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一个荒无人迹的山脉当中隆起的山丘连绵起伏。

    这种地貌,王灿看过无数次,从来没觉得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因为大荒当中,类似的地形数不胜数。

    可现在,站在其中一个隆起的山包之上,王灿只感觉地下,隐隐有着令人心悸的力量传来,炙热的感觉在地表掀起一层热浪。

    “传闻,那位神火氏在他死后,将他掌控的火焰力量全部聚集在他的帝陵当中,作为陪葬,现在我们感受的热浪,很可能就是帝陵当中那些神火散发的热量。”林唯缘闭上眼,淡淡的说道。

    “过来这么多年,这些火焰都没有熄灭,不愧是天地至尊的力量。”赵山的眼中略微火热。

    天地至尊,那可是掌控天地权柄的强者,即便圣人也要为之驱使,想想都觉得恐怖。

    “别想了,还是想着怎么进入帝陵,否则被罗天他们占据先机,即便我们有着神火宫的钥匙,可难免要被对方追杀。”帝陵当中可不仅仅是有着神火,各种珍奇异宝层出不穷,甚至不乏珍贵无比的丹药和兵器。

    毕竟这是一位统御神州浩土的人皇所安息的帝陵,哪怕只是一个衣冠冢,其中埋藏的资源也远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轰~

    轰轰~

    呜呜呜~

    就在几人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刺耳的声音如炸雷一般响起,紧接着便是连绵不绝的嘈杂声。

    就在这一刹那,王灿或者不只是王灿,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脚下的大地在颤动,仿佛无穷无尽的战马齐鸣。

    不对......不是战马,而是面容狰狞的凶兽,散发着荒古的气息,蒙昧而强大。

    “这......”胡毅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良久说不出话,事实上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是这幅表情。

    “这是战场,这是上古之时的战场。”洪云方睁大双眼,以他化天境的修为都不可避免的坠入这个强大的幻境当中。

    上古战场?

    王灿看着四周,强横的战士手执着巨大的长矛死死的冲向一个身材怪异,却无比凶厉的怪人,它有着四只手,每一只手都握着一柄长剑,眼角当中青红相间,每一次吐息都带着黑炎。

    杀!

    仿佛在耳边听到了最纯正的音符,这一声,王灿从来没听过,可却莫名的,他知道这个音符的意义,是杀戮,是死亡。

    全身的热血都仿佛在颤动,所有的情绪都在和四周的环境共鸣,他想象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手执着长矛投身这上古最炙热的杀戮当中。

    看着长矛穿透一个个怪异模样的身体,看着各种颜色的鲜血喷溅,看着身穿金甲的华贵将军满脸血污的狞笑,杀死一个个靠近的怪物,也看到一个个悍不畏死的人族冲向巨大体形的敌人。

    每一个都视死如归,硝烟弥漫,可这只是片刻,战场一刻也未曾停止。

    轰!

    人族当中,神火天降,一颗巨大的火球遮天蔽日,将整个大地都照亮,炙热的气浪掀起一层层扭曲的空间,一个黑色衣袍的强者剑指长空,神火四散,化作无穷无尽的火焰铠甲,依附在每一个人族的身上。

    另一边,战旗鼓荡,荒野的兽吼一声接着一声,原始的兽性散发,血气几乎污秽了整片天地,无数道黑色神雷在天空乍起,划破一道道空间,黑色的裂缝吞噬每一个靠近的生物。

    吼!

    在兽吼和火焰当中,王灿只感觉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战斗。

    他不知道这是上古的哪一场战役,可现在,他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冲进去,冲进去,冲进去!

    杀死看到的任何一个妖物,将他们剁碎,将他们碾成碎片。

    赤裸裸的欲望,不加掩饰,这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

    轰轰轰~

    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道白天,循环往复,甚至天地日月的变化已经不足以显示这场战役的漫长,这血化作雨,化作雪,甚至化作养分,滋养树木,让森林飞快的拔地而起。

    一个接着一个生命的倒下,可却从未有任何退却,不是在冲,就是在杀戮,就是在死亡。

    从最普通的麻衣战士,到金甲的将军,到黑色华服的神秘强者,全都死了,而另一边,遮天蔽日的兽吼消停了,强横至极的巨大身躯化作了瘫软的尸体,重重的倒在地上,惊起一层烟尘。

    轰隆隆~

    巨大的雨水从天而降,这雨水带着血色,飞快的冲刷大地,随着最后一声兽吼消失,战争停止血色逐渐消退,世界之上,一轮骄阳浮现,暖烘烘的布撒光明,净化心中的杀戮。

    “呜~”

    “破!”就在王灿满眼沉醉在其中的时候,耳边一声轻哼,同时脑海当中一道清流划过,顿时醒悟过来,看着四周,仍旧是那片山峦起伏的地形,仍旧是漆黑一片的夜晚,天空的月亮悄然接近圆满。

    “可怕,那种程度的战场居然真的被具现出来。”赵山的眼中有着惊恐,同时有着后怕,不住的抚慰着他自己的心脏,甚至在王灿的位置都能听到这一声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确实,如果压抑不住心中的欲望,被牵引过去,那么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林唯缘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同时还有凝重:“不愧是天地至尊,连时间和空间都能扭曲的人物,也幸好你们自身的意志坚韧,没有被这战场的血气和杀意浸染,否则,时空扭曲之下,灵光被吸摄到这个幻境,你便成为其中的一员,要么战死,要么跟随他们参加下一场大战。

    可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再也回不来。”

    “嘶嘶嘶~”

    王灿倒吸了一口凉气,幸好当时他没用异动,否则被战意和杀戮操纵,恐怕他的身体就会成为一具躯壳。

    “人皇当真恐怖如斯。”

    “何止,刚才的战场只是他留下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考验,若是真的想要将我等留下,你以为我们还能站在这里?”林唯缘苦涩一笑,同时指了指四周:“你看看,现在满山当中可还有一头活着的野兽。”

    侧耳听去,万籁俱寂,一丝声音都没有,唯有风声偶尔回响。

    王灿的瞳孔一缩,不用怀疑,这满山的野兽已经死光了,即便他们的身体还保持着呼吸,可他们已经死了。

    若是他刚才没忍住,那么现在的他,就是和这里的野兽一般无二。

    “走吧,通过考验,进入帝陵之前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但不可大意,还是要小心行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