂的震动,这是日神宗生重大危机才有的情况,意思就是所有在外的弟子紧急返回最近的宗门驻地。

    灵光沉入其中,旋即面色狂变:“魔宗入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