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们是第一批。”另一边,在罗天犹豫的时候,林唯缘已经带着王灿等人欣喜的看着眼前被封闭的神火宫。

    “王灿,将神火宫的钥匙拿出来。”林唯缘看着王灿说道:“这一次要不是你,我们恐怕只能跟在魔宗那些人的后面进去了。”

    “呵呵!”对于这种赞扬,王灿只能呵呵了事,同时从储物戒指掏出厉工给他的钥匙,交给林唯缘,后者也不客气,轻笑一声,将钥匙握在手中,一种神秘力量涌入其中。

    这种力量王灿很熟悉,是世界之力。

    他看着林唯缘,总算明白对方为什么非要拿过去,原来这钥匙还必须要世界之力才能开启。

    在场的众人也就是林唯缘有化天境后期,能够操纵世界之力。

    “轰”

    随着震耳欲聋的响声,一道霞光从天穹滑落,化作一道沧桑的古道,面,一个明亮的入口挥洒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仿佛其中有着无穷奥妙一般。

    “这就是神火宫。”王灿看着天空,口中喃喃自语:“这就是人皇?”

    即便死后无数万年,可留下的帝陵却有着这等异样,哪怕是真知境的武者在这遗迹面前都感觉无比卑微,随着一缕光芒射入,将王灿笼罩,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咔

    随着体内某种奇妙的变化,王灿感觉自己在经历某种蜕变,只是短短的片刻之间,他身的气息陡然攀升了一个层次,等到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真知境后期。

    水到渠成,只能说这一缕暖阳当中蕴含的规则是王灿踏足真知境后期最后的一点障碍,随着这缕暖阳融入王灿的体内,真知境后期自然而然也就不是门槛。

    “啧啧,没想到王灿你居然在这种时候突破,还真是意外之喜。”赵山大笑,拍着王灿的肩膀赞叹两句,眼中有着一丝羡慕。

    他们可不知道王灿在镇妖塔的遭遇,只知道明明大家都被这暖阳之光笼罩,唯有王灿一人突破,这机缘真是捉摸不定。

    “好了,快点进神火宫,这里开启的异状肯定已经被那些人看到了,若是在此逗留,我们提前一步到来的优势便荡然无存,反而要陷入被他们围困的处境。”

    林唯缘抬头看着神火宫,眼中微微放光,同时他能够清晰的感觉自己手中的神火令在微微颤抖,这种感觉随着神火宫越来越接近,感受越来越明显。

    “走!”

    几人紧随林唯缘身后,化作一道流光,顺着这从先而降低的光柱,深入其中。

    在几人走后不到片刻的时间,罗天一行人面色阴冷的看着这个入口。

    “该死,晚来了一步,这里还停留着他们的气息,我敢断定,他们离开这里绝对不少一刻钟,赶紧追。”

    罗天的脸色难看,就连方宏都是同样如此,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都是人,他们凭什么可以走的这么快,难不成对方是老天爷的儿子嘛?

    “少宗主,对方已经先进入神火宫,占据地利优势,我们必须尽快,否则,被对方得到机缘,那就迟了。”郑长老看着愤怒的罗天,心中一喜,顿时焦急的说道,胖乎乎的脸有着焦切,仿佛真的为罗天着想一样。

    方宏深吸一口气,皱着眉头看了郑长老一眼,最后点点头,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却是有点道理:“少宗主,我们确实需要加紧步伐,神火宫是这位人皇的帝陵,是安息之所,其中自然危机重重,对方一时半会想要得到东西很难,我们加快脚步还有机会。”

    三言两语之后,罗天等人便已经决定,必须要拦住林唯缘和王灿一行人,再不济也要阻拦对方得到机缘的步伐,给罗天争取时间。

    轰,随着一声轰鸣声,罗天等人迅的离开。、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直到一个时辰之后,这里仍旧没有任何动静,下一秒一个略显苍老的人影才自言自语的出现。

    此人正是罗天的养父方宏,他皱着眉头,静静的看着四周,喃喃自语道:“看来真的是老了,总是疑神疑鬼的有这种错觉。”

    摇摇头,他身形顿时消失在远处,再过来半刻钟,才有一个人影缓缓的出现,这人面容年轻的可怕,星眉剑目,眼中有一股逼人的厉芒。

    “老家伙,还真是多疑,幸好我提前现了异状,否则哼!”厉工轻哼一声,身的气息此刻略显不稳定,不过还能勉强维持。

    “不过这古帝陵还真是神秘,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云湖之中就让隐藏着古凶兵。”厉工抚摸着身边的虎魄刀,面散着骇人的凶茫,不过随着厉工的眼中,一方若影若现的神光压制,这凶茫才逐渐消散,最后被他彻底掌控。

    “也该走了,正好用罗天的人头祭炼你。”轻柔的抚摸这雪白一片的刀身,厉工的眼中说不出的温柔,可提起罗天的时候,眼中却陡然变成赤红一片,散着无穷无尽的杀机。

    “罗天!必死!”

    外面这一切林唯缘自然不知道,他此刻正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的世界。

    有些出乎意料,这神火宫第一次出了他的理解,因为这不是一座宫殿,而是一个小世界。

    这里一切都很平庸,元气浓度很淡薄,只有外界的百分之一,甚至小的可怜,大概连日神宗一个分部的范围,而在王灿的理解看来,这里只和天离圣朝一个弱小的州府一样大。

    小的可怜。

    这是所有人对这里的第一感觉。

    “这里不像是帝陵?”洪云方也看了半天,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根据我日神宗对以往帝陵的探索,一般而言,这种重中之重都是有守墓傀儡,甚至一些被收服的大妖充作守墓人。

    可这里连一个强大一点的气息都没有,最强的也不过是附近城中的城主,估摸着才天元境的修为。”

    天元境,在坐的众人打个喷嚏都能随便喷死,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守墓人,或者守墓傀儡?

    想想也不可能。

    林唯缘也陷入疑惑之中:“幻境?”

    幻境是最好的解释,因为帝陵当中,种种危机很常见,幻境也曾频繁出没过,可林唯缘陷入了纠结当中,他可能陷入幻境嘛?

    不是自负,而是自信,林唯缘不觉得以自己的灵光和警惕会陷入这种荒诞的幻境当中。

    “嗯,这里有东西。”王灿打量四周,突然看到自己的身边,一个枯萎的树木之,一个木牌插在面,细碎的纹路仿佛古之文,王灿唯一能够认得大概就是九重天三个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