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靠近这座主殿,王灿的心中就越显得慌乱。

    陛下?什么人才能被叫做陛下?

    不言而喻,在这座帝陵之内,唯有那位人皇才有被成为陛下的资格,而这位居然要见他?

    自从进入帝陵,看到这里的景象,王灿就不曾怀疑这位人皇还“活着”,毕竟连圣人境界的棍魔厉破天都能藏在冥冥之中复活,这位天地至尊有什么手段,保有一丝残魂又有什么可惊讶的?

    顺着楼梯,进入主殿,平平无奇,只有一张巨大的皇座摆在上面,一个火红衣裳的女人正在侍奉着身边的男人。

    “后辈人族王灿,见过人皇。”

    不敢托大,在眼前这位的面前,王灿连余光都不敢多躁动,老老实实的低下头。

    “王灿?”仿佛喃喃自语,随即轻笑一声:“不错的名字。”

    他陡然站了起来,一双眼眸当中仿佛装下日月星辰,身体的两侧更有莫名的力量相随,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只是基本操作。

    “我已经不是人皇,你这个称呼可以免了。”

    “不敢,人皇为我人族披荆斩棘,驱逐妖族,为我等人族后辈留下整个神州浩土,这是大功德,晚辈不敢忘记。”

    小心翼翼的说话,每一句出口,都要在脑子里面过好几次才敢说出来,并且随着这位人皇的靠近,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

    “呵?”摇摇头,人皇轻笑一声:“我只是一个死人,你又何必紧张?”

    “怎么可能,人皇陛下你明明活的很好,怎么可能是死人。”王灿吐出一口长气,微微抬起眼,看了这位一眼。

    “死了就是死了。”他开口道:“从这帝陵修好的一刹那,我就已经死了,天地之间不允许有永生的人皇,当我等以人皇的位置掌握天地权柄,踏足天地至尊境的时候,一切都已经预定好了。

    现如今,我能够依靠着人道神火,留着一道残念,和我的爱妃苟活于此,已经是最好的结局,比起那些先辈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说到这里,人皇淡淡的看了王灿一眼,眼中居然有着羡慕:“相比我等,你们要幸福的多,至少这世界对你们友好很多,能活的很久,能见识很多,能有更多的乐趣。”

    丝丝惆怅,王灿似乎感觉这方天地的元力都有了小情绪一般,在低沉,在哀愁。

    一切都随着眼前这个男人的思绪在转动。

    “算了,不说那么多,你能得到那根凤凰羽,证明你的运气不错。”人皇终究是人皇,虽然只是一道残魂,可终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片刻时间就已经恢复过来。

    并且,即便刚才的感叹也多是因为在这帝陵当中第一次见到外人的缘故,难免有些话多。

    此刻恢复过来,便又成了那个高高在上,日月星辰围我而转的人皇,他走上主座,俯瞰着王灿,轻声说道:

    “你很不错,没有被那个丫头诱惑。”

    这一声如同炸雷,瞬间让王灿心头一凉,可随机他便明白人皇这是在对他表示满意啊!

    果然,紧接着一句轻笑:“本座是人皇的时候就秉承一点,那就是本皇给你的,你才能要,本皇没说话的,你自己拿的,那就是拿命来换,如果刚才你多伸出一个手指头,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一番话说的王灿心头微凉,同时暗暗感激自己心头的龟甲,简直守护了自己不止一次,否则一旦在先前被诱惑住,估计齐人之福是有了,但是以后可能就木得了......

    这是拿生命在玩啊!

    玩不起,玩不起!

    瑟瑟抖,大气都不敢喘,王灿就在下面等着这位话。

    良久,一声清亮的女声响起,带着轻笑和好奇:“我在你身上闻到熟悉的气息,是凤凰?”

    “回禀娘娘,这是晚辈在凡人国度的时候,偶然遇到的一只初生凤凰,并且关系颇好,这才有它的一丝力量。”

    王灿擦擦头,解释道。

    “我当然知道你们关系很好,否则你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从远古之时,这天下就不是我等凤凰的天下了,妖族、人族接踵而来.......”

    “哈哈,爱妃多愁善感了。”人皇轻轻一笑,也就唯有他有这样的实力能够轻易的压服一位圣人的思绪,他轻轻的捏着身边女人的下巴,爱抚了一番,旋即看着王灿说道:

    “话不多说,此次你能来到我和爱妃这凤凰宫,那就是你的福缘,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力所能及的条件,说吧,你需要什么?奇珍?宝物?丹药?功法?亦或是我这大殿外面满厅的宫女傀儡?”

    很诱人,从这人皇的神色当中便知道,他手中的这些奇珍,宝物都是极其不得了的东西,说不得都是上古之时声名赫赫的凶器,而丹药更不用说,不是天品以上,他好意思拿出来?

    至于功法......这个王灿就不考虑了,大日神宗的火属性功法已经登峰造极了,就算人皇的更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倒是那些宫女傀儡......有些意思,看材质,似乎都是某种玉质,从刚才抚摸彩衣的素手来看,那玉质温润,滑而不腻,别有一番滋味,冬暖夏凉也说不定,可......有真人为什么要用这些?

    变态嘛?

    “想好了嘛?若是想好了那就开口吧!”

    王灿仍旧低着头沉吟,旋即脑海当中灵光一闪,顿时抬起头看着人皇玩味的笑容说道:“回禀人皇,王灿眼力低微,不识珍品,唯有依仗陛下慧眼卓绝,给晚辈一点提升实力的机缘。”

    说完这句,王灿的心中也是很紧张,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起这位人皇一开始和他说过的话。

    只有他愿意给的才可以那,不愿意给的,那就是拿命去换!

    可是王灿若是开口了,谁知道这些东西当中有什么是这位人皇不愿意给的,比如那些宫女傀儡,伺候了他无数万年,泥人也有三分感情啊!

    所以他将选择权交给了这位人皇,他相信对方的身份是不会让他吃亏的。

    果然,短暂的沉默之后,主殿当中响起了笑声,这笑声越来越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0.html