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这天下大乱,苦的终究是这些平凡人。”赵山摇摇头,脸上略带一些怜悯。

    另一边的胡毅也收敛起张扬,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下方,可王灿却能够看出,这胡毅的眼中隐隐有着不忍。

    至于另一边的洪云方和林唯缘,王灿看不出什么异样,可毫无疑问的,这几人都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过了。”一声轻叹,林唯缘缓缓踏出一步,顿时天空之上,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劈在那个即将将爪子搭在少女胸前的恶汉身上,顿时只听见一声惨叫,旋即就只剩下一堆灰烬。

    “啊,鬼啊。”

    “快跑,快跑。”

    这一幕将剩余的两人吓的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在这里待着,赶紧扔下手中的东西,连滚带爬的的离开。<i></i>

    劫后余生的几个农户则是诚惶诚恐的开始谢天谢地,尤其是那位角落当中的少女更是一下一下的磕头。

    “林师兄高义!”王灿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笑呵呵的恭维一下林唯缘,后者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谈不上高义,只是那人做的有些过了。”

    “过了?”

    “不错,他们彼此之间为了生存争斗,我没有插手的理由,就如同那林中的野兽,都是为了生存,杀了谁都不对,可当他将爪子伸向那个无辜的少女的时候,他就错了,他已经不再单纯的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兽欲,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听了林唯缘的解释,王灿一脸茫然,好悬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林唯缘根本不是常人理解的那种正人君子,他更像是将自己定位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却“看”这个世界,仿佛世界意识一般,去大局调控,不为一时小善而折腰。<i></i>

    若这人是普通人,那么王灿只能说一句疯子,可这人是林唯缘,是天地垂青,气运如华盖的林唯缘,他真的有资格这个做。

    当然,也更有可能是化天境的缘故,因为化天境的武者几乎就是世界之主,本身掌控着体内的小世界,自然更懂得如何去维护世界的良性发展。

    “算了,你不懂也是应该的,我在真知境的时候,也是如同你这般无二,单纯的认为眼观不平,便出手相助是一件好事,可等我踏足化天境的时候,我便明白,一个世界可不仅仅只有单纯的善,也更需要恶,这就如同世界的阴阳两面,是不可分割的。”

    林唯缘看到王灿不解,倒是很乐意给这个师弟解释一二。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有时候遇到了,自然便不会放过。”<i></i>

    “走吧,前面马上就是魔宗在大荒的大本营,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的魔道武者。”

    ......

    七天之后,王灿独自一人混进一个被魔宗占据的破败的城池当中,这里面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连一个真知境的武者都没有。

    “将这座城池的情报搜集完,大概就能离开了。”王灿伸了一个懒腰,眯着眼看着城中破败的模样,心中微微叹息,这城池他曾经还来过,并且和某些生意的姑娘有过一段真挚的感情,可这些都随着战火消亡了,真是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咯咯咯,这座城还真是小的可怜,比起我们天魔宗的城池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在王灿愣神的时候,一个天真可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带着一丝甜腻。<i></i>

    “哈哈,师妹,这是自然,我天魔宗可是魔宗领袖,现如今,魔宗一统,我天魔宗更是其中的主导者,有圣人坐镇,城池自然不是这些小地方能够比拟的。”另一个张狂的声音传来,可透着声音就能听出它的主人绝对是一个阴测测的丑男。

    果然,王灿看过去的时候,一个面色苍白,有几点血癍布在脸上的青年正殷切的看着身边十四五岁的少女。

    当然这个少女只是表面而已,以王灿的灵光能够看出,这少女最起码也有三十几岁,身上隐隐透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感,每一个线条都仿佛在**王灿这种内心大叔,其实少女心爆棚的武者。

    ‘啧啧,真是可爱的中年女萝莉。’心中忍不住赞道,同时也开始羡慕魔宗的武者,一个个女人都长得那么妖娆。<i></i>

    “哼,天魔宗是你的天魔宗,可不是我的天魔宗。”一边的少女轻轻的撇了撇嘴,不屑的嘟囔两句。

    可是这却仿佛给了那丑男莫大的自信,顿时这位朗声道:“瑶瑶,我郑浪可是真心喜欢你的,只要你同意成为我第九十房小妾,我必然可以向我爷爷抬举你,让你成为我天魔宗的弟子,并且我爷爷还会亲自收你为弟子。”

    “呵呵,郑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爷爷是什么货色,你的九十房小妾都是谁先用的你以为在魔宗还有人不知道嘛?白痴。”叫瑶瑶的少女翻了一个白眼,旋即一直细长的小腿迈的飞快,想要甩开身边的人。

    可这同样让那个叫郑浪的丑男面色略微扭曲,这是他的耻辱,毕竟任谁的女人都要被那个老男人先用过才轮到自己,这能受得了?

    美名其曰开光,开你妹的光,血光吧!

    郑浪心中愤怒无比,脸型甚至开始病态的苍白起来,猩红的舌头轻轻吐出,略微恶心的盯着叫瑶瑶的少女的背影,修养片刻之后,才逐渐收敛起情绪,装作不知道的模样,轻轻的追上去。

    就在他上前的时候,一个突然冲出来的小孩仓皇的撞在郑浪的腿上。

    “嗯?放肆,居然敢玷污我的裤脚,这是在找死。”郑浪面色微微扭曲,舌尖伸出,便要将眼前的小孩化作血脓。

    “啧啧,这么可爱的小孩你也舍得下手,还真不愧是天魔宗最恶心的一脉。”这一幕被走在前面的少女看见,轻轻一笑,伸出一只手拦在了郑浪的面前,略微嘲弄的看着后者。

    额......

    郑浪先是一愣,旋即森森一笑,当然,或许他自以为这个笑容是很柔和的笑容,只见他很柔声的说道:“瑶瑶,既然你觉得这孩子那么可爱,那么我将他切开,煮心脏给你吃啊!?”

    一直听着两人谈话的王灿一口老血突然喷出来,魔宗的恋爱,魔宗的浪漫,弄不懂弄不懂,社会社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