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山看着那火红的凤凰羽,上面散发着炙热的波动,一阵阵汹涌澎湃的热浪翻滚,距离这么远,他都知道这凤凰羽绝对不是凡品。

    所以........这叫“就一根毛”?

    这样的一根毛我也很想要啊!

    强忍着吐血的冲动,赵山收回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转过头去,决定不再理会王灿,而胡毅刚刚恢复笑容的脸上陡然一僵,决定自己到另一边去,临走的时候,还冷笑的看了王灿一眼。

    这让王灿很受伤,我说自己拿了一根毛,有什么不对嘛?这凤凰羽不就是凤凰的一根毛嘛?

    为什么现在老老实实说话,还要被你们这样欺负。

    摇头晃脑半天,王灿也就不理会这些嫉妒心爆棚的人,不过他倒是对林唯缘得到什么好奇起来。

    ......

    没有让王灿久等,仅仅半个时辰左右,林唯缘一袭白衣,脸上略显疲惫,但可以从他的眼角看出他现在心情很好。

    由此可知,林唯缘必然在这镇妖塔之内得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林师兄?”林唯缘刚刚出现,其余几人纷纷热切的盯着他,眼中带着探寻,对于王灿他们嫉妒的起来,可对于林唯缘,真的不敢升起一丝竞争的心思。

    “不知道林师兄在这镇妖塔内得到了什么?”赵山笑道。

    “哈哈,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一枚神火令和一具白虎大妖的尸体。”林唯缘轻轻一笑,一挥手,一头巨大的白虎出现在王灿的面前,皮毛透着一层淡淡的光泽,哪怕是死去多时,仍旧能够从上面感受到令人心悸的气息。

    另外,林唯缘的右手上,一枚如同火晶一样的神火令更是吸引眼球,这神火令通体透彻,里面一小簇白色的火苗隐约浮现,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林师兄不愧是林师兄,这一头白虎大妖的尸体,恐怕我日神宗倾尽全力都未必能拿的出来......”赵山看着白虎大妖的尸体,眼中有种浓浓的羡慕,同样是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我爷爷曾经见到过一头妖族的大妖,据他说来,那大妖的实力也就和他伯仲之间,而看这一头白虎大妖,估计最起码生前最起码媲美阴阳境巅峰,它的骨髓皮毛乃至血肉蕴含的奥妙即便是阴阳境都是极其渴望啊。”胡毅也忍不住吞了吞吐沫看着这气息彪悍的尸体。

    而洪云方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林唯缘,发现后者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嘴角还有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突然问道:“林师兄,这神火令有什么用?”

    听到这个问题,林唯缘满意的看了一眼洪云方,随即解释道:“这位人皇以神火为号,成为天地至尊境的强者,神火宫自然其帝陵的重中之重,王灿手中握着的钥匙只是开启这神火宫,里面的机缘虽然不弱,可和这神火令背后代表的意义比起来,还是不可同日而语。”

    “林师兄,莫非神火宫还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赵山突然问道。

    而林唯缘则是点点头:“人道神火,这神火令背后代表的是人道神火。”

    顿了顿,林唯缘深吸一口气:“人道神火是这位上古人皇塑造出来,以火之规则,混合天地权柄,上祀皇天,下祭厚土凝聚而成的特殊火焰,这火焰当中蕴藏的不是普通的规则,而是一种奇妙的力量,但凡是人族,若是得到它的锤炼,都能在修行之上一日千里。”

    这是林唯缘的解释,不过在王灿看来,这可能就是那位人皇将神火和人族气运相融,自然,每一个被神火加持的人都会得到人族气运加持,成为救世主一样的存在。

    眼热。

    这神火令王灿可是万分想要。

    那人道神火当中的气运暂且不提,就是这道神火中磅礴的力量完全有可能让王灿直接开天辟地,将体内的世界种子孕育成功,直接踏足化天境。

    其实不止是王灿,其他人,哪怕是外表粗狂,实则城府很深的赵山都忍不住对林唯缘升起了一丝嫉妒之心。

    人道神火这东西他们不太清楚,可只是略微思索,便明白这东西的价值,仅仅是锤炼一番便能够在修为之上一日千里,若是掌控其中的一丝威能能?

    尤其是林唯缘现在是化天境,在得到神火令之后,汲取一丝填充他本身的世界当中,岂不是天大的机缘?

    莫说是化天境巅峰,就是一步到阴阳境也未尝没有可能。

    毕竟,这人道神火的背后可是那位天地至尊境的人皇啊!那种层次所依仗纵横天地的能力,哪怕只是一丝,都能让阴阳境大能实力暴增。

    林唯缘似乎也懂,看着几个空手而出的人,心中略微不忍,到底是正派主角,他开口说道:“这神火令.......”

    “林师兄,这神火令既然是你得到,那就是你的,再者,这大荒当中,危机重重,我们还要面对罗天的威胁,你的实力越强,我们也就越安全,所以这神火令还是你自己用的好。”

    王灿看到林唯缘开口,赶紧劝阻道,事实上,林唯缘刚一开口,自己就后悔了,这神火令只有一枚,可眼前却有着四人,给谁都不好,正陷入为难之际,此刻王灿站出来,顿时给了他一个台阶。

    其余几人,尤其是胡毅狠狠的剜了王灿一眼,随即才不舍的说道:“对啊,林师兄,王灿说的对,这东西是你得到的,自然也就只有你有资格用,给其他人我可不答应。”

    其余两人无论怎么想,也都是表面附和王灿的意见。

    看到这一幕,林唯缘松了一口气,他深深的看了王灿一眼,才说道:“好,既然这样,那进入神火宫之后,便各凭机缘,若是遇到罗天等人,你们直接捏碎这枚魂牌,其中有我一丝灵光,捏碎了我便能感应到。”

    “多谢林师兄。”这一声倒是真情切意,毕竟有这魂牌,就等于在危急时刻多了一条命。

    尤其是王灿,他前不久可是刚刚得罪了一位化天境的魔头,杀了他的孙子,此刻,在这帝陵当中,谁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手段定位他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