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火花带闪电,这就是王灿。

    有着凤凰羽守护,只是耗费很少一丁点的元力,便将四周的根须全部屏退开,他本人则是化作一道流光,直冲冲的飞向巨树的本体。

    没有阻拦,如此短的距离,只用了一刻钟,王灿便来到这巨树的脚下。

    这巨树此刻在下方看来,虽然仍旧有些绿色,可仰视着上方,却已经开始枯萎,以王灿的角度来看,这大概是镇妖塔的作用,它限制了这头大妖对元力的汲取,逼迫这大妖消耗自己本身的储存,最后逐渐枯萎死去。

    也的亏这大妖是巨树本体,换做其他的,估计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过正好便宜我。”王灿看着被镇妖符文化作的锁链插入其中的巨树,心中微微欣喜,若是这巨树没有了一丝活力,那么他想要催生体内的世界种子还真是无比困难的事,只能让王灿辛苦个几十年,赚取大量的资源去供养才行。<i></i>

    可现在,眼前这死而不僵的大妖尸体,直接就让王灿省却了几十年的功夫。

    “这位妖族的前辈,也别怪我残忍,实在是人妖不两立,我利用你的尸体成就我自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您要是有什么怨气,就去找那位封禁你的人皇吧,他才是主谋。”

    心中默默念叨,将一切好处收下,将一切黑锅甩出,王灿闭上双眼,双手伸出,搭在这古老的树木之上,上面黑色的纹路斑驳,隐隐看去,似乎是浓厚的血气凝聚上面。

    这证明他在上古之时,豪气万千,击杀了数不清的人族,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这些血气都化作黑色的痕迹,铭刻在他的身上。

    可现在,一切都烟消云散,这个时代是人族的时代,那些妖族不是苟延残喘,就是化作飞灰,这些大妖也都是死的死,封印的封印,再也不复上古之时的辉煌。<i></i>

    “进去吧!”

    王灿轻轻的说一声。

    灵台当中,原本和规则晶体相伴,寄宿共生的世界种子仿佛嗅到了某种气息,贪婪的张开本身的空隙,想要吸收这些生机。

    呼呼~

    这世界种子有王灿的灵光烙印下的痕迹,它不会吞噬王灿的血肉成长,可每日吞吐元力也是一个不小的量,王灿想供应真的很难,这些日子每天耗费一半的元力,也只是让这种子稍微动弹一两下。

    可现在,巨树面前,这世界种子已经开始主动起来,一道青色的光线从它的表面蔓延,冲出灵台,顺着王灿的手臂蔓延,最后仿佛一根线一样注入这巨树之内。

    轰!

    似乎是错觉,王灿居然听到了一声巨响,隐约的还仿佛感受到了某种不甘心。<i></i>

    ‘应该是残存的执念,可惜了,现在我有凤凰羽护体,有世界种子吞噬力量,你根本无法奈我何。’

    闭上双眼,感受着巨树表皮在逐渐的干枯,感受着体内磅礴的元力疯狂的注入。

    这大妖即便死了,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是媲美人类阴阳境大能的大妖,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他的体内还是聚集这庞大的元力,往昔,是为了维持巨大的身体消耗才贮存下来的。

    可现在,全都便宜了王灿,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便宜了王灿体内的世界种子,此时此刻,它通过王灿的手臂吞噬着这根巨树的力量,几乎让王灿的手臂有了一丝丝木化的迹象,甚至随着时间流逝,他都能感觉手臂失去了直觉,估摸着洒点水,都能长出绿色的嫩芽。<i></i>

    “算了,忍一忍,如果世界种子发芽,我在在阴阳境之前就再也没有门槛,不,准确的说连阴阳境都没有门槛。”

    王灿咬咬牙,这点痛苦和将来的前途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这世界种子发芽,在王灿的引导下,直接吸收这世界当中规则和本源成长,其中的大部分固然是孕育种子当中藏着的世界,可溢散的一部分给王灿,也足够让他在真知境当中不需要用脑子,单纯的吸收这些规则就可以了。

    至于化天境,等到真知境巅峰,耗费一点时间,催化这世界种子,将它化作体内世界,直接便是化天境的强者。

    而且一迈入其中,便是化天境的佼佼者。

    “拼了!”<i></i>

    闭上双眼,默默的回想着自己曾经的光辉岁月,尤其是床上的英雄事迹,他妄图麻痹自己的感知。、事实证明,王灿的想法确实很有效,他却是快忘记了手上的麻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啵~

    一声动人心魄的响声,在王灿的脑海当中,一颗嫩绿的幼牙伸展开来,一共两瓣,化作一个“人”字状,托举着一颗混沌色的圆球,圆球当中隐隐约约有着庞大的力量正在孕育。

    “这就是发芽了?”王灿感受着体内逐渐充实的力量,他的手臂在渐渐恢复,这幼芽吞吐着力量逐渐浸润着王灿的身躯,短短的片刻,不但原本的消耗被弥补上来,就连本身的元力也仿佛更加精纯。

    这还不止,王灿的灵台当中,原本还要靠着规则晶体供养的世界种子在发芽之后,直接化作了能量源,溢散的力量不断的涌入他的规则晶体之内,被吸收融合,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看着晶莹的晶体在增长。<i></i>

    这几乎是要到了真知境后期啊!

    想想才多久?王灿在真知境中期熬了几乎四十几年,才勉强到了真知境中期,此刻,短短的一丁点时间,就比的上他曾经几年的苦修。

    果然应征了一句话。

    苦修救不了蠢材,机缘才行。

    不用脑子都能知道,若是王灿按部就班,估摸着现在还在化灵境趴着,可就是靠着这些机缘,居然短短百年,从一个凡人直接走到了如今这等境界。

    “不过这只是表象,等到我这段爆发期度过,应该就会减缓下来。”估算了一下,大概将自己塑造的火之规则领悟了五成,算是接近后期。

    “不愧是世界种子,仅仅是刚发芽都给我带来这种好处,若是等到彻底成熟,那岂不是......”

    越想眼神越亮。

    在手臂当中的力量消失之后,王灿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已经快崩溃的巨树,心中略微惋惜,不过他可不准备走,好不容易有这么好机会,自然要全部吞噬干净,毕竟,浪费是最大的原罪嘛。

    尤其是眼前这巨树,一点一滴都积攒了几十万年,要是放过了,岂不是对着巨树的亵渎?

    阿门!

    虔诚祷告的王灿隐隐约约听到一声mmp从某处传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